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 惨白的手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皱眉道:“既然野人吃人,为什么不将她一起带走?作为储备粮?”

“那个幸存者被警方盘问了很久,到了最后精神似乎出了点问题,在一个雨夜跳楼自杀了。”尹晟尧说,“当晚,她的邻居听到她在屋子里大喊大叫,这是录音。”

他将一支录音笔递给了我:“那个邻居想凭借这录音从记者那里挣一笔,录得很齐全。”

我打开录音笔,里面传来嘈杂的雨声,看来雨下得很大。

“不要来找我!不管我的事啊!求求你,放过我吧!”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响了起来,接着噗通一声,那女人似乎跪下了,大叫道:“我没有吃你的女儿,是邱芳芳吃了。她也被你咬死了啊,我没吃,真的没吃!”

接着便是一阵阵尖锐的叫声,还有打斗的声音,然后便是重物落地的声音,然后,一切都安静了,只能听见滂沱的大雨。

“警方仔细搜查了那个幸存者的家,没有发现任何外人入侵的迹象,认为是那女人得了精神病。病情发作产生了幻觉,跳楼自杀。”尹晟尧道。

“不对。”我将录音倒回去,将其中一段放大,各种各样的噪杂声中,我听到了脚步声。

那脚步声很重很沉。但被女人的尖叫声盖住了,一般人听不出来,但我的听力比普通人高出许多倍,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“这么重的脚步声,至少有两百多斤。”我说。“身高不会低于三米。”

尹晟尧嘴角微微勾了勾,道:“那个女人楼下就有摄像头,警察查过,当晚并没有外人进入这栋楼,更别说一个野人了。”

我摸了摸下巴,说:“真是有意思,居然是个隐身野人。”我顿了顿,又道,“她说的话更奇怪了,明明是野人吃人,可她却说,她的同伴吃了野人的女儿。事情变得越来越离奇了。”

尹晟尧微笑道:“从那之后,秦岭之中又出现了好几起野人杀人的事件,只是再也没有幸存者。怎么样,有兴趣吗?”

“当然。”我点头道,“多谢你的素材。”

“那你准备一下,我们过两天就出发。”他理所当然地说。

我愣了一下:“等等,你也要去?”

他淡淡道:“观众更喜欢看一男一女两人一起直播,现在唐明黎不在了,我就勉为其难帮你这个忙吧。”

等等。谁要你帮忙了?

我脸部肌肉抽搐了两下,说:“尹少,你们药王谷很忙的,为了我这点小事耽误你的正事,我会过意不去的。”

“无妨。其他事情我可以推掉。”他说,“只要你能记得我的好就行了。”

“真的不必麻烦……”

“虽然是有点麻烦,但这点麻烦,完全可以克服。”

“……”

我无言以对,看来他是打定了主意,一定要跟我一起去了。

奇怪,之前这些事都是唐明黎做的,怎么感觉无声无息就变成了他来做了?

他是想要取代唐明黎吗?

我沉吟片刻,说:“现在天寒地冻的,去山里麻烦得很。还是以后再说吧。”

尹晟尧一怔,直直地望着我,良久,他才低低地叹息了一声,说:“你还是无法接受我吗?即使是作为朋友?”

我认真地说:“尹少。我之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请你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的身上。”

他深深地望了我一眼,站起身道:“你……保重。”

看着他消失在门外,我才松了口气,想来也真是可笑,以前这些男人当我是垃圾,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,现在却这么多烂桃花。

我这才发现,录音笔还没还给他呢,算了。下次吧。

这桌饭菜把我冰箱里的存粮都用光了,我便出门,去冰库里拿食物。

我的那些异兽肉都存放在专门的冷库里,每次都要专程去取,太麻烦了,看来住在公寓楼里还是不合适,得买个大一点的别墅了。

现在我账户上的钱已经上亿,每个月绝色粉黛公司还会有一笔分成,我给叶先落打了个电话,让她帮我留意一下。

出租车开到半途。路上堵车,把道路给堵死了,还不如走着去,晋升三品之后,我用个风行术。时速也能达到每小时五十公里。

一路走过来,发现一座幼儿园前站满了人,隐隐能听到有人大吵大闹,我忍不住问旁边一个中年妇女:“大姐,这里出了什么事?”

那中年妇女叫道:“哎呀,真是作孽啊,一个小孩子在幼儿园里失踪了,他父母在问幼儿园讨要个说法呢。”

我抬头朝幼儿园的方向看了看,心中一惊,那幼儿园之中弥漫着一股森然的鬼气,我见过的鬼物也不少了,但这么强的,还真不多见。

我挤进人群,看见一个年轻男人正拉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,大吵大闹。而旁边一个年轻女人捂着脸正哭得天昏地暗。

“你把我儿子弄到哪里去了?”年轻男人怒吼道,“我告诉你们,今天不把孩子还给我,我让你们全都死在这里!”

那个女人似乎就是园长,她战战兢兢地说:“你冷静一点!你也看到了。我们幼儿园四周都有摄像头,孩子根本没有出过幼儿园。”

那男人红着眼睛吼道:“难不成我儿子还能凭空消失?他肯定是被你们藏起来了!”

围观的人也对着园长指指点点,园长欲哭无泪。

这时,警车到了,两个年轻警察从车上跳了下来:“先把人放开。别着急,慢慢说!”

那男人红着眼说:“我能不着急吗?那可是我儿子啊!是他们!肯定是他们把我儿子藏起来了,说不定他们幼儿园就是拐卖儿童的窝点!”

警察转头看向园长,园长说:“警察同志,天地良心啊。我们幼儿园开了将近二十年了,从来没有出现过孩子失踪的事情。”

“你们这里有摄像头吧?先看看录像再说。”警察道。

“好,好,这边请。”园长带着几人一起进了保安室,我悄悄来到保安室外面。将神识扫进去。

“警察同志,你也看到了,今天没人出过幼儿园,更没有可疑人物进来过。”园长说,“这孩子到哪里去了。我们真的不知道。”

孩子班上的老师已经吓坏了,哭哭啼啼地说:“当时我们在上课,做捉迷藏的游戏,我把教室的门关上了,小阳根本就出不去啊。他那么小,还不会开门呢,一眨眼人就没了。”

警察们皱起眉头,说:“把孩子的最后的镜头调出来。”

幼儿园的保安将录像往后退,发现教室的门居然自己悄无声息地开了,小男孩跑了出去,门又自己关上。

小男孩朝着走廊尽头跑去,尽头处是摄像头的盲区,一片阴暗。

看小孩的样子,不像是自己过去的。反而像是有人在叫他。

小孩跑过去后,似乎对着黑暗在说些什么。

“等等,把这里放大!”一个警察道。

保安将画面放大,虽然很模糊,但众人赫然看到,黑暗之中伸出了一只惨白的手,牵起了小男孩,带着他走进了黑暗之中。

警察问:“楼道尽头有房间吗?”

园长吓得浑身发抖,脸色苍白地说:“没有!那里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堵墙!”

众人只觉得后脊背一阵阵发凉。

“我不信!”孩子的父亲大喊一声。转身冲出了保安室,来到了那条走廊尽头,真的只有一堵墙!

他不死心,用力地捶打了两下,里面是实心的,不可能有什么暗道。

那小男孩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失踪了。

带走他的,是一只惨白的手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