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 尹少好算计!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但晚了,他速度再快,快不过飞剑,何况他又将全部内力聚集在双掌之上。

噗。

一声血肉模糊的声音响起,朴全贤低头一看,自己的大腿上出现了一个血洞,血液一下子就流了出来。

诡异的是,那些血液,是黑色的。

他脸色顿时变得惨白,抬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。

“贱人!我要将你碎尸万段!”他高声怒吼,朝我冲了过来,没想到刚走出两步,却噗通一声扑倒在地。

这下子,所有人都惊了。

朴明川更是惊得骤然站起,大声道:“三伯!”

金光在空中转了一圈,最后又落回了我的手中,我嘴角上钩,低头看着他。说:“你很强,非常强,但你所练的功法,是有缺陷的,它在你身体里形成了有毒的黑血,为了活命。你将那些毒血都压制在大腿的伏兔穴中。而伏兔穴,就是你的命门所在,一旦有人破了你的伏兔穴,毒血就会顺着你的经脉而走,很快就会流遍你的全身。”

我露出得意的笑容,前辈们说。凡间很多功法都是残缺不全的,练习这些功法,必然会留下暗伤,而了解了那些暗伤,就等于找到了他们的弱点。

我用这一招,已经越级打败好几个高手了。

朴全贤咬着牙。想要站起来,我摇了摇食指,说:“我劝你还是别动了,你只要一动,体内的毒血就会流得更快,如果它到了你的心脉,你必死无疑。”

朴全贤果然不动了,朴明川想要过来搀扶他,胡爷忽然脸色一沉,一挥手,手下众人立刻一拥而上,将他制住。

朴明川怒道:“胡久三,你敢对我动手?”

“有什么不敢?”胡爷眼中布满了红血丝,“你三伯杀了田军,我要为他报仇!”

朴明川冷静地说:“我朴家在韩国权大势大,你敢对我动手,你知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?你承受得了朴家的报复吗?”

胡爷嘿嘿冷笑了两声:“你也不去打听打听,我胡久三,是被吓大的吗?”

说罢,他猛地将龙头拐杖的龙头拔了出来,里面居然有一柄长剑,他恶狠狠地瞪着朴全贤:“我把军儿当做亲生儿子看待,你杀了他,我也要杀了你的侄儿,让你也尝尝这种丧子之痛!”

说罢,他一剑就朝着朴明川的心脏刺了过去。

“川儿!”朴全贤用韩语大喊了一声,骤然跳起,朝着胡爷拍出一掌。

我们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变故,朴全贤为了一个侄儿,居然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。

胡爷被一掌拍飞。口中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,居然当场毙命。

而朴全贤也口吐黑血,大喊道:“川儿,快跑!”

朴明川满脸震惊,这一声大叫将他惊醒,他迅速从口袋里摸出一颗药丸。狠狠扔在地上。

砰。

一声巨响,浓重的黄雾迅速蔓延开来。

“有毒!”尹晟尧大喊一声,“全都屏住呼吸!”

我用灵气封住口鼻,四周伸手不见五指,我用精神力一扫,见朴明川冲过去拖起朴全贤,朴全贤推了他一把,说:“毒血已经深入心脉,我活不了了,你快走!”

“不行,三伯,我一定要带你回去!”朴明川坚定地说。

“你再不走。我们谁都走不了!”他忽然朝着朴明川的后背打了一掌,朴明川骤然飞起,居然越过了围墙,飞出了屋外。

屋外有人接应,全都是朴家人,他们将朴明川扶起,迅速塞进越野车中。

胡爷的人也都拿着各种武器冲了上来,朴家人边战边退,杀出了重围,扬长而去。

我本来想追,但朴全贤居然冲到了我的面前,拼尽全力朝我一拳打来。看来是想与我同归于尽。

我还没出手,尹晟尧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,手中拿着一把短刀,噗呲一声,刺穿了他的心脏。

朴全贤脸上的表情凝固了,他瞪直了眼睛。缓缓转过身,口中黑血汹涌,满脸不甘,咬牙切齿地说:“没想到我朴全贤纵横一世,最后会死在你们这两个小辈的手上。”

“哈哈哈哈,这俩小辈背后有我们这群老怪物。”黄山君笑道。“你死得也不亏了。”

九灵子摸了摸下巴:“他也该死了吧?怎么跟电影似的,死了半天还死不了。”

黄卢子道:“九灵子,你在哪里看的凡间电影?”

“上次问小丫头要的。”他笑道,“剧情还挺有趣的,就是那女主角胸口插一把刀,怎么都死不了。”

黄卢子想了想,说:“可能是吃了什么灵药吧,那电影也给我看看。”

我很无语,前辈们,你们把气氛全都破坏了。

尹晟尧淡淡道:“你太自大了,忘了这世上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”

说完。他用力一抽,将短刀狠狠拔出,顿时血液飞溅。

朴全贤身体一软,跌倒在地,毒血已经攻心,他肯定是活不了了。

“我死了。请把我的尸骨送回国去。”他断断续续地说,“让我葬在家族墓地之中。”

尹晟尧道:“我敬你是条汉子,放心吧,我会满足你的愿望。”

朴全贤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,缓缓地闭上了眼睛。

很快,黄色烟雾都散开了,尹晟尧拿出解毒药,化在水中给众人服下,众人对他无不信服。

胡爷死了,这下东北的地下势力要彻底的大洗牌了。

希望不要太动荡才好。

今天一整天经历了太多的事情,现在胡家又要办丧事,我们自然不好再留在这里。

胡爷的那些手下都用敬畏的目光望着我们。把我们几乎当成了神灵。

胡爷的管家给我们安排好了旅馆,虽然只是小旅馆,但环境清幽,屋子也很干净。

我一进房间,双腿一软,就倒了下来,那一剑耗尽了我全部的灵力,虽然吃了丹药,却还是要虚弱个几天。

忽然一只手伸出,抱住了我的腰,我正好倒进他的怀中。

“我抱你上床。”他将我横抱而起,轻轻地平放在床上。低头望着我,轻轻叹了口气:“你啊,就是太冲动了,如果不是运气好,早已经死过八百回了。”

我沉默不语。

他伸出手,温柔地抚摸我的头发。说:“你安心休息吧,这两天我会很忙,你待在旅馆里不要出去,过两天我们药王谷会派人过来,到时候我就清闲了,再来陪你。”

我皱起眉头,他为我盖好被子,转身朝外走,我忽然道:“尹少不愧是尹少,真是好算计啊。”

尹晟尧停下步子,我抓着被子说:“我还正奇怪呢,你坐的位置离胡爷很近,当时应该能救得了他才对,怎么却没动手。”

我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你是故意的,你不想他活下来,他要是死了,东北群龙无首。你们药王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将手伸进东北,伸进长白山。”

我嗤笑一声:“我早该想到的,长白山可是一座宝库,你们药王谷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它落在了别人的手中。”

尹晟尧轻笑了一声:“君瑶,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。”

我却觉得浑身发冷:“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可怕。”

“我可怕?”他讥笑道,“你以为唐明黎是善男信女?他是个威名远扬的狠角色。暴君这个称号,很适合他。”

“他是什么样的人,与你无关。”我沉声道,“你有你的生存法则,我无权评判。我只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仅仅只是合作和交易,请你不要有别的想法。这让我很困扰。”

尹晟尧沉默地盯着我,看得我浑身不自在,良久,他缓缓走到我面前,说:“怎么,这就要跟我划清界限了?”

我躲开他的手,说:“我们之间本来就只有仇恨。”

他低声说:“只有仇恨,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。”

我愣了一下,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酸涩不是滋味。

我动摇了,虽然我不可能爱上他,但恐怕也下不去手杀他了。

接下来的几天。交易会上看起来一片风平浪静,但管理的人已经悄悄换了一批,我不想再在这里久留,等身体恢复了一点,便收拾好东西,叫了一个专车。准备去机场。

我刚拖着箱子出来,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就徐徐停在我面前。

车窗摇下,竟然是尹晟尧。

“去机场吗?”他笑着说,“上车吧。”

我满头黑线:“你不是很忙吗?”

“再忙,送你去机场的时间还是有的。”他那张俊美的脸上洋溢着温和的笑容,在阳光下仿佛晕着一层淡淡的荧光。

“你没什么话跟我说吗?”车子发动之后,他问。

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了,他说要将进货渠道介绍给我,现在好了,进货渠道就是他,都不用介绍。

“我会想办法治好你弟弟。”他说,“如果他的病好了,你能不能放下仇恨?”

我沉默了一阵,说:“光治好他是没用的,伤人者必须受到惩罚。”

尹晟尧眼中闪过一抹为难,想要说什么,但最终没有开口,只化成了一声低低的叹息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