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章 和我作对,没有好下场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唐进脸色更佳难看了,我呵呵笑道:“你监视了我这么久,难道不知道,跟我作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的吗?”

我将那尊炼丹炉拿起来,说:“这尊丹炉,就当作你们唐家的赔礼了。如果还有下次,我不会放过你。”

“和唐家做对,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。”唐进咬着牙说。

我嘴角上钩,露出一道自信的微笑:“那你可以试试。看到时候老天爷是庇佑我这个鸿运女,还是保护你们唐家。”

唐进被我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我从天云阁走出,尹晟尧似笑非笑地望着我,说:“看来我今天是多管闲事了,没有我,你一样能解决。”

我的语气放缓了一些,说:“无论如何,我都很感激你来救我,尹少。”

“你没必要跟我客气。”他认真地说。“我们有交易,算是半个合伙人,不是吗?”

我朝他勉强笑了笑,说:“我会报答你的。”

“你很伤心?”他走上前来,轻轻按住我的肩膀,说。“你对唐明黎用情就这么深吗?”

“被自己的好友背叛,谁都会伤心。”我低着头说。

他轻轻叹了口气,说:“你身份特殊,是幸运也是不幸。你一定要保守这个秘密,不要让别人知道,不然你会麻烦缠身。”

我抬起头,认真地看着他,说:“那么你呢?你接近我,又是为什么?”

他沉默了一阵,说:“我被你迷住了。”

我低笑一声:“你不愿意说就算了,没有必要撒谎。”

“我没有撒谎。”他严肃地说,狭长好看的眼睛里全是认真,“那天晚上之后,我就像是中了邪一样,控制不住自己……”

“好了,别说了。”我打断他,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,但我们是不可能的。请你务必控制住。”

他有些无语,我不想和他再纠缠下去,说:“总之,今天谢谢你,那个……你能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?”

他的眼中闪过一抹笑意,但他掩饰得很好,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只笔,捡起一片树叶,在上面写了一个电话号码,说:“不管有事没事,都可以打给我。”

我勉强笑了笑,在路边打了个车,回到了家。

进了门,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,还好,我一开始就有预感,控制住了自己,没有让自己深深地陷进去。

心虽然很痛,但时间能治疗一切伤痕,何况我已经受了那么多的苦,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?

对了,那个唐进,我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
我仔细地回想,大脑深处的记忆被我细细地筛了一遍。忽然,我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我想起来了,他曾到我外婆的家里来过。

那个时候,我还是个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婴儿,脸上已经长出了一两颗冤孽疮,爸妈正在为我的事情吵架。我爸嫌弃我,说不想见到我,让我妈把我送到乡下去。

我妈性子很软,又怕他打我,更怕我那个奶奶对我下毒手,那个老太婆曾当着我妈和我的面说过,针刺大女体,下胎生男孩,我妈怕一个没看住,老太婆真的往我身体里扎针,便将我送到了外婆家,说让外婆暂时帮忙看一段时间。

这一住。就是大半年。

那是一个深秋的夜晚,外婆正抱着我在地坝里散步,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山下。

山城市这边的村子,很多都在山上,房子都零零散散地建在山坡上,有时候一座山就是一个村。

车上下来了一对年轻夫妻。那个男人,就是唐进!

外婆将我放到里屋的卧室,接待了这对夫妻,至于他们说了些什么,我都不知道。

后来,外婆就拿着小刀进来,割破了我的手,流了一小瓶血给他们。

我握紧了拳头,难道……那瓶血,是给唐明黎的吗?

我血的功效,应该不仅仅是让人觉醒异能,不同的人吃下去。会有不同的效果。

有的人是觉醒异能,比如高晗,有的人是拥有武道的天赋,而有的人是得到修道的天赋。

唐明黎对我的情谊,我都看在眼里,除非他的演技媲美影帝,否则不可能是假的。

原来,这些情谊,都是我的血在作祟吗?

我苦笑起来,外婆,你到底把我的血给过多少人啊?

说起来,这些都是我很小时候的事了。如果不是神识升级,让这些潜伏在意识深处的记忆显现,恐怕我一辈子都不会记起这些往事。

然而,我宁愿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好在这些人并不知道他们所拿到的神药,就是我的血,我外婆也不可能傻乎乎地告诉他们这个惊天大秘密。

我烦躁地抓了抓头发。外婆,你到底是在帮我还是在害我?

唉,船到桥头自然直,算了,别想了,越想越难受。

好在今天没有空手而归。

我将炼丹炉拿到炼丹室里放好,这是一间书房,被我彻底改成炼丹室了。

我掐了一个法诀,打在炼丹炉上,发出“当”地一声脆响,炼丹炉一下子飞了起来,悬浮在半空之中。

我引出丹火,让它在炉下熊熊燃烧,然后一样一样地将药材放进去。

真元丹特别难炼,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有任何错误,我炼得非常专心,用精神力时时刻刻盯死了炉内。

幸好我的神识升级了,不然还真没法炼这么难的丹药。

提炼药材精华,凝练精华,最后将所有的精华都聚集在一起,蒸发掉多余的水分,成丹!

药粉聚集在一起,随着我不停地掐着法诀,在炉内旋转如同旋风,这旋风越来越小,最后终于凝聚成了一颗珠圆玉润的丹药。

然后是第二颗、第三颗……一直到了第六颗,剩下的药粉开始发黑,这是到了极限了,可以开炉。

我再次掐了一个法诀,双手猛地朝炼丹炉上狠狠击出一掌,炉盖飞了起来,悬浮在炼丹炉的上空,炉内冲出六颗丹药,我立刻用神识将它们抓住,收到了玉瓶之中。

整个过程十分顺畅。

我看了看那几颗丹药,一股浓烈的药香扑鼻而来,中品!全都是中品!

等等,好像还有一颗是上品!

第一次炼真元丹,成丹率达到六成,还出了一颗上品,简直完美。

我立刻就将那颗上品真元丹吞下,然后就地盘腿坐定。开始修炼。

真元丹的药力不是聚灵丹能比的,就这么一颗,我居然用了两天的时间才消化完,而且隐隐间摸到了三品高级的门槛。

果然,什么都比不上自己实力强大好啊。

我给尹晟尧打了个电话,说想请他吃饭。隔着手机都能听出他声音里透着的几分喜色。

很快他就到了,晚饭中,我将两颗真元丹递给他,说:“上次的事情多谢你了,这是一点心意,请务必收下。”

他看了一眼,满脸的惊讶:“这是你炼的?”

我点头道:“刚炼出来不久,还热乎着。”

他用看怪物的眼神望着我,最后长长地叹了口气,说:“这真元丹,哪怕是在药王谷之中,都只有最好的炼丹室才能炼制。君瑶,你的运气真是逆天啊。”

我皱了皱眉头,说:“我炼丹能够成功,是因为我够努力,而不是靠什么运气。”

尹晟尧笑道:“有很多炼丹室,比你努力十倍百倍,但一辈子都只能炼出一品丹药。君瑶,一个人能成功,靠的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和百分之一的天赋,而这百分之一的天赋,比那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都重要。”

我沉默了,所以当年无论高晗怎么努力。都被人狠狠踩在脚下,直到他喝了我的血。

尹晟尧将真元丹贴身放好,岔开了话题:“这次的事情,唐家不会善罢甘休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我苦笑了一声,说:“没什么打算。过一天算一天。他们唐家家大业大,我又能跑到哪里去?”

现在就要看看,我这个鸿运女,是不是真的鸿运当头了。

尹晟尧微微点头道:“你看问题很透彻。”

我无奈地说:“我这是无能为力。”

“你应该继续直播。”他说,“现在你的影响力与日俱增,上次你在直播中失踪。那么多人自发组成队伍来救你,可见你在观众的心目中,地位有多么高。你的影响力越大,唐家,当然,不仅仅是唐家,所有家族都不敢轻易动你。再加上你在国外也越来越有名,为了你的国际影响力,国家也会越来越重视你。”

我点头道:“谢谢你的提醒。”

他夹起一块鱼肉,说:“下一次的直播,找到素材了吗?”

“还没有,怎么,你有好素材?”我问。

他说:“我倒是知道一件事,就是有点远,在秦岭山中,据说那里出了一个野人。”

我道:“秦岭有野人出没的事情,我早有耳闻,据说还不止一个,并没有什么奇怪的。”

“但你听说过野人吃人的事情吗?”尹晟尧道。

我悚然一惊,野人吃人?这倒是没有听说过。

“从这个月初一开始,就陆续有山民和游客失踪。”尹晟尧道,“据目击者说,一个浑身长满毛发的人袭击了他和他的同伴,把她的同伴咬死,带走了尸体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