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7章 不要爱上他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一轮扫射之后,连车子都被打成了筛子,我们必死无疑。

森林之中走出了一群全副武装的佣兵,卞正纯朝他们使了个眼色,他们端着枪,小心翼翼地靠了过来。

就在这时,唐明黎猛地起身,抓起一枚掉落的子弹,朝着卞正纯射了过去。

啪。

子弹穿过佣兵人群,准确无误地打进了他的额头。

卞正纯瞪大了眼睛。满脸的不敢置信,一缕血丝顺着他的鼻梁流淌下来,他直挺挺地倒了下去。

还没等那些佣兵反应过来,唐明黎再次扔出一把子弹,我也没有闲着,双手迅速掐着法印,一道道灵气化为无形的剑,朝着他们射去。

他们匆忙开枪反击,但已经晚了,无数的子弹和灵气剑穿透了他们的身体,将他们全都掀翻在地。

一阵阵枪声和惨叫声之后,只留下了一地的尸体。

我们下了车,活着的只剩下卞正弘、残废的老徐和那两个跟班了,几个年轻人已经被彻底地吓破了胆子,抱着脑袋蹲在地下一动也不敢动。

老徐硬撑着站起身,挡在卞正弘的面前,沉声道:“你们已经杀了卞家大少,这一个,我绝对不会让你们下手。”

唐明黎冷笑道:“你已经是强弩之末,还能做什么?”

老徐咬着牙道:“没想到我徐正田纵横一世。居然会折损在你们这两个小辈的手中。你这小子满身的法器,底牌之后还有底牌,别说是丹劲期,就是宗师,恐怕都拿你没办法。”

唐明黎笑了笑,说: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谁叫我投了一个好胎?”

我的心抖了一下,有些不是滋味儿。

他说的没错,投胎是个技术活儿,即使是相同天赋的人,投在豪门世族之中,从小就有数不清的资源,将来成就自然非常高,而投生在贫穷人家之中,一辈子只能给别人效力。

这就是差距。

我要努力十倍、百倍,在生死之间游走、战斗过无数次,受过无数的痛苦,才有资格和他们坐在一起喝茶。

可是,谁稀罕和他们一起喝茶了?

我正在胡思乱想,心中一个劲儿冒酸水,老徐道:“小子,就算你有再多的底牌,一个丹劲武者想要拼命,就算杀不了你,你身边这个丫头。却是能够杀的。”

唐明黎微微眯起眼睛,眼神变得十分危险。

老徐继续道:“今天你们已经杀了这么多人,也算是够本了,放过这孩子吧,我这条命。你们尽管拿去。”

“老,老徐。”卞正弘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,从小老徐就保护他们兄弟俩,他对老徐是有感情的。

唐明黎双手抱胸道:“我倒是很好奇,你一个丹劲中期的武者,在哪里不是一方豪强?何必在一个小小的卞家做供奉?还要给这种纨绔子弟做打手?”

老徐眼中闪过一抹隐痛,但坚定地说:“当年我好勇斗狠,与人结下了仇怨,仇人杀了我妻儿老小,还嫁祸在我的身上。我走投无路,是卞家老爷子救了我一命,还帮我报了仇。我这条命是卞家救的,这一辈子,我都会为卞家效命。”

唐明黎沉默了片刻。说:“你是个忠义之士,我一向敬重忠义之人,你带这小子走吧。”

老徐愣了一下,没想到他居然真的会放过卞正弘,微微点了点头,转身走过去,将卞正弘拉起来,拖进了车中,疾驰而去。

我皱起眉头,说:“明黎,你就这么放过他们吗?我们杀了卞家大少,他们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唐明黎冷笑一声:“我只说今天放他们走,什么时候说过放过卞家?”

说完,他的声音变得柔软起来:“这个你不用操心,我会处理好。”

我点了点头。心中还是有些不是滋味。

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矫情得很。

接下来这一路走得很顺利,车子在路上开了两天,我们没有走高速路,都是走的省道或者国道,唐明黎美其名曰说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看看周围的风景。

总觉得他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两天后,我们到了山城市,刚过收费站的时候,他接到一条短信,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,说:“卞家的事情,已经开始处理了。”

说着,他打开了收音机,里面正在播放新闻,说贵省的某个卞姓高官被双规,他的家族也因为各种各样的罪名,接受调查。

“这个高官就是卞家的保护伞,他倒了台,老徐也残废了,卞家就是一块大肥肉。贵省的其他家族会像饿狼一样扑上来,将它分食得连渣都不剩。”

我点了点头,没想到一个大家族,居然这么轻易就能倒掉。

“这就是世家大族的生存法则。”唐明黎说,“很多世家大族看起来钟鸣鼎食。繁花似锦,其实非常脆弱,只需要轻轻一推,后面的事情,自然有人会替你解决。”

我忍不住问:“那唐家呢?也是这样吗?”

唐明黎笑了:“唐家不一样。唐家和那些新兴家族不同。是数百年的大家族,树大根深,不是那么容易能推倒的。”

我点了点头,又听他说:“所以,有唐家庇佑,你会少很多麻烦。”

我怔了一下,摇头道:“天上从来不会掉馅儿饼,唐家要给我庇佑,我也要付出代价。我不想受到家族的束缚。”

唐明黎庇护我,我也付出了丹药作为酬劳。

双赢才能长久。不然迟早会厌倦的。

唐明黎沉默了一阵,点头道:“你说得对,就像现在这样,就挺好。”

将我送回家,唐明黎关切地说:“你虽然吃了疗伤的丹药,但身体还并没有完全好,好好休息,别累着了。”

我点了点头,关上了房门。

唐明黎,他对我真好。

在我最落魄,最需要帮助的时候,是他出手帮助了我,如果换了别的女孩子,肯定会不顾一切地疯狂爱上他,把他当成唯一的依赖和亲人吧。

但我不同,我受的伤太深,我不敢放任自己爱上他,却又想要和他亲近。

自从外婆过世,弟弟成了植物人之后,他可以说是我最亲近的人了。

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,这份亲近,会成为刺向我的刀。

或许,我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。

我心中太多的话,无人可以倾诉,只好打开黑岩TV的粉丝群。找到阴长生前辈,和他聊。

当他听到我的烦恼时,沉默了一阵,说:“元姑娘,暴君是个好小伙子,但他接近你,的确是另有目的。”

我一惊:“前辈,您知道些什么吗?”

“我知道的不多,但现在还不能说。”他轻轻叹了口气,说。“元姑娘,我不是在挑拨你们之间的关系,但是他的目的……恐怕你接受不了。”

我的心一片冰凉。

阴长生前辈是不会骗我的,唐明黎,你到底有什么瞒着我?

“元姑娘?”他见我久久不说话,忍不住轻声喊了一声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前辈,我没事。”

我的声音有一丝丝颤抖,阴长生说:“对不起,让你伤心了。”

“没有。”我露出一分苦涩的笑容,“我早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。”

“你也不必担心,如果你一直把他当朋友,不要爱上他,更不要嫁给他,就不会有事。”阴长生道,“他不会强迫你的。但是……”

他顿了顿,说:“你要小心他的家人。”

我握紧了拳头,唐家对我来说,就是一个庞然大物,唐明黎身上只不过有几件唐家的法器,就能打败一个丹劲中期的高手,可见唐家的底蕴有多么深厚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