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3章 女人的香味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可诡异的是,那些阴气居然冲破了朱砂。

我彻底惊了,这可是特质朱砂,至阳之物,力量非常地强,这些阴气居然都能冲破?

【主播这是在干什么?我怎么觉得情况有些不妙啊。】

【难不成这个胖子要尸变了?】

【糟了!这个死胖子常年杀人,旅馆中阴气冲天,他体内也聚集了浓郁的邪气,如今被人杀死,所有的阴气都会倒灌进他的体内,把他变成恐怖的厉鬼!】

这时,阴长生前辈的声音也在我耳机里响了起来:“元姑娘。这个人杀生太多,手段又极其残忍,一旦让他化为厉鬼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我咬了咬牙。转身对宋成玉道:“借你几滴血一用!”

宋成玉警惕地望着我,怀疑地问:“你想要我的血干什么?想要对我下咒?”

我气急败坏地冲他吼道:“这个死胖子要化鬼了,等他吸收完了阴气,实力会直逼厉鬼。而且因为残杀太多生命,怨气集聚,他所会技能也会很多,到时候我们俩加起来。都未必是他的对手!”

宋成玉皱起眉头:“你不要危言耸听,我杀过的恶人不计其数,比他更加残忍邪恶的也不是没有,从来没听说过鬼化。”

“每个人的情况不同!”我急道。“他的八字肯定属阴,再加上各种机缘巧合,才会鬼化。一旦让他鬼化成功,他会变得比生前更加凶残,到时候不仅我们要死,还会连累很多普通人命丧他手!”

宋成玉盯着我的眼睛,似乎看出我不是在撒谎,冷声道:“为什么不用你自己的血?”

“我是女人,生辰八字又属阴,用我的只会给他加血!”我急道,“你是丹劲武者,身上血气浓郁,用你的血最合适。时间紧迫,请你务必相信我这一次!”

宋成玉死死地盯着我,我满心焦急,恨不得冲上去放他的血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。已经死亡的胖老板,居然翻了个身,猛地睁开了眼睛,眼珠不见了。双眼一片血红。

我大惊,焦急地说:“他要鬼化成功了!”

宋成玉脸色凝重,侧过头来狠狠地瞪着我,说:“如果让我知道你骗我,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你。”

说罢,他伸出食指,在自己手心里一划,殷红的鲜血汹涌而出。我立刻将那些血加进朱砂之中,然后扒开尸体的胸膛,在他满是脂肪的胸膛上画了一个符咒。

这次符咒没有晕开,反而亮起一层淡淡的金光。

死尸忽然浑身剧烈地抖动起来。我目光冰冷,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这个卑劣肮脏的灵魂,就应该打入十八层地狱,日夜受脱皮露骨、折臂断筋之苦,永世不得超生!”

说罢,我快速打开一个红色绒布包,里面是我用来针灸行医的金针。

我将这些金针全部染上朱砂,然后迅速刺入死尸全身的所有大穴,封住他的命穴,然后双手掐起一个法诀,金针抖动不休,针与针之间。竟然由细如蛛丝的金光互相连接,在死尸身上组成一个金色阵法。

“天有三奇日月星!通天透地鬼神惊!若有凶神恶煞鬼来临!驱魔斩妖不留情!”我快速掐了好几个法诀,然后往尸体上一指:“急急如律令!敕!”

死尸如同案板上的鱼,剧烈地抖动了一阵,然后渐渐地安静了下去。

我乘机走上前,用流星剑一剑斩下了他的头颅。

人头滚动,最终那双血红的眼睛恢复了正常,缓缓地闭上了。

我长长地松了口气。将流星剑上的血液擦拭干净,说:“古代穷凶极恶之人要被砍头,是有道理的,而且必须是在午时问斩。这个时间阳气最旺,又被砍去了头颅,无法变成恶鬼,为祸一方。”

宋成玉沉默地望着我。我说:“好了,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。”

他却没有急着动手,而是问:“我师弟……真不是你所杀?”

“恕我直言,你师弟没有让我杀的价值。”我说。“我又不是傻瓜,怎么会做这种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?”

【刚才主播真是帅得惊天地泣鬼神,不愧是我的女神!】

【这个宋成玉居然真的把血给主播了,看来也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。】

【如果他这个时候还不相信主播,那就傻到家了。】

宋成玉沉吟片刻,道:“元女士,就算我相信你,我师父也一定不会相信,你的确有最大的嫌疑。”

“那么,你想怎么样?”我问。

“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查出真正的凶手。”宋成玉道,“到时候,你能洗清嫌疑,我也能为师弟报仇,如何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我点头道,“如果一开始你们就如此明事理,又何必闹得如此之僵?”

他笑了笑。没有说话。

我心中明白,如果不是我表现出强劲的实力,就算他们知道有疑点,也会毫不犹豫地动手。宁可错杀一千,不能放过一个,就算最后知道我不是凶手,又如何?反正杀就杀了。

这就是他们的丛林法则。

要想活命。必须变强。

我关掉了直播,打电话报了警,便和宋成玉一起离开了这家旅馆,前往索尔达酒店。

虽然童清风已经死了好几天了。但总统套房还贴着封条,当然,刚发生命案,也不会有人愿意入住。

我刚一进门,就发现有些不对劲,

“这房间里,还残留一丝异能波动。”我说。

“你的意思是,杀死我师弟的。是个火系异能者?”宋成玉问。

我点头道:“虽然我也经常使用御火术,这些法术与异能表面看起来相同,其实使用的力量并不一样,普通人无法分别。但修道者一定能察觉到。”

“都已经过去好几天了,你居然还能察觉?”他有些不信。

我笑了笑,说:“我的神识比一般修道者要强得多。”

宋成玉道:“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,没有任何证据。”

我在心中暗暗嗤笑了一声,你要是真相信证据,就不会一上门就要打要杀了。

房间的地面上还用粉笔画着童清风死亡时的形状,宋成玉仔细看了看,说:“我师弟被杀之时,刚刚从浴室出来,他快步走向床铺,凶手应该躲在天花板上,骤然跳下,将一团火焰打在我师弟的身上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皱了皱眉头,道:“以我师弟的实力,不可能头顶上藏了一个人还没发觉啊。”

我的目光落在床上,说:“童先生为什么这么急着上床呢?床上有什么吸引他的东西?”

宋成玉心中一动:“你在暗示什么?”

我伸手在床上摸了摸:“我怀疑,当时房间里除了童先生和凶手之外,还有一个人。”

“一个女人?”宋成玉挑了挑眉毛。

我掀开被子,低头闻了闻,说:“有一股香味,是女人的体香。”

我们找到酒店,要求查看当晚的录像,刚开始酒店不愿意,宋成玉冷着脸打了个电话,经理立刻赶来鞠躬道歉,表示一定配合我们调查。

我们看了当晚的录像,童清风是一个人来的,之后也没有人进过他的房间。

那么,那个女人是从哪里来的?

“或许从来都没有这个女人。”宋成玉冷声道,“一切都只是你在自说自话而已。”

我毫不客气地说:“如果摄像头真的录下了什么,就轮不到我们来调查了,警察早就抓到凶手了。”

宋成玉被噎了一下,冷哼一声。

就在这时,耳边忽然响起云霞仙子的声音:“哎呀,元丫头,这是一只‘艳妖’啊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