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 鬼胎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【这样的女孩,稍加培养,将来必成大器。】

【是啊,要是换了一般的女孩子,早就哭哭啼啼,害怕得连路都走不了了。】

【老夫倒是有点想要收她为徒,就是不知道她天分如何。】

【有这份心性,就算天赋不好,也会有大作为的。】

我们又回到了四楼,曹伟不见了,只有他老婆还侧身躺在床上,背对着我们,无声无息。

唐明黎本能地将我挡在身后,小心翼翼地走过去,轻轻碰了一下那女人。

那女人忽然转过身来。七窍流血,已经死了。

她的面容狰狞扭曲,双眼瞪得老大,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景象。

我摸了摸她的脉搏,说:“她已经死了,是被活活吓死的。”

【有没有搞错,她居然不是画皮!】

【哈哈哈,叫你装逼,现在被打脸了吧?疼不疼!】

唐明黎皱眉道:“主播,之前我们所知道的一切。都是曹伟说的,如果他一直在说谎呢?”

“你是说,曹伟就是画皮?”我道。

我们在屋子里搜寻了一圈,并没有找到他,唐明黎沉吟片刻,道:“一楼还有一户人家。”

李木子说:“一楼只住了个老奶奶,都快八十了,她能是画皮?”

“先下去看看再说。”我们三人立刻来到一楼,一开门,差点被里面的尸臭味给熏死。

这次。我们在躺椅上找到了老太婆的尸体,她浑身高度腐烂,已经死了大半个月了。

李木子吓得浑身发抖,战战兢兢地说:“我,我昨天还看见姜奶奶出门倒水,她还跟我打招呼了!”

【握草,这栋楼一定被诅咒了,今晚要死绝啊。】

【我记得有人说过,如果一起的所有人都死光了,唯一的幸存者不是祖坟冒了青烟,就是幕后黑手!】

【你是说这个李木子……】

【主播,暴君,小心李木子!】

当然,这些弹幕我们都没有看到,我脸色凝重地说:“这栋楼有些怪异,暴君,你调查过这栋楼的历史吗?”

唐明黎摇了摇头,我拿出手机,在百度上搜索,没有任何结果。

“各位观众。谁知道这个公寓楼的历史?如果有用,必有重谢。”我对着手机说。

很快就有了回音。

【主播,我在档案馆工作,正好知道!这栋楼在六十年代的时候曾住过一家知识分子,他们都是从国外回来的海归。姓刘,是大学教授。他们带着满腔热血报效祖国,却被打成了右派,天天批斗。最后这家的男主人刘教授在全家的饭菜里下了毒,杀掉妻儿之后自杀,刘教授临死之前在家里放了一把火,等火熄灭之后,屋子里只剩下一地的焦尸了。】

【我的天,真是太惨了!】

【我明白了!他们死之后阴魂不散,这公寓楼就成了一栋凶宅。刘教授是被火烧死的,皮肤完全烧烂了,才需要不停地去剥别人的人皮穿上!】

我想起在曹洋人皮内侧发现的黑色污渍,还有那浓郁的焦臭味,看来观众们猜得八九不离十了。

既然是烧死鬼,那就好办了。

我将手机收好,带着暴君和李木子出了公寓楼,拿出一把红色的小旗,以特殊的手法插在小楼四周,然后在旗帜之间牵上了红色的毛线。

这些毛线全都染了大公鸡的血。阳气极重。

这一切布好之后,我掐了个法决,手中轰地一声,冒出一个篮球般大小的火球,手一挥。火球落在红线上,立刻蔓延,不多时,红线变成了火线,组成了一道囚笼。

我高声道:“孽畜!出来受死!”

说着。手中快速地掐了一个法决,火焰轰地一声燃起,高达一米。

“啊!”公寓楼内穿出一声愤怒的大叫,曹伟出现在房顶之上,它眼睛闪着红光。高声怒吼道:“哪里来的臭道士!敢坏我的好事!”

我心有所动,高声说:“刘教授。冤有头债有主,你就算有再大的怨气,也不该对无辜之人下手!”

画皮鬼哈哈大笑起来,厉声道:“当初我被批斗的时候,难道不无辜!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公平!我想啥杀谁就杀谁!谁要是挡着我的路,通通要死!”

我怒道:“既然你冥顽不宁,今天我就替天行道,将你打得魂飞魄散!”

“哈哈哈,就凭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臭丫头?”他忽然在自己脸上一抓。后背处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口子,从后颈一直裂到了腰椎处。

然后,他就像脱衣服一样将曹伟的人皮给脱了下来。

【天!这场景太劲爆了,我要把它录下来,当我电脑的开机动画】

【前面的你太恶心了,这画面应该用作手机的开机动画才对,什么恐怖电影的镜头都比不上这个啊。】

【前面的,你们真的就一点都不怕吗?这是真的鬼,不是电影啊。】

【有什么好怕的,一般人又不容易遇到。】

【就是,再说了,就算你怕得要死,这玩意儿不照样存在?你怕它就不来找你了吗?】

此时,鬼物已经彻底地脱下了曹伟的人皮,露出了它的真容。

那是一个被大火烧得浑身焦黑的鬼。简直就是一具行走的焦尸,看起来非常恐怖。

我冷哼一声,说:“你不过是个高级恶鬼罢了,就算你脱掉人皮,露出真身。也逃不出我的阵法!”

它双眼透着红光,忽然露出一道意味深长的笑容,朝我的方向一指,我回过头去,看见站在我身后的李木子噗通一声跪倒在地。痛苦地抓着自己的喉咙。

“好烫,我的喉咙里好烫!”她哇地一声,吐出了一大团鲜血。

“咦?”阴长生的声音响起,“元姑娘,看看她的喉咙!”

我立刻捧起她的脸,说:“把嘴巴张大。”

李木子听话地张开嘴,我朝她喉咙里一看,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她的喉咙之中,赫然有一个拳头大小的脑袋,那脑袋有人的五官。正冲着我嘿嘿奸笑。

【今天再次刷新了我的三观,这恶心玩意儿是个啥?】

【不行了,让我去吐一会儿,我胃有点难受。】

【你们这些渣渣,我一边吃红烧章鱼一边看这个毫无压力!】

“这是鬼胎。”阴长生说。“它随时都能杀了这个女孩。”

李木子惊恐地望着我:“大姐,我,我喉咙里有什么?”

我没有回答她,回头看向那个画皮鬼,它嘿嘿阴笑道:“我在她体内已经种下了鬼胎,随时都能杀了她,如果你想让她活,就收起阵法,放我走!”

唐明黎皱眉道:“主播,不能放他走,他性格阴险狡诈,就算你放过他,他也不会放过这女孩。”

【对啊,主播,你不能圣母,反正这个李木子也不想活了,干脆成全她好了。】

【前面的你怎么能这么残忍,这女孩还这么小,能救为什么不救?】

【如果放走了画皮鬼,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要死。你们怎么就不可怜可怜那些人?】

我握紧了拳头,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,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李木子去死。

我心中生出前所未有的愤怒,掐了一个法诀,一股火焰窜了出来,朝着画皮鬼射了过去。

画皮鬼满脸惊恐,他是烧死鬼,自然是最怕火的。

他尖叫着躲闪,还是被火焰烧掉了半截手臂,他愤怒地大吼,朝着李木子狠狠地瞪了一眼。

李木子发出一声惨叫,又吐出了一大口血,一只鬼手居然从她的左胸处伸了出来,顿时鲜血横飞。

我连忙抱住她,她抓住我的衣袖,说:“大姐,不要放过它,我死了没关系,只要你把它杀了,就算是为我,为我的家人报仇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