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6章 对战丹劲高手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卞少冷哼一声,沉着脸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?也配来教训我?老徐!”

老徐大步走了上来,身上的丹劲期威压如同大山一般朝我们压来。

唐明黎挡在我身前,替我挡住了大部分的压力,压得他脸色苍白,摇摇欲坠。

“把元君瑶给我带过来!”卞正弘高声道。

跟着卞少的那两个跟班凑了上来,说:“卞少,不如你就在这里,当着暴君的面,把女主播给上了,然后录成视频,发到黑岩TV上去,绝对能够火遍全球!”

“你傻啊,录什么视频!干脆直接直播。一定很爽!”另一个跟班猥琐地笑了起来。

他的笑容还没有消失,唐明黎已经动手了。

他一拳打向老徐,老徐始终一副棺材脸,两人打在一处,出招又快又狠。不过眨眼之间,就交手了十几招。

他缠住了老徐,我也动手了。

我冲到那个跟班的面前,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,将他打飞了出去,他重重地跌落在水泥地面,半边脸肿得老高,半嘴巴的牙齿都掉了,当场昏倒。

卞正弘大惊,迅速后退,周围的暗劲武者们全都冲了上来,几个将他紧紧围住,另外一群攻向我,我从背后拔出流星剑。

《侠客剑谱》第二招:银鞍照白马,飒沓如流星!

流星剑舞出璀璨夺目的星光,晋升三品之后,我的灵气更加浓厚,星光也多了一倍。

星光所过之处。暗劲武者们全都飞了出去,全都受了重伤,倒地不起。

卞正弘脸色发白,眼中露出几丝惊慌,后退了几步,高声道:“老徐!”

唐明黎已经支撑不住了,他这一声喊,老徐立刻回身攻向我,解了唐明黎的危机。

他还没有杀到,我就感觉到了那令人战栗的力量。

我转过身,将流星剑舞了一个剑花,使出了《侠客剑谱》的第四招。

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

刹那之间,我的身影突然消失了,我手中的剑,也消失了。

其实,什么都没有消失,只是我的速度突然之间快如闪电,在别人的眼中,我便如同消失一般。

而唐明黎,也拿着青铜剑,从背后攻向老徐。

丹劲高手毕竟是丹劲高手,当我的剑刺到他身前之时,他准确地看清了我的动作,一掌拍向我的胸膛。

我咬紧了牙关,没有躲闪,没有减速,这一剑,依然刺向他的要害。

轰!

这一剑,正好刺在了掌风之中。我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,仿佛要将我搅碎。

我将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剑上,高声道:“给我破!”

桃木剑亮起金色的光,生生刺破了那一掌。

我大喝一声,这一剑继续前进,眼见着就要刺中老徐的心脏。

老徐一直冰冷僵硬的脸上终于变色。迅速侧身,我的剑擦着他的胸膛过去,他眼中满是怒意,朝我再次劈出一掌。

这一掌,结结实实地打在我的身上。

几乎与此同时,唐明黎的青铜剑杀到了。

那青铜剑中,居然冲出一只绿色的大鸟幻影,发出一声长啸,带着凌厉的风,冲向老徐。

老徐大惊失色。

他才刚刚打出一掌,此时要反击已经来不及了,只能躲闪。

但那青鸟力量极强。他躲闪之时,幻影的翅膀扫到了他的左臂。

那条胳膊,居然燃烧了起来。

青色的火焰,顷刻之间便顺着他的肌肤蔓延,眼看就要爬上肩膀。

而他,居然无法熄灭掉那火焰!

法器!

这小子手中居然有一件如此厉害的武器!

老徐也是果断之人。他右手为刀,在自己胳膊上一切,居然将胳膊齐肩切了下来。

那条断臂落在地上,在青色火焰之中化为了灰烬。

“老徐!”卞正弘的脸色彻底变了,惨白如纸。

老徐是他们家最大的底牌,因为有老徐在,卞家才能在贵省呼风唤雨,如果让老爸和大哥知道他为了泡妞,将老徐害得断臂,一定会打死他的。

老徐从衬衣上扯下一块,紧紧绑住自己的断臂,目光中现出森冷的杀意。

唐明黎也动了杀心,他抓住刀身,然后用力一捋,鲜血涌出,将刀身染得血红。

青铜剑亮起了耀眼的红光,他再次出剑,这一剑。剑身中居然冲出了一只血红色的大鸟。

朱雀!

老徐心中震惊,也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绝招,剩下的右臂,拳影如飞。

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,往口中丢了一颗疗伤丹,一抬头,便看到两人的交锋。

轰轰轰!

一声声巨响震得人耳膜发疼,我咬牙站起,又吃了几颗补元丹,补充了一下灵气,然后双手迅速结了一个法印。

地面迅速结出冰块,沿着老徐的双腿往上蔓延。

当冰晶蔓延到他的膝盖之时,他大喝一声,用磅礴的内力将冰晶震碎,玄冰术只冻住他不到两秒。

但高手过招,两秒已经足够了。

唐明黎杀到了面前,噗呲一声,青铜剑刺进了老徐的右胸。

老徐咬牙,反手拍出一掌,将唐明黎击飞。

唐明黎只觉得胸膛之中血气翻涌,没有忍住,吐了一大口鲜血。

老徐后退了几步,捂住自己胸膛的伤口,面白如纸。

“老徐!”卞正弘冲了过来,搀扶住他,急道,“你撑住啊,我,我这就送你去医院!”

就在这时,忽然听到汽车引擎声,一辆红色的吉普牧马人飞驰而来,停在外围,走下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人。

那年轻人大概二十五六岁,身上穿着一件藏蓝色的大衣,有一种精英气质。

他目光一扫,便看到身负重伤的老徐。

“老徐!”他冲了上来,迅速拿出一颗疗伤丹药给他吃下。

卞正弘急道:“大哥,你终于来了。就是他们伤了老徐!你赶快把他们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男人便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,将他打翻在地。

卞正弘捂着脸,惊道:“大哥,你为什么打我?”

卞正纯气得脸色铁青。恨不得当场一脚把他踢死。

“你看看你干的好事!”他咆哮道,“你把我们卞家害惨了!”

说完,他回头看向唐明黎,脸色又变得苍白无比。

我连忙走过去,扶住唐明黎,也给他吃了一颗疗伤丹。

唐明黎直直地望着卞正纯。一句话都不说。

卞正纯立刻跑了过来,弯下腰,朝他深深鞠了一躬,说:“唐少,我弟弟有眼不识泰山,对您无礼。罪该万死。”

唐明黎搂着我的肩膀,靠在我的身上,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:“你认识我?”

卞正纯低着头道:“我曾在首都求学,有幸在一次宴会上远远地见过您一次。”

唐明黎呵呵冷笑了两声:“这么说来,你知道我的身份?今天的事情,是你主使的?”

卞正纯连忙道:“唐少。我们卞家不过是一个地方上的小家族,绝对不会跟唐家作对。今天我弟弟的所作所为,都是他个人的行为,而且,他并不知道您的身份。”

唐明黎冷笑道:“我参加过的宴会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,级别都不低。你能够参加那样的宴会,想必在首都有些人脉吧?”

卞正纯额头上冒出密密麻麻的冷汗,这是在问他的后台是谁了,到底说不说呢?

他的后台虽然很硬,但在唐明黎面前根本算不得什么,说出来反而把那位给卷了进来。

如果不说,唐明黎会轻易放过他们吗?

卞正纯将腰弯得更加低,脸色苍白地说:“唐少,我弟弟做出这样的混账事,与别人没有关系,我们卞家,愿意付出任何代价。只求让唐少放我们一条生路。”

我心中暗暗吃惊,唐家很强我知道,但是能把一个地方豪强给吓成这样,唐家到底有多强啊。

唐明黎侧头望向我,说:“君瑶,你打算怎么处置他们?”

我看了一眼卞正弘,他吓得浑身发抖,一看到他,我就想起当时用药将我迷晕,把我扔上尹晟尧床的那几个纨绔子弟。

这些人,以为自己手中有点权有点钱,就可以随意玩弄别人的命运吗?

而我们这些小人物,就只能忍气吞声吗?

我不甘心!我不甘心!

我的脸色冰冷,紧紧抓住唐明黎的胳膊:“如果不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,以后人人都觉得你唐少可欺了。”

卞正纯面如金纸,往后退了一步,几乎站不稳,唐明黎轻笑了一声:“我们走吧。”

我点了点头。扶着他上了车,卞正纯眼中闪过一抹阴狠,既然做低伏小都不能换来苟且偷生,不如鱼死网破!

他猛地一举手,四周的树林之中忽然响起枪声,无数的子弹如同下雨一般朝着车上扫来。

唐明黎一把抱住我,将我压倒在了车座下面,他的身上忽然出现了一道金色的光,将我们团团罩住,子弹打在那金色光罩上,全都弹开,比防弹衣还要厉害。

我心中暗暗吃惊,唐家果然家大业大,唐明黎满身都是法宝。

一轮扫射之后,四周忽然一片寂静。

卞正纯微微眯着眼睛,他认为,一个化劲巅峰的武者,一个三品的修道者,根本不可能和现代化的枪械抗衡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