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9章 割喉血案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傻啊,就算是雾霾,也该是整个城市都有才对,怎么可能就一个幼儿园有?”

“难不成还闹鬼了?”

一说到“鬼”字,围观的群众们脸色都有些变。

难道……真的是鬼?

那女鬼长得很漂亮,但双眼血红,充满了恨意,她的脖子上,也有一个深深的割喉伤。

我的心口却有些发冷。

她,居然是厉鬼,而且还是中级厉鬼!

此地不宜久留!

我双手翻动,手中的捆鬼索飞出了好几条。在空中飞舞如蛇。

女鬼怒吼一声,身体之中喷射出血箭,那些血箭爬上了我的捆鬼索,捆鬼索居然发出滋滋的声响,冒出阵阵黑烟。

我心中大惊,这厉鬼好厉害!

这时,几个女鬼从侧面攻了过来,安九黎从背后拔出桃木剑,在剑上刺了一张符箓,符箓猛地燃烧起来,他挡在我的身侧,与那几个女鬼战斗。

我有些惊讶,他居然愿意与我并肩战斗。

他侧过头来,对我高声道:“别分神!专心对付那个厉鬼!”

我点了点头,心中默默道,要对付这个女鬼,只能用我的绝招了。

飞剑!

但是没想到,还没来得及召唤出飞剑,忽然一股强大的力量打在我的身上,我的捆鬼索居然寸寸断裂。

我喉头一甜,猛地吐出一口鲜血。

可恶!这个女鬼太狡猾了,她居然隐藏了自己的修为!

他不是中级厉鬼,而是高级厉鬼!

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,女鬼骤然冲到我的面前。

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,我脑中忽然灵光一闪,仿佛瞬间福至心灵,双手快速地掐了一个法决,那些洒落在地的断裂捆鬼索,全都飞了起来,全部聚集在了一起。在半空中发出耀眼的光。

女鬼身子一顿,似乎察觉到了危险,转过头去看向那团光,金光过后,空中出现了一条巨大的金色鞭子。

我朝那鞭子伸出了手,鞭子动了,猛地打在女鬼的身上,女鬼发出一声尖叫,背上多了一条长长的鞭痕,鞭痕之上隐隐有暗火燃烧,冒起阵阵黑烟。

我纵身而起,抓起鞭子,反手一鞭,她迅速躲闪,那一鞭子擦过她的身躯,打在地面上,将水泥地板打出了一条深深的裂缝。

鞭子如同雨点一般落下,女鬼不停地躲闪,眼中露出一抹愤恨,转身朝着那面墙壁冲了过去。

其他女鬼们也跟着她逃走,一个接一个地冲进了墙壁,血色沼泽消失无踪,只剩下一面冷冰冰的水泥墙。

我将鞭子往腰上一系,拉起安九黎。搀扶着他一起出了幼儿园。

外面的几个警察迎了上来,问:“怎么样?”

安九黎沉着脸说:“封锁幼儿园,任何人不得入内。”

幼儿园园长白着脸说:“我们明天还要上课呢?”

安九黎瞪了她一眼,怒道:“现在里面非常危险,你还想再丢几个孩子?”

幼儿园园长被他骂得不敢说话。

那几个警察点头道:“首长放心,我们会把这里守好。连一只苍蝇都不会放进去。”

我将安九黎送回了车上,又咳了两口血,连忙摸出两颗疗伤丹吞下,安九黎看了我一眼,自己掏出了一颗药丸。

那并不是丹药,只是药丸,其药效连我的疗伤丸都比不上,他却非常珍惜,还分成了两半吃。

他既然瞧不上我,我自然不会上赶着去送丹药。

吃了疗伤丹后,我的身体才好了一点,看了一圈。问一个警察:“那对父母呢?”

警察一脸茫然,我心中更奇怪了,自己的孩子丢了,还没等到结果就走了?

我问那警察:“知道那对父母叫什么吗?”

警察拿出询问笔录,说:“男的叫王建,女的叫余蓉。住在附近的高档小区里。”

我低声问:“他们有前科吗?”

警察拿出一台仪器仔细查了一下:“没有任何前科。”

“他们是干什么的?”

“男的是包工头,女的是家庭妇女。”

这时,安九黎忽然问:“这附近出过什么凶杀案吗?死者都是女人,被人割喉而死。”

那警察脸色一下子就变了,浑身颤抖不已,安九黎一把抓住他的衣领,将他拉了过去,冷冷地瞪着他,道:“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那警察定了定神,说:“那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。那个时候我刚刚参加工作,这一带出现了一个变态杀人狂。每当下雨的夜晚,他就会在街上游荡,一旦看到穿红衣服的女人,就会割断她们的喉咙。”

我和安九黎互望一眼,看来问题出在这里。

安九黎说:“查一查这家人的家庭住址。”

我们立刻赶到王家,这座公寓楼很高档,楼下有非常严格的门禁系统。

门卫说:“你们找王建啊,他刚出门,提着一个大箱子,可能出门旅游去了吧。对了,他老婆在家里。”

我暗暗一惊,道:“糟了。余蓉有危险!”

我们匆匆来到王家,敲门没人应,跟我们一起来的警察正准备叫物业拿钥匙来开门,安九黎道:“不必了。”

我一拳打在门锁上,门锁发出咔擦一声脆响,防盗门应声而开。

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传来。我们进去一看,余蓉躺在地上,已经死了,喉咙被割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,血流如注。

她睁大了眼睛,眼珠子里满是惊讶与恐惧。

那个警察激动地说:“原来王建就是那个割喉恶魔!我们总算是找到他了。想当年,带我的那个老队长,一直到重病去世,都还念叨着这个案子啊。”

说着,他的眼圈都红了。

安九黎沉声道:“立刻去抓捕王建。”

“是!”警察高声回答,立刻去安排通缉了。

我说:“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安九黎看向我,语气不善地说:“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

“你看这个伤口。”我在尸体脖子上划了一下,说,“非常的深,动手的人没有任何犹豫,而且手劲儿也特别大,这一刀深可见骨。”

安九黎沉声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我继续道:“而且你看这个弧度。下手的人比她高很多,但王建长得很矮,还没她高呢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?”

“我怀疑,真正的割喉杀手另有其人。”我说,“而王建是从犯,必须赶快找到他。否则就只能找到他的尸体了。”

那警察打完电话,不解地问:“既然如此,为什么他不干脆把俩人一起杀了?”

安九黎双臂抱胸,说:“把俩人都杀了,如何嫁祸给王建?”

我看了他一眼,难得他会同意我的意见。

“只要抓到王建。一切就真相大白了。”那个警察说,“当年那么多受害者,还有不少人的尸体没有找到。”

我心中一动,说:“去把幼儿园园长叫来,她能告诉我们,受害人的尸体在哪里。”

不一会儿,我们就见到了幼儿园园长,她还有些惊魂未定,我问她:“那堵墙,你们最近是不是重新修过?上面刷的漆,颜色与旁边不同。”

幼儿园园长点了点头,我又问:“那些水泥沙子,从哪里来的?”

她愣了一下,脸色有些不好:“当,当然是买的。”

我冷冷地说:“看来,你们这幼儿园是不想开了吧?我实话告诉你,你们幼儿园闹鬼了,那孩子就是被鬼弄走的,让她们继续作祟,你这个幼儿园园长,还活得了吗?”

幼儿园园长脸色顿时变得煞白,她突然想起,之前就经常有老师说,看见二楼有些奇怪的红衣女人来来去去。一眨眼人就不见了。

难道……真的有鬼?

她吓得双腿有些发抖,低声道:“本,本来是要去买水泥砂石的,但是预算不够,所,所以。我就让人去附近的垃圾场挖了一些砂石泥土过来。”

安九黎立刻就懂了,转头对警察道:“去这个垃圾场,尸体都埋在那里!”

我们匆匆赶往那座垃圾场,而此时,夜色已深,王建拖着他的箱子来到长江边一个偏僻的岸边,没过多久,一艘小船就开了过来。

王建立刻上了船,坐在船舱里,紧紧抱着行李箱,里面有一百万现金。

他非常紧张,一丁点风吹草动,都能让他惊厥,如同一只惊弓之鸟。

这时,舱门开了,船老板端着一盘子饭菜走了进来:“老王啊,别那么紧张,是我,来来,我们来喝两杯。”

一边喝酒,那船老板一边劝他:“别难过了,不就是老婆儿子吗?等你到了韩国,只要有钱,什么女人找不到?到时候生个十个八个的,多好。”

王建闷闷地喝着酒,喝着喝着,突然就倒了下去。

船老板踢了他一脚:“王建?”

王建没有回答,船老板嘿嘿阴笑了两声,说:“兄弟,别怪我,要怪就怪你运气不好,谁叫他们盯上你的呢?你也不想想,朱总怎么会让你活着?”

说着,他将王建扛到甲板上,用绳子捆好,脚上绑着大石块,一脚踢下了水中。

夜色之中,长江之上,浅波涌动,明月静默。

第二天一早,我就接到了胡青鱼的电话,他告诉我,那些被割喉的尸体已经找到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