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 诡异的火车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之后,元家和姚家的人再没有上门,而元唯在拘留所关了几天,放出去了,听说两家在想尽办法消除她的案底,只不过有特殊部门在,这难于登天。

我修炼了一个星期,却觉得自己遇到了瓶颈,总是触摸不到三品的门槛。

我很苦恼,在和阴长生的聊天之中提起,阴长生说,我应该出去走走,寻找晋升的契机。

我收拾了一番,给唐明黎留了字条,塞进门缝里。悄悄地就出了门。

不是我躲着他,实在是很害怕,他知道后一定会陪我去,但我害怕自己会依赖他。

一旦依赖成了一种习惯,将来想要改过来。就太难太难了。

我带着行李箱坐上了前往贵省的火车,坐在座位上百无聊赖地玩手机,忽然,动车紧急刹车,我放在小桌上的保温杯飞了出去。我立刻纵身跳起,抓住水杯,又坐回了椅子上。

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非常迅速,连坐在我身边的人都没有注意到。

“怎么回事?”有人低声议论。“难道有人卧轨自杀吗?”

乘务员很快就来了,安抚乘客,说只是一点小故障,很快就能解决。

可是我们在车上等了两个多小时,车还是没有开。很多人开始抱怨、骚动,甚至冲着乘务员发火,乘务员只好陪着笑脸,不停地赔礼道歉。

我察觉到一股诡异的阴气,这种气息越来越浓郁,连开着暖气的车厢都开始渐渐寒冷起来。

我悄悄打开了胸针摄像头,开启了直播间。

此时正是傍晚,很多人都在吃饭,但他们的手机上设置了提醒,一旦我开启直播间,就能收到通知。

于是,近百万人在瞬间进入了我的直播间。

【主播,今天怎么这么早啊。】

【我还在外面和当红嫩模一起吃晚饭呢,本来以为今晚能有个激情四射的夜晚的,看来要黄了,睡嫩模哪有看主播的直播重要?】

说完他就打赏了一个黄金皇冠。

【前面的土豪,那个嫩模妹子能不能让给我?】

【滚!】

我没有说话,拖着箱子来到第一节车厢,阴气浓得窗户上都结了一层蒙蒙的雾气,有老年人开始咳嗽。人们的脸色也渐渐发青。

这时,有人绘声绘色地说:“我听说了,据说是撞了个人。”

“撞人又不是什么稀罕事。”有人撇了撇嘴,说,“每年自杀的人这么多。至于耽搁那么久吗?”

那是个胖子,肚子大得跟孕妇似的,神秘兮兮地说:“我都听到了,他们说,那不是个人。”

“喂,你这人说话好奇怪,撞到的那玩意儿到底是不是人?”有人不满道。

“唉,你们没明白我的意思。”胖子说,“撞到的那东西长着人的模样,但不是人。”

“别卖关子了。到底是什么?”

“据说,那是个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女乘务员便走了过来,高声道:“请各位坐回自己的座位,我们马上就要开车了。”

接着。车就开动了起来,第一节车厢没有坐满,我便找了个空位坐下,朝窗外看了一眼,铁路上有一大滩鲜红的血迹。

火车飞速地往前行驶,但阴气一直没有散,我朝驾驶室里看了看,发现门缝里有极为阴寒的阴气溢出,便叫来乘务员,说:“我刚才听到驾驶室里有奇怪的声音,麻烦你去看看,是不是司机出什么事了?”

乘务员根本不相信我的话,冷着脸说:“女士,你好像不是这节车厢的吧,请你回到自己的座位。”

忽然,火车桄榔一声,抖动了一下,乘务员往外面一看,脸色立刻就变了。

她立刻跑到司机室门外,用对讲机让司机开门,但没有回音,她只好通知乘警,我听到她用极小的声音说:“快来,我们的车子开进了一条早已经废弃的车道。”

我心中暗暗一惊,不好,废弃的车道早已年久失修,承受不了这么快的速度,火车迟早会脱轨!

乘务长和乘警很快就赶过来了,司机室里仍然没有任何回音,乘务长拉上了车厢门,然后拿出钥匙,打开了司机室。

我用精神力一扫,发现打开门之后,司机室里到处都是血,空无一人!

司机室里没有人,是谁在开车?

我低声地将神识所见复述给观众,观众也一下子炸了锅。

【难道之前撞车的就是司机?】

【那是谁把司机给扔下了火车?】

【看来火车上混进了奇怪的东西啊,主播一定要小心。】

【不是说撞到的是个怪物吗?】

【传言也能信?】

乘务长满头冷汗,冲上去想要将火车给停下来,但火车已经失灵了,飞速驶进了一座幽深的密林。

“咦?这条路不对啊。”终于有人看出了古怪,说,“这好像是那条废弃的铁路!”

“什么废弃的铁路?”有人问。

他说:“我以前在这附近打工,听说这里有条铁路,本来是通向一座矿山的,但是那矿山里的矿藏很快就枯竭了,工人们也都撤走,往这边走的车次也越来越少,但是十二年前,有一趟车出了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乘客们都聚集了过来。

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,穿着还算体面,就是长得有些磕碜。

那中年男人被这么多人盯着,有些得意,继续说:“那趟车上没多少人,都是在沿途的小站下车的乘客,可奇怪的是,那车一路都没有停,一直开进了密林深处,失去了联系。”

他顿了顿,喝了口水。继续说:“当地政府派出了人搜救,三天之后,在森林之中找到了那辆火车,但奇怪的是,车上的乘客全都不见了。”

众人只觉得后脊背一阵阵发凉。

中年男人道:“据说当时搜救人员上车之后,看到满车厢的血,还有些内脏碎肉,似乎曾有过一场大屠杀,但没有一具尸体。他们又派出了大量的人手,在森林之中搜寻,也没有找到任何实体。谁都不知道,那些乘客到底去哪儿了,也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。从那以后,这条铁路彻底废弃。”

“既然如此,为什么我们会开到这条铁路上来?”有人高声叫道。

“一定是司机开错路了。走,我们去讨个说法!”有人跳了起来,大步朝司机室走去,众人也都一窝蜂地跟上。

他们气势汹汹地拉开了舱门,乘警和女乘务员连忙迎了上来,让大家回到座位,乘客们却不依不饶,一定要讨个说法。

双方僵持不下,忽然,火车慢慢减速。居然停了下来。

车厢里一下子安静了,车外天色越来越暗,而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铁路旁都是幽深的密林,黑漆漆的,看着十分吓人。

“你们是怎么搞的?怎么停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?”有脾气暴躁的乘客怒道。

乘务长苍白着脸,告诉众人说是临时检修,让众人不要焦急,但乘客们已经怒了,根本无法安抚,还有后面几节车厢的人前来闹事,眼看着事态就要不可收拾。

忽然,我大吼一声:“都安静!”

这一声带着灵气,震得众人耳膜隐隐生疼,一下子就安静下来,转头看向我。

我深吸一口气,说:“你们听,外面好像有声音。”

这是一辆老式的绿皮车,车窗是可以打开的,好几扇窗户都开着,人们竖起耳朵,果然听见了沙沙的声音,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树林之中走动。

“树林里有人!”一个乘客高声道。

“不可能,这一带是无人区,这么晚了,怎么会有人!”之前那个中年男人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