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1章 药王谷弟子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淡淡道:“略知一二。”

“那实在是太好了。”他说,“我这次到东北来,就是想寻找几件珍贵的灵植,当做父亲六十大寿的贺礼。你看这样如何,我出三万,请你帮我找一件合适的灵植,事成之后,还有重谢。”

我的目光在他那两个跟班身上一扫,其中一个带着药香,那是常年接触药物才会有的味道。

身为世家大少,专门来买灵植,怎么回没带懂行的人?

看来,他是对我有想法,想要借此机会和我发生点什么。

“抱歉,没时间。”我绕过小宁。加快了脚步。

蒋少微微眯了眯眼睛,说:“女士,这是我刚刚买到的一株灵植,不如请你帮我掌掌眼?”

我的步子不由自主地一顿,回头看了一眼。

咦?这不是……

我来了兴趣,走过去仔细看他拿在手中的那只玉盒。

玉盒中静静躺着一株草药,它的叶子是铁锈色的,看起来似乎没什么特别,但它上面长着几颗猩红如血的果实,每一颗都只有拇指大小。

这不是血玉果吗?

血玉果是至毒之物。长在怨气浓郁之处,在它周围,肯定有枉死之人埋葬,那人临死之前的强大怨气和血肉成为它的养分。

如果将血玉果碾成粉末,给人吃下。对方会出现幻觉,仿佛被无数恶鬼纠缠,最后发狂而死,而且现代医学查不出死因。

我看向蒋少,说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
“据说,这是红花果,常吃能延年益寿。”他说。

我仔细看了看他的眼睛,非常真诚。

我看向他身边那个懂药材的年轻人:“是他告诉你的?”

“正是。”蒋少点头。

“看来,你所托非人啊。”我意味深长地说。

那年轻人涨红了脸,怒道:“你这个女人,在胡说八道什么?”

“这是血玉果。”我说,“你要是把它送给你父亲服用,你就等着给他送终吧。”

蒋少脸色一沉,侧头看向身侧的年轻人:“肖伟!”

肖伟脸色阴沉,怒道:“蒋少,是你专程将我请来的,你却听信一个野丫头的话,来质疑我?别忘了,我是药王谷的人,我怎么可能认错药材?”

药王谷?

我皱起眉头,不是吧,这么巧。

他声音很大,这么一嚷嚷,路人都围了过来看热闹。

“什么?这个年轻人是药王谷的人?”

“是那个传说中的药王谷吗?”

“据说那里面的全都是天才大夫,能治好很多疑难杂症。是真的吗?”

“当然是真的,不过要请到药王谷的医生治病,光有钱还不行,还得有身份,他们是不会轻易给人治病的。”

“不过。药王谷里也有一些性格古怪的,不管你有钱没钱,只要他看你顺眼,就会出手给你治。”

蒋少脸色有些难看,又有几分为难,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,说:“信不信随便你们,反正中毒的又不是我。”

说完,我转身欲走,肖伟却高声道:“你给我站住!你污蔑了我的名誉。却想这么一走了之?”

我转过头去,目光不善地问:“你想要怎么样?”

肖伟上前一步,沉着脸道:“你必须向我下跪道歉,否则,今天这件事就绝对不能善了。”

蒋少皱眉道:“肖医生,不用这样吧?”

“对于我们医生来说,名誉比什么都重要。”肖伟坚定地说,“必须跪下道歉,否则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我冷声道:“我说这是血玉果,你说这是红花果。正好,这里大都是懂行的人,我们大可以拿给大家鉴定一下,看到底是血玉果,还是红花果。”

蒋少点了点头。道:“说得有道理。”他看向肖伟,“肖医生,你看怎么样?”

肖伟冷哼一声:“好,就让大家看看,这到底是什么药材!”

说罢。他让小宁拿着玉盒给周围的人看了一圈。

“这不就是红花果嘛,能延年益寿的。血玉果是什么东西?从来没听说过。”

“对啊,你看这叶子,这果子,一看就是红花果。上次我在交易集市上就买过一株,画了我上百万呢。”

“小丫头,你什么都不懂,就不要乱说了,你看,毁了人家的名誉,你自己又出丑。”

“挺漂亮一小姑娘,怎么能胡说呢?你懂医术吗?你懂药材吗?唉,现在的年轻人啊,一点都不稳重。”

众人议论纷纷,蒋少有些迟疑。而肖伟却满脸的得意,抬着下巴,用不屑的眼光盯着我。

我一脸淡定,高声道:“红花果和血玉果长得是很像,但我有办法分辨。”

我又对蒋少道:“可以给我一颗果子吗?”

围观的群众又开始起哄。

“小姑娘。你知道这一颗果子值多少钱吗?”

“药王谷的人怎么会出错?小姑娘,别为了面子折腾了。”

“就是,我看这个肖医生也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,你诚心诚意道个歉,人家也不一定真的要你下跪。”

我却坚持道:“真金不怕火炼。只要按照我的方法试验一次,就能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红花果。”

周围的人都表示不赞同。

“这小姑娘真是不进棺材不落泪啊。”

“真是太不通情理了,本来我还想帮她求求情,我看还是算了吧。”

“这是谁家的姑娘啊,她长辈呢?怎么教育的孩子?”

蒋少犹豫着。如果我不能证明,他就是彻底得罪肖医生了,而得罪了肖医生,就等于得罪了药王谷。

药王谷可是全华夏最不能得罪的势力之一啊。

肖伟上前一步,咄咄逼人地说:“立刻给我跪下,磕头认错,今天我就放过你,不然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,药王谷的名誉,不容亵渎!”

“小姑娘。就认个错儿吧。”有好心的路人说,“听说药王谷里的人都很神通广大,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毒,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就在这时,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:“好一个药王谷的名誉不容亵渎。”

我皱起眉头。难道今天又要靠他解围?

尹晟尧来到我的身边,上下打量肖伟,道:“你是药王谷谁的弟子?”

肖伟一脸的不屑:“你是什么人,也配问我的师门?”

我在心中默默地为他点根蜡,身为药王谷的人,居然连少主都不认识,你这是要作死啊。

尹晟尧脸色阴沉,说:“既然你是药王谷的弟子,把铭牌拿出来看看。”

肖伟愣了一下,连忙说:“你是什么人?也配看我的铭牌?”

尹晟尧冷哼一声:“药王谷弟子。都随身带着铭牌,这是身份的证明,如果你拿不出铭牌,就是假货。胆敢冒充药王谷弟子,你的胆子很大啊。”

肖伟脸涨得通红。他其实并不是药王谷的正式弟子,只不过是一位药王谷医生的记名弟子,根本就没有铭牌。

尹晟尧眼中闪过一抹冰冷:“怎么,你拿不出来?”

周围的群众也开始窃窃私语。

“难道他是假货?”

“谁那么大的胆子,敢冒充药王谷的人。找死吗?”

蒋少目光阴寒地看向他,他咬了咬牙,说:“我的师父是林中魁医生。”

“林中魁?”尹晟尧道,“药王谷的一个三等医生,据说他喜欢在外面收一些记名弟子。你是他的记名弟子?”

肖伟浑身一震,他也不是傻瓜,用狐疑的目光看着他:“你,你是什么人?”

“哈哈哈哈。”一个中气十足的爽朗笑声传来,人群自动分出一条路来。胡爷满面红光,杵着拐杖在一群手下的簇拥下,大步走来。

“亏你还敢自称药王谷弟子,连自家少主都不认识。”胡爷笑道。

“什么?”肖伟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,围观的众人也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。

“什么?这位就是药王谷的少主?”

“听说药王谷少主是位少年俊杰,年纪轻轻,已经是化劲中期的修为了,他的炼药术和医术也很卓绝。”

“哈哈,真是好笑,药王谷的弟子,居然不认识少主,我看十有九八就是冒牌货。”

肖伟双腿发软,差点没站住,他咬了咬牙,高声说:“就算我不是药王谷正式的弟子,也跟着师父学了好几年,这红花果我哪里会认不出来!你们不能往我身上泼脏水!”

“说得也有几分道理,红花果很好认,一般懂药的人,都能认出来。”

蒋少见肖伟并不是药王谷弟子,连忙摘下一颗果子给我,说:“这位女士,请您分辨一下,也好叫他心服口服。”

我接过红色果子,说:“拿一盆清水过来。”

那个叫小宁的,立刻就捧了一盆水过来,我将血玉果碾碎,洒在水中,放在太阳之下,说:“血玉果是用冤死之人的怨恨和血肉滋养而成,蕴含着强大的怨气,你们看。”

此时正值正午,一天之中阳气最盛的时候,阳光直射在水中,那水竟然无风自动起来,旋转得越来越快,最后竟然形成了一道漩涡。

众人都看得啧啧称奇,围了过来,想看仔细一点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