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3章 亲父上门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那人的身上,我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。

居然是元唯!

我不过是跟她有一点小争执,她居然能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情来!

元唯有些慌张,看了看身边的两个闺蜜,她们看形势不对,都乘她不注意,悄悄地溜走了。

“看起来是个好女孩,怎么能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情!”有人低声说。

“肯定是嫉妒人家长得漂亮呗。”

“说不定是嫉妒人家有这么帅的男朋友。”

“唉,现在的小女孩,心地太毒了。”

一时间,元唯遭受千夫所指,她觉得委屈极了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。

但是没人怜惜她,都对她指指点点,七嘴八舌地骂她,她咬着牙,想要争辩。却又不知道说什么,一跺脚,转身就想跑。

我高声道:“站住!”

我这一声厉喝带着一丝灵气,她只觉得脑袋像被打了一拳,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。

我冷着脸说:“诬陷了别人。却想要一走了之,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?”

她转过头,恨恨地望着我,仿佛被诬陷的人是她:“你还想要怎么样?”

我说:“我是个遵纪守法的人,不会动用私刑,还是请警察来处理吧。”

早就有人报了警,此时,两个警察走了过来,我叫住他们,将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,他们看向元唯,说:“跟我们回去做笔录吧。”

元唯脸色惨白。恶狠狠地说:“你们敢抓我?知道我爸妈是谁吗?”

“正好。”警察冷冰冰地说,“报上你父母的姓名,让他们来警局。”

元唯的脸色更难看了。

她转过头,冲我怨毒地说:“走着瞧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我微微眯起眼睛,看来得给她一个教训才行。

唐明黎问: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

“不用了。”我说。“我自己能解决。”

我给叶先落打了电话,叶先落问我想要怎么处理,我说,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,不能徇私枉法。

叶先落说,她明白了,让我放心。

过了几天,清晨的阳光从窗户里洒落进来,照在我的身上,将我的头发映成了好看的栗色。

我吸了一口鸿蒙紫气,便感觉体内的灵气一阵涌动,正式晋升为二品巅峰,距离三品只差临门一脚。

一旦突破了三品,我的实力就会有一个质的飞越,许多现在不能用的法术和阵法,都能用了,到时候还能炼制丹火,用丹火炼丹,肯定比高压锅好多了。

敲门声忽然响起,我开门一看,顿时愣住了。

来的人居然是元文,我那个负心汉父亲。

我冷淡地说:“你是谁?”

元文将我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遍,神情有些恍惚,说:“君瑶。你是君瑶吗?”

“你认错人了。”我正要关门,却被他一巴掌将门拍住,用急切的目光望着我,说:“君瑶,你的脸治好了?我就知道,这个病迟早是能治好的。太好了。”

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我用看陌生人的眼神看着他。“先生,请放开,不然我就报警了。”

元文皱起眉头,拿出了作为父亲的威严,说:“君瑶,你怎么这么跟父亲说话?”

“我已经说过了,你认错人了,我父亲死了很多年了,又从哪里冒出来一个父亲?”

他说:“你母亲是不是江小菊?你外婆是不是叫左明艳?”

“关你什么事?”我去推门,他说:“君瑶,我知道你怨我,但上一辈的恩恩怨怨。不要牵连到下一辈。小唯和你无冤无仇,你为什么要害她?”

“我害她?”我给气笑了,“你女儿花钱请人来诬陷我是小三,现在她自食恶果进了警局,你却说我害她?”

元文说:“君瑶啊,小唯年纪还小,不懂事,他们要拘留她,还要留案底。你知道,在华夏,一旦留了案底,一辈子就毁了。你能不能跟他们说说。你不追究了?”

我冷若冰霜地说:“如果她陷害我成功,那我的一辈子不就毁了?我为什么不追究?”

元文急道:“这不是没有成功吗?小唯毕竟是你的妹妹,你是姐姐,应该让着她。”

我微微眯起眼睛,说:“我说过很多次了,我不认识你。哪有逮着人就认女儿的?再说了,那个女孩很显然是被父母惯坏了,既然你们教不好,就让法律好好教教她吧。”

元文眼中有了一丝怒意,焦急地说:“君瑶,我知道你恨我。有什么事情你就冲着我来,别迁怒在小唯的身上。”

我呵呵笑了两声,已经懒得和他说话了,抓起旁边的一杯开水泼在他的脚边,吓得他往后跳了几步,我砰地一声关上房门。也不管他在外面敲门敲得震天响,盘腿坐下来继续修炼。

也不知道他拍了多久的门,闹了多久,最后终于消停了,我也就没搭理。

中午吃完了午饭,我出门想到楼下的花园里练一下剑法。刚刚下楼,就看见一个老太太快步走了过来。

那老太婆和元文长得有几分相似,头发雪白,但穿得很时髦,脖子上还戴着一串珍珠项链,她一见了我,立刻就冲了上来,拉着我的胳膊说:“君瑶啊,奶奶可想死你了啊。这么多年,你怎么就不来看看奶奶?”

我皱起眉头,奶奶?

呵呵,当年我妈在医院刚生下我。听说我是个女孩,她扭头就走,一直到我妈出月子,她都没有来看过一眼。

后来我长了纤维瘤,她专门找上门来骂我妈妈,说我妈妈一家种坏了。生不出儿子,生了个赔钱货又生病,就算再生一个肯定还是一样,让我妈麻溜儿滚,让出位置来给别的女人。

据说我妈为此天天怄气,她不敢怨恨丈夫和婆婆。反而开始怨恨我,恨我为什么不是个儿子,恨我为什么生病,没给她争口气。

“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。”我冷淡地说,“这么多人来认亲戚。我除了一个弟弟,家里的亲戚都死光了。又从哪里冒个奶奶出来?让开让开,别挡着我的路,我还有事儿呢。”

老太太眼睛一瞪,就端起了长辈的架子,怒道:“君瑶,我怎么说都是你奶奶,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呢?脸好了就不认人了是不是?”

我直接掏出了手机,她问:“你要打给谁?”

“报警,今天三番两次有神经病来骚扰我。”我冷冷地瞥了她一眼。

她大怒,冲上来抢我的手机,我侧身躲过,她一个没站稳,扑倒在地,哎哟哎哟地惨叫着,身子一翻,坐在地上就开始撒泼。

“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,儿子才几岁就死了老公,一个人辛辛苦苦把孩子拉拔大了。现在我这孙女不认我啊,还打我,我不活了!”

今天是周末,很多人都在家,一见有热闹看,都围了过来。对着我们指指点点。

“这个女孩子长得这么漂亮,却这么没良心。”有人低声说,“奶奶把她抚养长大,她却还打自己的奶奶。”

“就是,太不像话了。”

这个老太婆哭诉撒泼也很有水平,绝口不提他们一家抛弃我们母女的事情,她本来说的是把元文拉扯大,但听在其他人耳中,倒像是把我拉扯大似的。

我指了指脑袋,高声道:“大家别听她胡说八道,我根本不认识她,她这里有问题,乱认亲戚呢。”

老太婆一下子就从地上跳了起来,动作之矫健,根本不像受了伤。

“你这个死丫头,胡说八道。”她怒道,“你别咒我,我脑子哪里有问题了?”

我说:“既然你说你是我奶奶。那我问你,我生日是哪天?”

老太婆一下子就被问住了,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不出来,最后说:“我年纪大了,记不清了。你叫元君瑶,这名字总没错吧?”

“知道我名字的人多了去了。”我冷哼一声,说,“你说记不得我的生日,我小学、初中和高中读的哪个学校你总该知道吧?”

元老太再次愣住了,自从我爸妈离婚之后,我被送到乡下,她就再没有见过我,哪里会知道我在哪里读的书。

“连孩子在哪里读书都不知道,还好意思说把人家拉扯大。”一个抱着孩子的家庭主妇冷笑道。

元老太急了,说:“我老糊涂了,才不记得了,我只记得你是我孙女。”

我摊了摊手:“你刚才说你脑子没问题,现在又说老糊涂了,你到底糊涂不糊涂?”

“这是哪里来的疯老婆子啊,说话驴头不对马嘴的。”有人说,“是认错人了吧?”

“快报警吧,估计是得了老年痴呆,走失了,她家人不知道多着急呢。”

元老太气得浑身发抖,冲过来抓住我的胳膊,说:“臭丫头,我是你奶奶,你身体里流的是我老元家的血,这一点你到死都改变不了。你这个做姐姐的,怎么能陷害亲妹妹,赶快跟我去警局销案,不然今天我就死在这里了。”

我脸色一冷,装出一副很怜悯的表情,说:“唉,这老太太疯得太厉害了,我还是叫精神病院的人来接去吧,不然在外面有个什么好歹可怎么办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