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0章 红颜祸水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混账!”高强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恶狠狠地瞪着我们,“我不会放过你们!我要把你们全都剥了皮,往你们身体里种入各种各样的寄生虫,让你们生不如死!”

唐明黎冷淡地看了他一眼,仿佛在看一个死人。

“你没有这个机会了。”他将我扛在肩膀上,提着青铜剑,大步朝他走去。

“别过来!”他大吼一声,举起手,手中握着一个仪器,大拇指按在按钮上。

“你敢再往前一步,我就按下这个自爆装置!”他疯狂地喊道。“这个实验室里不仅仅有各种虫子,还有从虫子身上提炼出来的各种病毒!一旦实验室被炸,这些病毒全都会逃出去,到时候,别说是整个县,就是整个贵省,甚至整个中国,都会爆发许多大型瘟疫,你们担得起这个责任吗?”

唐明黎停下了步子,脸色阴沉了下去。

高强大笑:“哈哈哈,你们不敢!你们不敢杀我!”

【我好想打他啊怎么办?】

【废话,老子还想宰了他呢,但有什么办法?】

【主播、暴君,千万不要刺激他,我就在贵省啊,我还有大好的青春,还不想死!】

就在这个时候,警报器再次大响,高强脸色一变,按了一下旁边一台笔记本电脑的按钮,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幅幅摄像头画面。

在那些画面中,全副武装的军人端着枪冲了进来。

他脸色发青,知道自己今天彻底完了,眼中闪过一抹疯狂的神色:“你们想要我死,哈哈哈,今天就算是死,我也要带你们垫背!”

说完,他用力朝着按钮按了下去。

【不要啊!混蛋,我不想死啊!】

【主播快想想办法!】

【主播,整个华夏的命运就掌握在你手上了!】

【现在移民还来得及吗?】

忽然,高强看向自己的手,脸色彻底变得惨白。

“怎么回事?”他惊恐地喊道,“我的手怎么了?为什么动不了?”

我笑了,说:“高强,你真的认为你的演技很高明吗?”

“什么?”高强惊道。

“这种深山老林,我怎么会因为你是个小孩子,就对你放松警惕?”我说,“还记得之前我摸了摸你的脑袋吗?就在那个时候,我将毒下在了你的身上,算算时间,也该发作了。”

“你,你竟然……”高强瞪大了眼睛,我冷笑道:“你以为,只有你会下毒吗?”

【我就说嘛,主播哪有那么蠢?】

【主播你是最棒的,请收下我的钻石皇冠,这是代整个华夏送的。】

【主播最棒!】

【这个大逆转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啊!主播总是能够逆转乾坤,从今往后,我都是你的脑残粉了。】

下一刻,门被撞开,一大群军人冲了进来,唐明黎冷淡地瞥了高强一眼,抱着我转身走出了地下实验室。

我也关上了直播间。

“我的口袋里有一瓶解毒丹。”我说,“麻烦喂我一颗。”

“不行。”他说。“谁叫你这么冲动?一个人就敢往人家老巢里钻?”

我皱了皱眉头,虽然他是在关心我,但我心里还是不太高兴。

“算了。”我说,“还是我自己用灵气化解好了。”

他听出我声音里的不满,轻轻叹了口气,说:“君瑶。我知道你不信任我,但请你不要把我拒之于千里之外,好吗?我不求你现在能接受我,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。”

他嗓音中带着一抹淡淡的沧桑与无奈,听得我有些心酸。

其实,他对我这么好,我没什么可挑剔的。

但,就是因为他太好了,我才不敢相信他是真心的。

虽然我的脸变美了,但长时间被侮辱被歧视,在我心里留下了一道深深地伤口,这道伤口对我影响太深。

在唐明黎的面前。我始终是自卑的。

我不是不给他机会,而是我很害怕,我怕自己会无法自拔地爱上他,到时候再发现他另有图谋,我受不了,会崩溃的。

我的心。在感情上太脆弱了,经不起任何打击。

“我是不是打扰到两位了?”一个女声幽幽传来,我抬头一看,是个身材高挑火爆的女人,穿着紧身皮衣,一头长发打着波浪卷,腋下还抱了一个摩托头盔,冷艳逼人。

那头盔看起来十分高端,我看了一眼停在警戒线外面的那辆摩托,居然是哈雷。

真有钱。

我在心里默默地想。

“金灵羽金部长,好久不见。”我说。

金灵羽是特殊部门贵城分部的部长,我们曾在季度工作会上有过一面之缘。

不过,那次的见面,并不太愉快。

她想问我买丹药,我不肯卖,她居然阴阳怪气地说,叫我小心点,之后我就遇到了刺杀,也不知道和她有没有关系。

“没想到,你作为堂堂部长,居然亲自来了。”我说。

金灵羽笑道:“我看了你的直播,特别精彩,自然要来现场看看。”她抬头看了看地下实验室,道,“元女士,你又立了大功了,说不定再直播几次,总部就要给你发最高荣誉勋章了。”

我笑了笑,说:“金部长,你说笑了。我不过是做了该做的事。”

金灵羽勾了勾嘴角,眼神之中有些诡异的东西。

唐明黎冷冰冰地道:“君瑶需要休息。”

金灵羽道:“我已经安排好了,救护车就在外面。”

唐明黎将我抱上了救护车,不过没有去医院,而是去了最近一座县城,住进了一间酒店。

我最终用自己的灵气化解了毒药,不知道是不是云霞仙子的那个心诀让我的神识提升了,我感觉自己的神识已经达到了临界点,随时都能突破。

这个时候,正需要升魂丹。

机会稍纵即逝,我必须立刻炼制升魂丹。

但升魂丹还缺最后一味药。

这味药很常见,就是当归。但又不是一般的当归,丹方中说,这种当归,必须是野生的,年份达到五十年以上,长于极寒之地,摘下之后不需要炮制,一个时辰之内必须入炼丹炉中炼制。

条件如此苛刻,我才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。

本来我可以跟唐明黎求助,但我总觉得欠了他太多,会和他纠缠不清,让人误会。但如今却不得不低头了。

我敲开了唐明黎房间的门,他刚刚洗完澡,穿着一身浴袍,头发湿漉漉的,身上散发着一股令人迷醉的男性魅力。

我脸颊发烫,有点不敢进去。

他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,说:“君瑶,大晚上的,有什么事吗?”他挑了挑眉毛,说,“是不是漫漫长夜,一个人睡不着,所以……”

我脸更烫了,低着头踟蹰了半晌,才小小声地说:“明黎,我有件小事,想请你帮忙。”

他脸上立刻笑容洋溢,嘴角上弯,抓着我的手腕,将我拉进去,说:“什么事情,你尽快开口,什么都可以。”

“你都不问问我要做什么?”我嘴角抽搐了两下。

“这是你第一次主动来向我求助,不管什么,我都会答应。”他高兴地说。

我顿时无语,就这么点事儿,值得这么高兴吗?

他见我一脸懵逼,倒了一杯红酒给我,说:“君瑶,你以前从来不向朋友求助吗?”

我愣了一下,看着酒杯中血红色的液体,说:“以前我没有朋友,也不会有人帮我。”

我每次向人求助,换来的只是嘲笑和白眼,所以我早已经习惯了只依靠自己。

唐明黎一阵心疼,轻声说:“君瑶,就算你不愿意接受我做你的男人,我也是你的朋友,有困难向朋友求助,是很正常的事情。你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。”

我彻底愣住了,鼻子一阵发酸,眼睛里有些涩,感觉像有什么东西要流下来。

我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。

我曾经多么渴望能够有朋友,一个不在乎我穷、不在乎我丑,愿意和我一起上学、放学,一起做作业的朋友,但连这些都只是奢望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立刻岔开话题,说:“明黎,我想请你帮我找一种药材。”

我怕我再不岔开话题,就要当场哭出来。

“这不过是小事。”唐明黎笑着说,“什么药材?”

我将当归的事情说了一遍,他说:“这个简单,放心。一个小时之内,一定送到。”

他立刻打了个电话,还没到半个小时,忽然听到直升机的声音,他嘴角上勾:“到了。”

他站起身,打开窗户,一架直升机悬停在半空之中,舱门打开,忠叔纵身跳下,正好落在阳台上。

我当时就震惊了。

这,这也太高调了吧。

周围的住户都忍不住出来看直升机,一时间议论纷纷,有说是军队执行任务的,有说是运送病人的。

要是他们知道这是给我送药材的,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。

忠叔恭敬地将一只玉盒送上来,我接过一看,一股寒气迎面扑来,果然是刚刚挖出来的,正新鲜。

“谢谢。”我对忠叔说。

但忠叔却满脸阴沉,眼中很不悦,他转身对唐明黎说:“大少爷,我是您的贴身护卫,从您小的时候开始,我就一直跟着您,如果您有糊涂的时候,我有责任劝谏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