第160章 跟着我,才能杀了我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尹晟尧笑道:“没想到这个朴先生还有些本事,这里的东西,我们仍然一人一半,如何?”

我自然点头同意,心中默默道,怪不得很多人都喜欢抢劫,原来打家劫舍真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啊。

我算了算,炼制升魂丹的材料竟然已经快要凑齐了。

我们离开了卧龙潭,返回了那座小镇,很快,长白山再次笼罩在暴风雪中。

山上的挖参人都差不多回来了,这天天气好了一些,尹晟尧道:“胡爷在秋水镇上开了一个交易会,有没有兴趣去看看?”

他告诉我,每年的冬天,挖取灵植的季节过后,东北都会举行一场大型的交易会,由东北的两大势力胡爷和黄哥轮流举办。

本来今年该黄哥举办,但黄哥死了,自然就由胡爷接手。

这段时间。胡爷一直在扩张势力,想要将黄哥手头的力量全都接收过来。

这次的交易会对他来说非常重要,他要乘机在整个东北立下威信,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人。

这样的好机会,我当然不会放过。

秋水镇离我们所在的小镇不远。也就四五个小时的车程,到达这座大镇的时候,镇上已经人山人海,很多挖参人已经在街道上摆好了地摊,贩卖自己从山上挖到的灵植。

因为大型交易会就每年就这么一次,因此各种灵植都有,我一路看过来,倒是淘到了不少好东西。

买买买。

走完一条街,已经买了一大口袋了,光是玉盒的钱就够很多人过好几年。

尹晟尧一直跟在我的身后。我偶尔回过头,看见他正用温柔的眼神望着我,见我看过去,他又立刻移开眼睛,装作在看草药。

我皱起眉头,他……不会是真对我有什么心思吧?

我心中一阵酸楚,他现在的眼神有多温柔,当时那憎恶的眼神就有多锥心刺骨。

我也想要忘掉,但是我忘不掉,那眼神就像是一把刀,在我心头留下了一道很深很深的伤口。

每个女人对自己的第一次,都是有着梦幻般的憧憬的,我以前满脸瘤子的时候,也曾偷偷做过一个美梦,梦见自己的脸好了,遇到一个温柔的男人,他长得不需要很帅,但不嫌弃我穷,愿意给我一个完整的家,我挽着他的手。走进了婚姻的殿堂,在新婚之夜交出自己的第一次,然后和他幸福地过一辈子。

但这唯一一个梦,在那天晚上彻底破碎。

拿走我第一次的男人,对我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爱意。只有憎恶和怨恨。

也许,那一夜给我的阴影和伤害,会在我心中留存一辈子。

我转过头,眼睛有些酸涩。

它会成为我的心魔吗?

忽然,尹晟尧伸手过来,抱住了我的肩膀,将我往旁边拉了一下,原来一辆摩托过路,差点撞到我。

此时,我和他离得很近。他低声说:“别走神,小心点。”

不知为何,我心中越发的难过了,我将他的手甩开,严肃地说:“尹先生,我希望你能明白,我们只是临时的合伙人,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任何关系,请你不要对我过于关心,这让我很困扰。”

尹晟尧原本带着笑容。听了这话,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。

他一把抓住我的手,说:“唐明黎就那么好?你的心中就只有他,看不到别人?”

“别人?”我讥笑道,“这个别人是谁?不会是你吧?尹少。你是不是吃错药了?当初嫌弃我长得丑,踢断了我的肋骨,还把我弟弟害成那个样子,现在又对我有兴趣了?你把我当成了什么?一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吗?”

他沉默了下来,眼底露出一抹愧疚和悲伤。

我忍住眼泪。后退了一步,说:“等我们的交易结束,我不想再看见你。”

“等等!”尹晟尧突然叫住我,“你不是恨我吗?不是想杀我?既然如此,不如你到我身边来,随时都有下手的机会。”

我不敢置信地望着他:“你说什么?”

他望着我的眼睛,认真地说:“做我的女人,和我在一起,你随时都有机会杀我。”

我用看怪物的眼神盯着他:“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

“我从来都不开玩笑。”他的眼神非常严肃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笑了:“你真是疯了。”

我转身欲走,他忽然抓住我的双肩,将我拉了回去:“我没有疯!我想要你!”

“你为什么想要我?”我脱下自己的口罩和帽子,抬头道,“因为我变漂亮了?这张脸很美吧?我也觉得很美,可是对着我这张脸。你不会想起那天晚上那张脸吗?你还会有感觉吗?”

我苦笑一声,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:“我只是一个没钱没势的丑八怪而已,即使变漂亮了,这一点也不会改变。”

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:“我不许你这样说你自己。”

“你醒醒吧。”我说,“尹晟尧尹大少爷,我们之间是永远都不可能的。”

“但我忘不了你。”他好看的剑眉皱成了一团,“我的脑海中一直都浮现你的身影,如果不能得到你,我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这个心魔。”

他咬牙道:“元君瑶,你以为当初那件事。留下心理阴影的,只有你一个吗?”

他抓住我的手,按在他的心脏位置,说:“元君瑶,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女人。只有你,走进了这里,你不能抛下我,去和别的男人生活。”

我咬紧牙关,用力推开他。说:“那你告诉我,到底是谁伤了我弟弟?”

尹晟尧一下子愣住了,站在原地,沉默不语。

“你看,其实你并没有那么喜欢我。”我指了指他的心口,说,“你说得对,我是你的心魔,你忘不了我,不是因为你喜欢我,只是因为那晚你这里受的伤太深了。”

我后退了两步:“你始终是我的仇人,或许有一天,我们之中有一个死去,心魔才能解除。”

我转身快步跑开,眼泪汹涌而出。

或许我真的该杀了他。他死了,我的心魔就能解除了。

我躲进一个偏僻的角落,这个时候,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。

“咦?好漂亮的姑娘啊。”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说,“姑娘。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哭啊?是不是被男朋友抛弃了?嘿嘿,别哭,你长得这么好看,还怕没男人?”

我抬起头,看见一个穿着名牌的年轻男人,发型很时髦,长得一般,脸上堆着邪气的笑容。

我皱起眉头,虽然他一身名牌,但他并不是出身名门,顶多是个暴发户,这个看气质看言行就能看出来。

比如我,就算我能挣再多的钱,也不会成为一个世家千金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擦掉眼泪,提起我那满满一口袋的玉盒就要走,他眼睛一亮,挡住我的路,说:“小妹妹,别这么冷淡啊。我知道你看不上我,是我们蒋少想要请你去旁边的茶楼喝杯茶。”

我抬头看过去,街道上站着一个穿黑色大衣的年轻男人,他长得不错,从穿衣品味来看,就比这个流里流气的青年高了不止一个档次。

他见我在看他。便朝我点头致意。

他的身边还跟着两个年轻人,似乎是他的跟班,但出身应该都不俗。

“没兴趣。”我转身就走。

那流里流气的年轻人立刻挡在了我的去路,笑着说:“小妹妹,别急着走啊。”

我脸色一沉:“让开!”

流里流气的年轻人还想说什么,蒋少走了过来,平和地说:“小宁,别这么没礼貌。这位女士,我看到你买了很多珍贵药材,看来你对灵植很有研究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