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8章 女鬼军团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两个警察互望一眼,说:“这个案子已经不属于我们管辖了,我们会联系专门管理这类案子的同事,请放心,他们神通广大,肯定能替你们找回孩子。”

说完,他们一边给特殊部门打电话一边开车离开了幼儿园。

没有多久,一辆挂着军牌的车开了过来,下来的是个年轻男人,二十三四岁的模样,穿着一身灰色的大衣,眉眼之中虽然有一抹稚嫩,但满身的英气,让人不禁多看几眼。

我立刻走了上去,说:“你是特殊部门的人吗?”

他看了我一眼。眼底闪过一抹不满,说:“原来是元女士,有何贵干?”

“这里似乎发生了一宗灵异案件?”我客气地说,“能让我也一起破案吗?”

男人淡淡地说:“抱歉,元女士,你还是回家去吧,如果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我可担待不起。”

我微微皱了皱眉头,我似乎没有得罪过他吧?为什么他对我这么大意见?

看来跟他是说不通了,我直接给胡青鱼打了电话。很快他的手机就响了,拿起来听了几句,脸色变得很难看。

他对我说:“你既然要来就来吧,不要碍事。”

我没有说话,以前我所受的侮辱比这难堪百倍千倍。我不也撑过来了吗?

我们走进去,他拿出证件,亮出身份,我一看,原来他叫安九黎。是刚刚从异人学院毕业,被分配到山城市来的。

他再次看了一遍录像,让保安将视频传到他的手机上,将画面再次放大,然后用特殊的软件一扫,画面立刻变得清晰了。

画面之中,那只惨白的手,有一块黑色的胎记。

那男人只看了一眼,脸色就变了,安九黎立刻问:“怎么,你认识这个人?”

孩子的父亲眼神有些飘忽,说:“不,不认识。你们别拖时间了,赶快把我儿子找到!我告诉你们,我和你们局长熟得很,经常一起喝酒的,你们要是不把孩子给我找到,我明天就让你脱了这身皮!”

安九黎冷笑一声:“我和你说的那个局长不是一个系统的,你枉费心机了。”

男人气势汹汹地冲上去抓他的衣领:“你特么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!”

安九黎毫不客气地抓住他的手腕,男人露出痛苦的神色。缓缓蹲下身去,大叫:“混账!放开我!”

那男人的老婆也冲了上来,对着他又打又踢,安九黎推了她一把,她一屁股坐在地上。开始打滚撒泼,又哭又叫。

我走上前去,在她喉咙处一点,她立刻哑了,说不出话来,张着嘴,满脸惊恐地望着我。

安九黎看了我一眼,低头对那个男人说:“你想不想找儿子?”

男人怒道:“当然想了!你们不去帮我找儿子,反而来打我,你们怎么办事的?”

安九黎冷冷道:“我再问你一次。那只长有胎记的手,你真的不认识?”

男人立刻别开脸:“当,当然不认识。”

安九黎放开他,对幼儿园园长说:“立刻清园,所有人都不得留在幼儿园内。”

幼儿园园长奇怪地问:“为什么要清园?”

安九黎冷冷地瞥了她一眼:“你想更多人出事吗?”

幼儿园园长一个激灵。连忙说:“是,是,我马上去安排。”

幼儿园的人很快就被赶了出去,孩子的父母还想留下来,也被警察赶走了,外面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,安九黎冷冷地瞥了我一眼,说:“不能直播。”

我点头道:“放心,如果要直播,我会征得你同意的。”

他冷哼一声。从背包里拿出五张符箓,在那堵墙壁上贴成了一个圆,然后口中念诵咒语,伸手一指:“敕!”

五张符箓亮起金色的光,然后射出金色的线,与周围的符箓相连,组成了一个阵法。

我心中一动,这是五行破鬼阵!

安九黎也是修道者,而且还是三品初级!

整个阵法亮起耀眼的金光,墙壁上顿时黑雾弥漫。

忽然。我感觉到了一丝危险,高声道:“赶快把阵法撤掉!”

安九黎更加不满,怒道:“别来打扰我!”

我急道:“这个鬼物十分厉害,你的五行破鬼阵根本伤不了她,她一旦破阵。你会遭到严重的反噬!”

安九黎冷笑一声:“你以为就你会布阵?就你会捉鬼?你不过是个半路出家的散修,我出身名门,从小修道,难道还比不上你?”

我皱起眉头,这就是他无缘无故讨厌我的原因吗?因为我出身微贱,但名字很大,盖过了他们这些天之骄子,世家子弟,所以才视我为眼中钉,肉中刺?

这等心胸狭窄之人,我又何必去提醒他?

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。

我后退了一步,死死盯着那面墙壁,不发一言。

他嗤笑一声,并没有搭理我,继续催动阵法。忽然,那阵法之中响起一声女人的尖叫,墙壁变成了一片血色的沼泽,一个浑身浴血的女人从沼泽之中钻了出来,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。

安九黎眼中闪过一抹喜色。高声道:“你这恶鬼,居然敢在凡间作恶!还不快快束手就擒,否则我必将你打得魂飞魄散!”

女人猛地睁开眼睛,恶狠狠地瞪着他,高喊道:“你们这些是非不分、善恶不辨的修道者!该死!”

她的身体里猛然间迸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。血色沼泽猛然冲了出来,居然在一瞬间就将阵法冲毁。

安九黎大惊,阵法反噬,他整个人都朝后飞了出去,我咬了咬牙。总不能真看着他死,手一伸,用神识缠住他的身体,将他放在地上。

而那个女鬼浑身被鲜血包裹,朝着我们飞了过来。一道道血流从她身体里射出,化作无数的血箭。

她的喉咙上,有一道极深的伤口,她竟是被人割喉而死的吗?

我立刻张开神识,在身前形成一个透明的屏障。血箭射在屏幕上,立刻散开,化作一道道血痕流淌下来。

我双手一动,金色的锁链从我的掌心之中冲出,朝着女鬼缠了上去。

可是。什么都没有缠到,我的捆鬼索居然落空了,女鬼也消失无踪。

我立刻将神识放出去,紧张地关注着四周,忽然,九点钟方向传来一丝极细的鬼气,我立刻转身,迅速出手,锁链在虚空之中碰到了什么东西,然后如同蛇一般旋转缠绕上去。

一个女鬼出现在我们的面前。不停地挣扎着,安九黎从地上爬起来,满口的鲜血,大叫道:“她不是刚才那个!”

不好!

我抓住他的胳膊,将他往旁边一拉,然后将神识凝成一束,朝着虚空之中直刺过去。

“啊!”女人的尖叫声响起,一个女鬼显现,她的魂体被我的神识穿透,在空中飘了几步。然后又再次消失。

“糟了!”我说,“我们面对的不是一个女鬼,而是一个女鬼军团,而且这些女鬼的修为,全都是高级恶鬼!”

那面墙壁之中,有无数女鬼浴血而出,尖叫着朝我们冲来。

我俩都是三品,对付一个两个高级恶鬼没问题,但是要对付这么多,那就抓瞎了。

我从袖中拿出桃木短匕,不停地砍杀,但女鬼数量之多,就像是杀不完似的。

忽然,我感觉到了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,墙壁的血色沼泽之中,渐渐浮现出一个女人的脸,他身上所弥漫出的鬼气,浓郁得让整个幼儿园都笼罩在蒙蒙黑雾之中。

此时,幼儿园外的众人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。

“怎么起雾了?难道是雾霾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