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 放过我好不好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安毅!你快回来!”我焦急地喊道,“你知道姐姐有多担心你吗?”

“我……不能……回来。”

“安毅,别怕,姐姐现在有本事了,姐姐会救你出来。”

“我不走……我还有事情……没有做完……”

我愣了一下,难道安毅待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,是自愿的?

为什么?我想不通。

“姐姐……你放心,我会回来的……”那声音越来越低,然后彻底消失了。

之后,无论我怎么喊,再也得不到回音。

这时,挂钟敲响了凌晨一点,阴阳镜再次亮起金光,镜中那黑暗世界消失了,它又恢复成了一面普通的铜镜。落回了尹晟尧的手中。

我失魂落魄地跌坐在椅子上:“他为什么不回来?难道……他讨厌我吗?”

“你别胡思乱想。”尹晟尧走过来,按住我的肩膀,“说不定,他在那边有什么机缘。”

我心中一惊,机缘?

对了。很多小说里都有写,主角因为遭遇车祸,来到某个异世界,然后得到金手指,遇到种种奇遇,成为一代强者。

难道,安毅也会成为一个强者?

我心中重新升起了希望,握了握拳头,说:“你说得对,安毅虽然年轻。却是一个懂分寸的好孩子,他既然不肯回来,自然有他的理由。我只要替他守护好着具肉身就好了。”

我陪了安毅一会儿,出门回家,因为之前打过招呼,因此我们这么折腾,护士也没有来问,只是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看着我们,就像在看两个疯子。

回到家,我掏出钥匙,正要开门,忽然对面的房门开了。

我转头一看,居然是唐明黎。

他本来面带笑容,但一看到跟在我身后的尹晟尧,脸色顿时就黑了。

我本能地说:“明黎,我可以解释……”

“他是你的什么人?你要向他解释?”尹晟尧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的意味,挑衅似的看向唐明黎。

唐明黎眼中怒气汹涌,仿佛两把锋利的刀,要将我的皮活生生刮下来。

他径直来到我的面前,咬着牙说:“原来,你对我这么绝情,就是为了他吗?”

“不是……明黎,其实他只是……”

不等我解释完,唐明黎就粗暴地打断了我,他气得双眼发红。几乎失去理智,用力抓住我的双肩,说:“今天是大年夜,你居然跟着他一起出去,难道你们俩像那些小情侣一样。出去看烟火了?元君瑶啊元君瑶,难道你都忘了吗?当时他是怎么对你的?”

我仿佛被人当头打了一棒,怔怔地望着他:“你……知道?”

唐明黎也愣了一下,他太过气愤了,居然口无遮拦,把最不该说的说了。

“原来……你都知道的吗?”我后退了两步,眼神空洞,声音颤抖,“我早该想到的,像你这样身份的人。又怎么会查不到呢?”

“君瑶……”他伸手想要再次抓住我,却被我一巴掌拍开了。

“君瑶,你听我说……”他的声音里有了一丝焦急。

“既然你早就知道我不干净了,为什么还要来接近我?”我抬头看着他,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滑落。“为什么你还要说你喜欢我?还说要和我在一起?你知道吗?我差一点就信了!”

“我所说的那些话,都是真心的。”他认真地说,“我根本不在乎你的过去,我看中的是现在的你。所以我不能接受,你居然抛下我,和这个伤害过你的男人在一起!”

他又气又急,继续道:“难道你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吗?居然会爱上一个曾伤害你至深的男人?”

斯德哥尔摩综合症,是指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,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。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、依赖心、甚至协助加害人。

我浑身发抖,带着一丝颤音道:“唐明黎,我的身上到底有什么让你感兴趣的东西,让你这么费尽心机地接近我?你真是好算计啊,知道我刚刚受到伤害,没有钱给弟弟治病,走投无路了。你这个时候出现,向我伸出援助之手,我就会对你感恩戴德,打心底地信任你,甚至爱慕你。”

我忽然笑起来,笑声凄厉:“唐明黎,你差一点就成功了!还好我有自知之明,知道像你这样的人,是不可能爱上我的,所以我控制住了自己。我没有爱上你,真是太好了。”

听到这句话,他的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色。

我脸上的笑容苦涩而冰冷,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:“其实我早就猜到了,我本来早就该离你越远越好,免得有一天被你伤害。但你对我太好了,从小到大,除了外婆和弟弟,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,所以我迟疑了,我想要多感受一下有人关心,有人疼爱的感觉,但这只是一个梦,无论梦境多么美好,总有醒来的一天。早些醒过来。也好。”

说罢,我后退了一步,走进了屋子,猛地关上了房门,将他们俩都关在门外。

我终于没有忍住。蹲下身来,抱着自己的膝盖大哭。

“君瑶,你开门!”唐明黎敲打着我家的防盗门,焦急地说,“你听我跟你解释……”

“解释什么?”尹晟尧嘴角带着一抹讥讽的笑意。“解释你接近她的动机吗?你真的敢说出来吗?”

唐明黎回过头,身上弥漫起一股森然的杀意。

尹晟尧道:“怎么?想打一架?”

青铜剑出现在唐明黎的手中,此时的他,浑身萦绕着一股黑气,如同魔鬼一般恐怖。

“要打可以。不要在这里打。”尹晟尧说,“让君瑶好好静一静,我们另外找个地方,切磋切磋。”

“住口!”唐明黎以刀指着他,怒道,“我不允许你叫她的名字,你伤她那么深,根本不配!”

这下子,连尹晟尧也怒了,他微微眯起眼睛:“很好。唐家大少,咱们之间的恩恩怨怨,今天可以来个了断。”

“随时奉陪。”

他们走了,也不知道他们去哪些打架了,反正男人都这样。一言不合就动手。

不过已经与我无关了。

我擦干净了腮边的泪水,站起身来,目光变得冰冷坚毅。

到最后,我所能依靠的,只有我自己。

我的变强之心,从来没有这么强烈。

我又炼制了两炉聚灵丹,关上房门闭关修炼,管他外面打得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当我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初七的下午了。

春节长假已经过去,很多人都已经上班上学,我觉得门外似乎有人,用神识一扫,发现唐明黎竟然坐在门口,靠着房门,满身都是伤,似乎太累,已经睡过去了。

我不想再见他,收拾了一下。便带着行李从窗户跳了出去。

虽然这里是十三楼,但以我现在的修为,不过是小事一桩。

“你要去哪儿?”在我落地之时,忽然从旁边大树之后走出一个人来,正是尹晟尧。

他的身上也有伤。俊俏的脸颊之上还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疤痕,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是不可能消除的。

我冷着一张脸,说:“和你无关。”

“我和唐明黎这七天每天都要打一场。”他苦笑一声,“居然只换来你这么一句绝情的话。”

“谁让你们打了?”我冷冰冰地说,“尹少,不管是你,还是唐少,你们有钱有势,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?我求求你们了,别再把主意打到我的身上,我只是个什么都没有的普通小修士,你们就当做做善事,放过我好不好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