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 治疗沈安毅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尹少,不请自来,还不问自拿,这不是君子所为吧。”我仍旧拿着刀,警惕地说。

尹晟尧往醋里又加了一瓣大蒜,说:“我本来就不是正人君子。”

我竟然无言以对。

“那么尹少,大过年的,你到我家来,有何贵干?”我冷静地道。

“饺子很好吃。”他把最后一个饺子吃下肚,擦了擦嘴,站起身来:“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。”

关你屁事!

我只敢在心里偷偷骂一骂,只觉得后槽牙一阵痒痒。

“马上就要过年了。”他眼神有些不自在,“想请你吃顿年夜饭。”

“年夜饭应该跟家人一起吃。”我说,“你干嘛请我吃?”

“我妈去了巴黎过年,我爸去了日本。家里那些亲戚我一个都不想见。”他说,“唯一想见的人,就是你了。”

我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:“尹少,你忘记我上次说过的话了吗?我们不会有合作关系之外的其他关系。”

“合伙人过年过节一起吃个饭,有什么奇怪吗?”他问。

你说得好有道理。我真心无法反驳。

我深深地吸了口气,将心里的愤怒给压下去,说:“那么,你想在哪里吃,吃什么?”

尹晟尧道:“就在你家吃吧,我吃遍了天下美食,都比不上你做的好吃。”

我顿时无语:“你就这么请我吃饭啊?”

尹晟尧朝桌子下点了点下巴:“我带了食材。”

桌子下有一只行李箱,打开箱子一看,里面居然放满了各种珍贵的灵植,还有几大块肉。

这些肉都蕴含着浓郁的灵气。应该是灵兽肉,虽说比不上云霞仙子给我的,但毕竟新鲜,似乎是刚刚切下来的,还散发着热气。

看到那些灵植,我就缴械投降了。

你有钱你厉害,土豪我给你跪了还不行吗?

“怎么样?”他说,“还满意你看到的吗?”

我满头黑线,你以为你是霸道总裁啊!

“就一顿。”我严肃地说。

“好,但必须是年夜饭。”他强调道,“大年三十那晚。”

我迟疑了好一阵,最终答应了。

我是一个没有原则的人,我真是个混蛋!

我一边自我厌弃一边开始收拾食材,好在尹晟尧并没有厚着脸皮赖在我家,我一件一件地检查那些灵植,六十年份的琥珀花,七十年份的蛛背草,还有一百年份的人参!

尹晟尧居然把这么多珍贵灵植用来做食材,真是暴殄天物啊!

我突然发现,这些灵植居然是炼制聚灵丹的材料!

聚灵丹是三品的丹药,之前的补灵丹之类已经不够三品修士使用了,聚灵丹能够聚集更多灵气,让修炼事半功倍。

尹晟尧知道我晋升了三品,所以才特意给我这些灵植的吗?

我握紧了拳头,我本不该接受的。但我想要变强,我不能失去任何一个机会。

大不了,就当做是他来找我炼丹,我帮他炼丹的提成。

想通了之后,我心里好受了很多。开炉炼丹,很快两天就过去了。

到了大年夜,尹晟尧准时来到了我的家中,桌上已经摆满了饭菜,香味飘出去,连楼上的住户都忍不住来敲门,想跟我要菜单了。

此时,电视里正在播放春节晚会,看着那些眼熟的演员,我又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。弟弟安毅坐在身旁,一边看春晚一边吐槽。

才不过一年而已,为什么像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?

“我看过你弟弟的伤。”他说。

我愣了一下,他一边吃一边说:“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问题,是魂魄离体了。药王谷中,有招魂之术。”

我激动而充满希望地望着他,他说:“这次我在东北立下功劳,父亲已经准许我请出了一件招魂法宝。”

我激动得双手发抖,几乎抓不住筷子。

“君瑶,我这次来,是来治疗沈安毅的。”他望着我的眼睛,一字一顿地说。

我骤然起身:“那我们现在就到医院去。”

“等等。”他平静地说,“先吃饭,今天是大年夜,把年夜饭吃了再去吧。”

“我现在哪有心情吃饭?”我焦急地说,“救人要紧啊。”

尹晟尧说:“大年夜子时,两年相交之时,正是招魂的最佳时机,现在时间还早。”

我缓缓地坐了下来。深深地望着他,他居然动手给我夹了一个鸡腿,说:“现在着急也没有用,多吃一点,待会儿才有力气。”

我点了点头,又重新拿起了筷子。

虽然吃了很多,但这一顿饭却吃得很不是滋味。

尹晟尧却吃得很香,吃完之后,还看了一会儿春晚,我心急火燎地望着他。快到十点的时候,他起身道:“走吧。”

我们来到了医院,只有几个护士值班,秦医生也回家了,我轻轻地抚摸床上的少年,眼泪又要流下来。

安毅,你一定要醒过来。

尹晟尧眼中有些不悦,说:“他不是你亲弟弟吧?”

“不是亲的,但比亲的还亲。”我怜爱地望着沈安毅,柔声道。

尹晟尧脸色有些阴沉:“他也把你当姐姐吗?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我奇怪地看着他,“不然还能是什么?”

尹晟尧勾了勾嘴角,在心中默默道,一个男人,是不会无缘无故对一个女人好的。

他从包里拿出了一面镜子,我忍不住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这是阴阳镜。”他翻过镜子。这面铜镜的背面铸刻着阴阳鱼的图案,阳鱼这边刻的全都是人间的情景,而阴鱼这边却刻着阴间百鬼。

“这面镜子,能够联通阴阳。”尹晟尧说,“是我们药王谷的至宝之一。”

我低声说:“你收服了东北所有的药材生意。这么大的功劳,本来能换更多的好东西吧,你却用来换了这面镜子……”

“这是我犯下的错误。”尹晟尧抬起眼睑,深深地望了我一眼,说。“我不想你恨我。”

我握紧了拳头,有些伤,是治不好的,而有些事情,是无法弥补的。

墙上的挂钟指向了十二点。钟声敲响,外面远处有烟花炸响,到处都能听到人们的欢呼声。

尹晟尧站在床尾,在阴阳镜背后一拍,嗡地一声响,铜镜竟然飞了起来,悬浮在病床的上空。

尹晟尧双手结了一个法决,开始念诵咒语。

这种咒语听起来十分陌生,像是某种古老的语言,根本无法听懂。

我不敢置信地望着他。他,他不仅仅是个武者,居然也是一个修道者!

他居然藏得这么深,我之前在东北和他同吃同住这么多天,居然完全没有发现!

我突然想起。当时在化工厂里的时候,他将我掠走,速度快得惊人,力量也强得惊人,绝不仅仅只是个化劲武者!

他居然灵气和内力双修!

这需要多么可怕的天赋!

这世道就是如此不公平,有的人天生就是天之骄子,不仅出生在世家豪族,有着数不清的资源,还拥有着别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强大天赋。

他念诵的速度极快,手上的法决也打得很快,每打一个法决,就有一道金色的光从他手中飞出,打在阴阳镜上。

我在心中爆了一句粗口,他居然是个三品修道者!

难道,武者其实并不是他的第一身份,修道者才是吗?

一连打了六六三十六个法决,每打一次,阴阳镜就亮起一层金光,三十六个法决打完,阴阳镜镜面之中荡漾起一层浅浅的涟漪。

涟漪之中一片漆黑。什么都看不见,但能够听到大片大片凄厉的鬼哭狼嚎。

“镜子那一边,是地狱吗?”我皱着眉头问。

尹晟尧的神色有些凝重:“恐怕不是地狱那么简单。君瑶,你来叫他的名字。你是他最亲近的人,只有你叫。他才能听见。”

我点了点头,开始大声呼唤。

“安毅!沈安毅!我是姐姐,你快回来!快回来啊!”

喊着他的名字,过去的点点滴滴袭上心头,我鼻子一酸,声音竟然变得哽咽。

“安毅,我一个人过得好辛苦。”我声音颤抖着说,“你听到了吗?你听到了就赶紧回来!你说过,等你大学毕业了,要挣很多很多的钱,如果我嫁不出去,你就要养我一辈子的!你难道说话不算话吗?”

尹晟尧的脸色更黑了,他突然有点后悔,如果真的唤醒了沈安毅,说不定就会多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。

我一直喊了很久,喊得喉咙都有些沙哑了,仍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。

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我焦急地问。

尹晟尧说:“或许……他并不想回答你。”

不知为何,这个结论让他感觉很开心。

“不可能的。”我高声道,“安毅不会抛下我不管的,一定是他没听到!”

我继续喊着,一声一声,听得人心酸。

尹晟尧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他终于知道,这个弟弟在我心中的地位有多高了。

“姐……姐……”

我一惊,心中一阵狂喜:“安毅,是你吗?”

“姐姐……是我……”

虽然那声音很小很小,几乎要淹没在鬼哭狼嚎之中,我却听得清清楚楚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