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章 一颗丹药换一杯血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对广源大师很感激,想要去当面道谢,一个侍奉大师的小沙弥说:“大师吩咐过,如果女施主过来,便告诉女施主,不必道谢,今后女施主当一心行善,降妖除魔,就算是报答了大师了。”

我心中对广源大师又多了几分敬畏,对着大师闭关的地方深深鞠躬行礼。感谢他的恩德。

我们从寺庙里出来,毛袁绍迎了上来,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:“元女士,恭喜恭喜。”

我微笑着朝他点头:“有劳了。”

说罢,拿出一颗丹药递给他:“这是疗伤丹,算是答谢,还请不要嫌弃。”

他满脸放光,推辞了一番,便接了过去,毕恭毕敬地说:“元女士,您太客气了。车子已经备好了,我这就送您回酒店。”

“不必了,我坐明黎的车就好。”我说。

毛袁绍有些为难地道:“可是部长吩咐了,一定要保护您的周全,我们准备的车是特种车辆,可以抵御异能攻击。”

我看向唐明黎,他点了点头,我们便坐上了一辆全黑的越野车,车子前后还各跟了两辆全服武装的车子,我满头黑线。要不要这么夸张。

毛袁绍陪着笑脸说:“两位放心,这车子是最新科技,总部刚刚研发出来,可以抵御四级以下的异能攻击,连国家领导人都已经坐上了这种车了,我们整个贵省就三辆,部长专门调派了一辆来护送元女士。”

这规格还挺高。

车上的设施齐全,还有冰箱,毛袁绍拿出一瓶红酒,说:“这是82年的拉菲,也是部长的珍藏,部长吩咐了,一定要给两位尝尝。”

说着倒了两杯,我俩接过来闻了闻,尝了一口,果然醇香无比。

就在这时,毛袁绍的手机响了,他拿出来看了看,摁掉,然后继续给我们倒酒:“两位,这些日子部长一直在彻查我们部门内部,已经有了眉目,相信很快就能还元女士一个清白。”

我点了点头:“找到嫌疑人了吗?”

“找到了几个,正在审讯。”他的手机又响了,他直接摁掉。

我有些奇怪:“毛队长。你不接一下吗?会不会是有什么急事?”

毛袁绍笑道:“家里的事儿,不急。”

忽然,车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,一声一声,十分急促。

毛袁绍看了过去。眼底闪过一抹凶光。

唐明黎脸色一变,骤然出手,抓向毛袁绍。

毛袁绍顿时凶相毕露,猛地抽出一把枪,朝着唐明黎面门就是一枪。

唐明黎手腕一翻,青铜刀出现在手中,那一枪打在了刀身上,发出噼里啪啦的电流,将刀子裹住。

这是特殊部门使用的锢灵枪,专门对付异人的。这种电流能够禁锢能量,只要中了枪,电流就会将人包裹,无论是内力、异能还是灵力都无法施展。

当然,据说这把枪只对异能四级、修道者四品和丹劲武者以下有用。

唐明黎眼中杀意顿现。手上用力,居然生生将那些电流给击碎,然后一刀朝着毛袁绍的胸口刺了过去。

毛袁绍露出一抹残忍奸诈的笑容,居然身子一挺,朝着青铜刀迎了上来。

刀准确无误地刺进了他的心脏,他哈哈大笑,面色扭曲地说:“我已经在你们身体里下了母子阴阳蛊,母虫就在我的心脏里,子虫在你们体内,如果母虫死了,子虫会啃食你们的内脏,从你们的嘴里钻出来!你们离死不远了!”

我沉着脸道:“原来你就是杀死高强的人,特殊部门里的内奸!”

毛袁绍憎恨地瞪着我们,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们明明是异人,是拥有力量的强者?为什么要保护那些普通人?他们注定了要被淘汰,将来的世界是我们的!他们只能是我们的奴隶!”

唐明黎厌恶地看了他一眼,说:“满嘴废话!”

毛袁绍恶狠狠地说:“你们这些世家全都是混账,是既得利益者!我们要将你们全都毁灭!”

唐明黎手上一用力,噗嗤一声,猛地拉了出来。刀尖上果然挑着一只大虫。

那虫子看着像蝎子,还活着,尾巴还在不停地甩动,但慢慢地,它的尾巴垂了下去。彻底死了。

毛袁绍大笑道:“母虫死了!你们也要死!我们‘凶兆’为了杀你们,死了那么多好手,我能拉你们当垫背,也算是值了!”

我冷哼一声,说:“你是傻吗?我是炼丹师,精通医术,你居然敢给我们下蛊?”

毛袁绍道:“这个母子阴阳蛊,是我们伟大的‘死神’所饲养,你不过是区区一个三品的修道者,怎么可能察觉得了?”

我嗤笑道:“母子阴阳蛊的确很难察觉。但你偏偏遇到了我,只能说算你们倒霉。”

我顿了顿,道:“母子阴阳蛊,本身就是养在酒水之中,带着一股酒味儿,通常下蛊,都是下在酒里,即使是医道大师,都难以察觉。但是有一点你们不知道,我的口红是自己配制的,为了防着被人下蛊,我在里面加了三叶菊,九成的蛊虫都很厌恶三叶菊的味道,我刚才端起红酒的时候,蛊虫闻到了三叶菊。在酒中骚动了一下,酒水无风自动,如果我还看不出来,我这医术就白学了。”

他满脸不敢置信,我抓住他的衣领,将他拉了起来,瞪着他的眼睛,说:“我从来不觉得自己高人一等,我修道,是为了变强,不让人欺负我,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我也不会去奴役别人。”

“伪善!”毛袁绍嗤笑了一声,“总有一天,你会明白,我们才是对的……”

他眼中的神采渐渐消失,脑袋垂了下去,已经彻底断气了。

我将他扔在地上,抽出纸巾,厌恶地擦了擦手,我很讨厌这些自认高人一等的人,从小到大,我早就被他们欺负够了。

我转过头去,却发现唐明黎的脸色有些难看。

“怎么了?”我问。

“我的刀……”我咬牙道。

我一看那青铜短刀,心头顿时一凉。刀身上萦绕的灵气居然消失了!

它变成了一把凡刀!

“怎么会这样?”我满脸惊讶,仔细回忆了一下母子阴阳蛊的习性,顿时大惊:“母子阴阳蛊是用尸水酒炼制而成,是大秽之物,会污染法器!”

唐明黎的脸色铁青。心疼地抚摸着刀身。

我拿起对讲机,说:“司机,停车。”

这个车驾驶室和后面的车厢是隔开的,完全隔音,必须用对讲机联系。

司机将车停在路边。我开车下来,其他人看见了毛袁绍的尸体,都大惊失色,拔出了枪,对准了我们。

“他就是杀死高强的间谍。”我说。“立刻联系金部长!”

那些探员都一脸不信,从他们进入特殊部门以来,毛袁绍就是队长,他怎么可能是内奸?

但他们还是去联系金部长去了,我从唐明黎手中拿过刀。说:“别担心,我有办法!”

我看了看四周,正好路边有一堆枯枝和落叶,清洁工刚刚扫好的。

我走过去,将青铜刀扔进去,然后掐了一个法决,火焰腾地一下烧了起来。

唐明黎按住我的肩膀,叹息道:“君瑶,不用白费力气了,除非有三昧真火,否则是不可能净化法器的。”

“有三昧真火当然更好,但咱们还有别的办法。”

我转身对那些探员道:“我用一颗疗伤丸,买你们一小碗血。”

是疗伤丸不是疗伤丹,疗伤丸是我最初炼制的药丸,效果比疗伤丹差多了。

不然我可就亏死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