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章 有实力才有尊严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满满一桌子的饭菜,他吃得很起劲,我却味同嚼蜡。

不过,每次吃完了,他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好。

到了第六天,他吃完了早饭,忽然起身道:“走吧。”

“去哪儿?”我问。

“报仇。”

我真不想去,谁稀罕看你杀人啊。

不过,再大的意见也只能忍着,谁叫人家比你强呢?等将来我突破了五品、六品,也能想怎样就怎样。

高家的总部在山省,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了一辆越野车,带着我一路向东边开,一直开了大半天,华灯初上之时,我们进入了山省的风云市。

高家,在风云市只手遮天,掌控着全市的商业。高家家主哪怕是跺一跺脚,都能引得全市地震。

而此时,整个高家却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。

高家正厅大堂之上,家中的重要人物正在开会,高坐在上首的,是高家家主高建国。

高建国沉着脸。目光在屋中扫过,说:“老五说的这件事,你们怎么看?”

他是高咏的父亲,膝下有三个儿子,其中最有出息的就是高咏,他也对他寄予了厚望,没想到居然被人杀了,他心中悲痛又愤怒,但他城府极深,面上居然看不出来。

“家主,我认为,这个人根本就不是高晗。”有人道,“高晗当年死得不能再死了,这一点,我们都亲自查探过,他不可能起死回生。”

另一人道:“我看不一定。你们别忘了,当年素媛带走了高晗的尸体,到现在那具尸体都还下落不明。”

当年,高家众人认为这个没有异能的小孩子辱没了祖宗,不配进家族墓地,要素媛另外找地方安葬,素媛就带走了尸体,后来她回来,也没有提过人葬在哪里。

“死都死了,还能复活?”

“呵呵,你不知道,有一种假死的药吗?当年老三实力高强,手中各种丹药有很多,说不定就有假死的呢?”

“他们这么做是想干什么?”一个老太婆道,“就为了离开高家?呵呵,高家又没有囚禁他们,他们想走就走好了,谁还会留他?”

几个知道实情的人都互相看了看,当初素媛也提过要带高晗离开,但他们不允许,害怕他们带走高晗父亲留下来的遗产。

他们就是死,也得死在家族之中,这样,他们就能名正言顺地拿走那些宝贝了。

“不管他是不是高晗,他已经放了话,要来找我们高家的麻烦了,我们就要想个对策。”一个年级很大。留着长胡须的老者说。

“建国啊,你问过老五了吗?那个人是什么修为?”老者说,“咏儿是三级,他怎么也该是四级吧?”

高建国沉默了半晌,说:“二叔公,老五说。他是六级。”

“什么?”众人大惊,那位二叔公差点没握住手中的拐杖。

“建国啊,这,这可不能乱说啊。”二叔公颤颤巍巍地站起来,说,“六级黑暗系异能者?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?整个华夏都找不出几个来。他要真是高晗,也不过二十八九岁,也不该有这么高的修为啊。”

高建国脸色阴沉地说:“我也不信,但老五咬定是六级。”

“哼。”那老太婆道,“老五是怕保护咏儿不利,回来被责罚,所以才故意把对方的修为说得那么高。”

众人闻言。都觉得说得有道理。

这时,有一个年轻人说:“家主,我们不能小看了敌人,这种时候,还是把老祖请出来吧。”

“高琴,你别危言耸听。”二叔公大声道。“老祖说过,不要家族生死存亡的时刻,不要去打扰他。要是让他知道,我们为了一个区区小辈就去打扰他修炼,老祖怪罪下来,这个责任谁来背?”

高琴皱眉道:“二叔公,五叔是个稳重的人,不可能会随随便便撒谎的。如果敌人真的是六级,我们这里,没有一个能抵抗得了。”

二叔公冷哼一声道:“妇人之见,我当初就不该同意你这个小毛丫头参与议事。”

高琴眼底闪过一抹怒意,却没有任何办法。她的天分是很高,但家族之中也讲究论资排辈的,二叔公的辈分太高,光用辈分就能把她砸死。

“好了。”高建国道,“不管如何,我们都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,准备好应战。”

“家主,我看呐,也不必太担心。”二叔公说,“说不定那人只是说说,并不敢真的上门,毕竟我们家还有老祖在呢,他不怕别人,总得怕老祖吧。”

众人也都点头道:“二叔公说得有道理。”

“这些年想要对付我们高家的还少吗?谁敢动?有老祖的名号镇着,都不用老祖出手,那些人全都闻风丧胆,逃之夭夭了。”

“呵呵。”一声冷笑破空而来,众人悚然一惊。纷纷站起身来。

“谁?”

高晗搂着我的腰,从天而降,落在大厅外面的天井之中。

我满头黑线,其实我可以自己走的,我已经三品修为了,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。

不过……还是顺着他吧。

一落地,我就立刻退到一旁,既然是观众,就不要搅合进去的好。

高晗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,说:“大伯,好久不见了。”

高建国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几遍,与记忆中那个小少年比对了一下,心中一惊。

居然真的是他!

在座的众人都曾经觊觎过高晗的家产,自然对他的模样印象深刻,如今一看,都觉得像。

一时间,众人脸上的神色都很精彩。

“各位没想到吧?”高晗笑道,“我高晗。居然活着回来了。”

众人静了一会儿,二叔公自恃辈分最高,开口道:“高晗,你既然是我高家的人,没有死就该回高家来。你不回来也就算了,我们也没有计较你的过错。你怎么还气势汹汹地杀回来,要找我们算账?你要算什么账?在座的都是你的长辈,你对长辈如此无礼,你母亲是怎么教你的?”

他不提高晗的母亲还好,一提到母亲,高晗背后的黑色翅膀猛地张开,吓得众人又后退了一步。

高晗脸上始终带着那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,缓缓说:“正好,我想问问,当年我母亲回家族来取我父亲留下的东西,结果不明不白地吊死了,到底是谁干的?”

众人互望了一眼,都没有说话,二叔公又道:“高晗,你母亲当年是丧父丧子,伤心过度,才会上吊自杀,你是听了谁的挑拨离间?”

高晗的目光意味深长:“当年母亲亲手将我救活。又怎么会因为我死了而上吊?”

二叔公被噎了一下,脸色有些难看。

高晗眯起眼睛,语气变得森冷刺骨:“到底是谁,害死了我母亲?”

没有人答话,高晗道:“要找出来,也容易。就看看当年我父亲的遗产在谁手中就行了。”

他看向其中一人,说:“高匀,你藏在袖子里的短剑,是我父亲当年从海外荒岛上带回来的吧?”

那个叫高匀的中年男人脸色发黑。

高晗又看向另一个人:“高振,你儿子服用的那枚洗髓丹,是我父亲留给我十五岁的时候用的吧?”

高振的眼神有些飘忽。

高晗又说:“高枫,你手中那个日进斗金的公司,似乎也是我父亲的吧?”

他一个一个地点了出来,我听得目瞪口呆,这些人抢劫啊,不说高晗父亲的财产,就是高晗母亲的嫁妆。都被他们瓜分得一分不剩。

我忍不住插了一句嘴,说:“堂堂一个世家豪族,居然为了一点东西谋财害命,杀死自己的家人,眼皮子浅成这样,今天我真是大开眼界。”

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的身上。二叔公怒道:“你是谁?我们高家人说话,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言。”

我瞥了他一眼,说:“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你们都干得出来,难道还怕人说吗?”

“住口!”二叔公还从没有被人这么不客气地反驳过,手一挥,一道冰剑朝着我刺了过来。

这个老头子也不过是三级初期的异能罢了,我掐了个法诀,一指,虚空之中同样凝出了一道冰剑,迎了上去。

两根冰剑撞在一起,二叔公的冰剑被直接击碎。然后夺地一声,钉在了他面前的地面上。

二叔公吓了一跳,后退了好几步,差点没有站稳,旁边两个小辈连忙伸手扶住。

他指着我,脸色发白地说:“你。你是个修道者?”

我目光冷淡地望着他,一语不发。

高晗道:“怎么,谁都不肯说吗?”

高建国大步走出来,沉着脸说:“当年的事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,你无凭无据,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们?倒是我儿子的事情,我要跟你算算账。”

高晗冷笑道:“高咏当年将我从楼上推下,差点害死我,现在我和他的账已经结了。”

高建国脸色骤变,怒道:“信口开河!既然来了,就留下命来吧!”

说完,他磅礴的精神力化作一股洪流,朝着高晗汹涌而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