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4章 又晋级了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倒抽了一口冷气,惊恐地望着他。

“你说,我要拿你怎么办才好?”他死死抓着我的双肩,说,“我该不该把你关一辈子,免得让你成为我致命的弱点?”

我心头生出一股怒火,用力挣脱开他的手,怒道:“别说得像我害了你似的,没有我,你现在都已经在棺材里烂成渣了!你得到了生命,得到了强大的力量,还有什么不满意?又想要好处又不肯付出代价,哪有这样的好事?不如介绍给我吧!”

高晗望着我不说话。

“你以为你受了天大的委屈吗?”我不依不饶地继续说,“这世上比你凄惨的人多了去了。之前的二十年,我过的是什么日子?我受了那么多侮辱,不也好好地活了下来吗?”

我咬了咬牙,道:“你要是不愿意要我给你的这些东西,你还可以去死啊。反正你小时候就应该死了。”

“你!”他危险地眯了眯眼睛,忽然笑了:“你说,我如果将你的秘密公之于众,会怎么样?”

我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,脸色霎时变得雪白,我无法想象会有什么后果。我会被某个大势力抓起来,日夜不停地抽血,直到我死的那一天。

我恐惧的神情似乎取悦了他,他满意地放开我,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,我望着他的背影。握紧了拳头,我……应该杀他灭口吗?

想到这里,我又暗暗苦笑了一声,现在不是应不应该的问题,而是我根本没有那个本事杀他。

我犹豫了一下,说:“你……真的要将这个秘密公之于众吗?”

他勾了勾嘴角:“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。”

我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不,你不会这么做的。你这样等于将自己的弱点公之于众,对于你这样的人来说,绝对不能忍受这一点。”

他冷冷地喝着酒,没有说话。

看来,我猜对了。

“既然如此。不如我们都各自保守秘密。”吃了丹药,我的力量恢复了一些了,从床上下来,缓缓走到他的面前,道,“互惠互利,多好,何必互相伤害呢?”

他沉默地凝视我良久,最后露出一道笑容:“说得好,互惠互利,可是你的惠和利都给了那两个小子。”

这话听着怎么这么酸?

我勉强露出一道笑容,说:“这样吧,以后你拿着药材来找我炼丹,我只抽三成。”

高晗笑了笑,说:“一成。”

我急了:“你这也太坑了,黄世仁啊?”

他笑着道:“刚说了互惠互利,转眼就反悔了?”

“你这叫互惠互利吗?”我愤怒地道,“你这是敲诈!”

他眯起眼神,身后忽然轰地一声,张开了一对漆黑的翅膀。

那翅膀是黑色能量聚集而成,我顿时感觉一股危险的气息迎面扑来,忍不住后退了两步。

“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。”他冷冷地盯着我说,“你是我的俘虏。”

我心中发寒,这个男人喜怒无常。前一刻还和你有说有笑,下一刻就能要你的命。

我还是先顺着他吧,好汉不吃眼前亏。

“好吧……一成就一成。”我咬着牙,心里流着泪说。

“很好。”他身后的翅膀哗啦一声就收了回来,那股巨大的压力消失了,我才暗暗松了口气。

我小心翼翼地问:“高……先生。”

“我不喜欢别人称呼我为‘先生’。”他冷着脸说。

就你事多!

我的笑容有些勉强。说:“高晗,能不能放我回去?还有那几个普通人,也放他们回去吧,咱们俩的事,没必要牵连到别人。”

也不知道我这句话到底哪里取悦到他了,反正他有些高兴,说:“你先把吸收的冤孽气炼化掉,那边的事情,我去处理。”

说罢,他走出门去,张开翅膀,猛然而起。飞入了夜色之中。

我本想偷偷逃走,又怕触怒了他,只得盘腿坐在床上,开始炼化储存在丹田里的冤孽气。

修炼无岁月。

当完全炼化之后,我感觉体内的灵气十分浓郁,而境界也有些松动了。立刻将全身的灵力都化为一道洪流,朝丹田之中冲刷而去。

啪啦。

体内响起玻璃碎裂的声音,丹田内涌出一股激流,一遍又一遍地冲刷经脉和血肉。

它在锤炼我的肉身!

我的身体发热发烫,仿佛置身于火焰之中。

痛,很痛。

我咬着牙,硬挺了下来。

当我睁开眼睛之时,看到高晗正坐在对面,淡淡地望着我。

“今天是几号?”我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,连忙岔开话题。

“你修炼了半个月。”他说,“恭喜晋级。”

我喜不自胜,没想到我才晋升三品没多久。就再次晋级了,运气还不错嘛。

这时,我闻到了身上弥漫的汗臭味,还带着一抹诡异的酸臭,就像陈年老酸菜的味道,连忙说:“有浴室没有?”

他朝旁边一指,我连忙钻了进去,浴室里装修得非常豪华,我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,出来的时候,发现床上放着一套崭新的衣服。

“把衣服换上。”他说,“跟我去一个地方。”

我皱了皱眉头,拿上了衣服,进浴室里换好,是一件酒红色的巴宝莉羊绒混纺风衣,配上一条黑色长裤,还别说,挺合身的,穿上之后显得很知性。

我从浴室里出来,他将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,点了点头:“走吧。”

他一把抱住我的腰,背后黑色能量化为巨大的翅膀,带着我腾空而起。

我们又飞回了轻轨,乘车离开了异世界。又回到了山城市之中,我看着外面鼎沸的人声,来来往往的汽车,大商场外的广告牌,甚至连汽车尾气,都觉得非常亲切。

“你看那姑娘,皮肤好好啊。”我耳力极好,听到坐在十几米外,一个小女孩正拉着她男朋友,小声道,“不知道是用的什么护肤品。”

我摸了摸脸颊,肉身再一次锤炼之后。我的肌肤更加完美,没有化妆,却跟化了妆似的,看不到半点的瑕疵。

“人家是有钱人啦。”他男朋友酸溜溜地说,“你看她身上穿的衣服,是巴宝莉的最新款,七八万呢。”

女孩子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:“谁叫人家找了个高富帅老公呢,你看她旁边坐的那个,又帅,又有气质,还有钱,跟模特儿似的,再看看你,吊丝就是吊丝。”

她男朋友不屑地哼了一声:“那又怎么样,还不是跟我们一样挤地铁?”

我有些无语,高晗嘴角始终带着一抹冰冷的笑意,我心中暗想,这是个心机深沉,心狠手辣的男人,还是不要轻易招惹的好。

这样想着,我便悄悄地往旁边移动了一下,他淡淡看了我一眼,我觉得觉得头皮一阵发麻。

“到了。”他带着我出了轻轨站,我们又回到了之前那家咖啡馆。他的棕红色玛莎拉蒂就停在咖啡馆地下的停车场里。

我又坐上了他的玛莎拉蒂,疑惑地问:“我们这是要去哪儿?”

“去杀人。”他淡笑道。

他的口气,就像在讨论今天的天气。

“杀谁?”我皱起眉头。

“你很快就知道了。”

此时正值午饭时刻,玛莎拉蒂停在一座赫赫有名的酒店之前,穿着礼服的门童连忙迎了上来。

高晗将车钥匙扔给他,带着我走进了电梯。

但这电梯并不是往上的。而是往下。

这家酒店最好的包房,在地下一层。

从电梯出来,外面的装潢高调而奢华,两名身穿白色旗袍的美貌少女面带微笑,欠身道:“欢迎光临,请问两位有预定吗?”

高晗拿出一张卡片。递给女侍应,她们接过来一看,脸色顿时就变了。

黑金卡!

两人立刻变得热情起来,脸上堆起迷人的笑颜:“黑金卡不需要预定,可以随时用餐,我们的公爵包房还空着。两位这边请。”

我们来到了一间特别豪华的包房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甜香,闻着特别舒服。

点了一桌菜,我奇怪地问:“你就带我来吃饭?”

“不,我是来找人的。”他说,“我找的人,就在隔壁。”

隔壁是侯爵包房,我用神识往里面一扫,酒桌上正觥筹交错,几人酒意正酣。

桌上有三个男人,以那个年轻人为首,他大概三十岁,身穿藏蓝色大衣,长相俊美,那个中年男人似乎是他长辈,却以他为尊。

而对面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西装革履,一看就是商道上的成功人士。

“高少。这次能够请到您,我们春源集团真是蓬荜生辉啊。”成功人士笑道,“有您这位精神系异能的高手在,我们岑家的大劫肯定能够安然度过。我的那个仇家,肯定不是您的对手。”

被称为高少的男人淡淡道:“谭总,说说你这个仇家吧。”

“是。”谭长春陪着笑脸说,“我十五年前刚刚出来做生意的时候,因为有些急于求成,没有手下留情,让竞争对手破了产。谁知道那家人想不开,居然集体服毒自杀。死也就死了,没想到那户人家还有个儿子,被海外一个武者看上,收为了弟子,带去了海外。他知道自己家人都自杀后,居然打了越洋电话回来威胁我,说武功练成之后,会回来报仇,取我的性命。你说,他们一家明明是自杀的,生意场上有得有失,破产也很正常,他们自己想不开,却赖在我头上了。唉,太不讲道理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