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 再开直播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她叫唐静,是美院的学生。”叶先落说,“一个月前失踪了,她父母报了案,三天之前,她母亲在路上看见了她,追上去问,唐静却说不认识她。第二天一早,有人在路边发现了这个。”

她又递过来一张照片,照片上是一张软趴趴的东西。

那居然是一张人皮!

唐静的人皮!

“唐静的母亲说,她那晚看到的女儿,与平时完全不同,穿着打扮非常的妖艳,画着浓妆,她的脖子上还有一块块淤青。她母亲还以为她受到了虐待。”叶先落说。

“尸癍?”我惊道。

叶先落道:“我们怀疑,有一个鬼物,杀死了唐静,剥下了她的人皮穿上,以唐静的身份生活。但人皮总会腐烂。一旦人皮长出尸癍,她就会将人皮扔掉,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”

我摸了摸下巴,这倒是一个绝好的题材。

“有没有查到什么线索?”我问。

叶先落皱起眉头,说:“去查这个案子的。是我们分部新来的周明,这是昨晚周明给我的电话。”

她拿出手机,播放录音。

“叶姐,我发现了一个人很可疑,我已经跟着她进了一个老旧公寓。这里是落水街道306号,她住在三楼最里面的那间房。”录音里传来一个极低的男声。

他没有挂断电话,跟上了三楼,忽然,他的呼吸变得急促、粗重起来,仿佛看到了世上最可怕的事情。

忽然,录音里传来一连串撕心裂肺的惨叫,然后啪地一声,电话挂断。

叶先落说:“这个周明是冰系的一级异能者,天分不错,是部长好不容易申请到名额,到异人学院里去挑选的,如果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我们整个分部恐怕都不好向上面交代。”

“异人学院?”我奇怪地说,“还有这么一个学校?”

叶先落点头道:“国家把武者、异能者和修道者统称为异人,异人学院是中央军事学院的一个分校,专门招收天分不错的异人。”

我又问:“这个落水街道306号,你们派人去过了吗?”

“去过了。”叶先落脸色凝重道,“三楼最里面那间房,是空屋,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现。”

我沉吟片刻,说:“看来这个鬼物一开始就知道被周明跟踪了,它是故意引周明到这里去的。”

我顿了顿,说:“周明,恐怕凶多吉少。”

叶先落深深地抽了口冷气。说:“其实我们也想到了,如果他真的出了事,我们就一定要抓到这个鬼物!”

我答应帮他们,又打电话跟唐明黎商量了一下,唐明黎说。那座老旧公寓有蹊跷,明晚我们一起去看看。

第二天晚上,唐明黎开车来接了我,来到了落水街道。

这是一条老旧的街道,两边都是老旧的砖房,深红色的土砖在昏黄的路灯光下,显得十分诡异。

我们把车停在了306号楼下,打开了直播间。

一瞬间,直播间里的观众就达到了一百多万。

我吓了一跳,要不要这么拼啊。黑岩TV的服务器受得了吗?

【主播,你总算回来了!我等得花儿都谢了!】

【哈哈哈,主播,你被放出来了吗,小鲜肉的味道怎么样?】

【切,主播才不会对什么小鲜肉感兴趣呢,主播身边有暴君、尹先生、薛先生这么多上佳的男人,谁看得上那些银样镴枪头!】

【话说,暴君和尹先生没有打一架吗?好想看直播他们决斗啊。】

【好想看+1】

我满头黑线,说:“各位。让你们牵挂了,其实这段时间我是到山里修行去了,顺便挖点草药。至于我的个人问题,我还是单身狗一只,暂时没有脱单的想法。”

【主播。既然你去了这么久,肯定挖了不少的好东西,店铺里是不是该上点新的丹药了?】

【对啊,你就上了几支口红,你说你对得起我们吗?】

【我就没见过给钱都不要的。钱小爷我多的是,我就想要丹药啊!】

【前面的你们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,你们见过炼丹师吗,一个个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,主播这么好脾气的炼丹师,从我爷爷那辈儿起就没见过了。】

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这就是被人催稿的感觉吗?好可怕。

和往常一样,我将背景讲了一下,说:“各位,这就是周明探员失踪的落水街道306号。今天我们去那间房看一看,估计鬼物不会出现,就当做是个预告了。”

【什么啊,我等了一个多月,居然没有鬼怪看!】

【嘿嘿。以我多年看主播直播的经验,只要主播出现的地方,必然有鬼物,你们等着瞧吧。】

我将手机放好,调整好胸针和背上的摄像头。一起走进了老旧公寓楼。

这栋公寓楼里只住了三户人家,都是外来务工的,楼道里能够听到人声,显得就没那么恐怖了。

我们径直来到三楼,最里面那间房木门斑驳,没有上锁,我轻轻一推,门就开了。

屋子里只有几件破破烂烂的家具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霉味。

“空气中有一缕阴气。”我皱了皱眉头,“按说都过了两天了,也该散尽了,难道那鬼物还在这里?”

“啊!”我话还没有说完,忽然一声尖叫响起,好像是从楼上传来的。

我和唐明黎互望一眼,立刻朝楼上冲去。

四楼住着一户人家。是从下面的区县来的,一对中年夫妻,带这个上高中的儿子,儿子住校,平时就这对夫妻在家。

门锁着,唐明黎一脚踢开了门,赫然便看见那个妻子躺在地上,已经昏过去了,而那个丈夫坐在一只皮箱子前,目光直直地发愣,仿佛被吓傻了。

我连忙走过去,在他头顶的一个穴道拍了一下,他才猛地回过神来,然后趴在地上一阵狂吐。

我和唐明黎的目光都被那只皮箱子吸引了过去。

皮箱子里躺着一张人皮,一张非常干净。没有一丝血肉的人皮,乍看之下,还以为是假的,但它的五官、毛发,甚至连指甲,都清清楚楚。

那是一个少年人的人皮,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,但上面已经出现了一块块的青斑,有了腐烂的迹象。

【天啊,这,这是真的人皮啊,好吓人,我今晚的晚饭都快吐出来了。】

【窝草,我正在吃宵夜!】

【前面的几个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,就不要来看主播的直播了,这个直播一直重口味,我都是用来下饭,毫无压力。】

【这人皮质量不错,好想要一条,请问哪里可以买到呢?】

【前面的变态滚!】

“儿子!我的儿子啊!”那个丈夫惨叫一声,扑到箱子前,嚎啕大哭起来,唐明黎连忙将他拉开,我仔细检查人皮,阴气十分浓郁。

我翻过来看了看里面。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。

有点像烤肉的味道,不过是烧焦了的那种。

我关上箱子,转身看了看那个昏倒的女人,拿出一只瓶子,放到她鼻子下让她闻了闻。她咳了几声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她茫然地看了看四周,目光落在了皮箱子上,便抱着脑袋惊恐地大叫起来。

我只得一个手刀将她砍倒。

唐明黎自称警察,那个丈夫伤心欲绝,根本没想到看证件,一边哭一边说:“不可能的,那肯定不是我儿子,我儿子成绩那么好,明年就要考大学了,他肯定不会死的。”

唐明黎问过他的名字,说:“曹伟,你冷静点,告诉我,你最后一次见到儿子,是什么时候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