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 今生最快乐的一晚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陆仁笑了笑,说:“我查了,那个男的叫尹成,女的元兰,都不是本地人,在本地也没有什么背景,应该是来旅游的,您如果看中了,我这就去安排,保证您今晚就能享受到美人在怀。”

慕云宁摸了摸下巴,笑道:“很好,你有什么办法?我可不喜欢玩什么强抢民女,最好是能让她心甘情愿,那才有情趣。”

陆仁笑得很意味深长:“慕少您放心,这种事情,我很有经验,您就瞧好吧,我保证让她心甘情愿地爬上您的床。”

我和尹晟尧一起到餐厅里吃饭。点了几个本地的特色菜,快结束的时候,我起身去上厕所,刚走进去,一个女服务员就迎了上来,笑道:“元女士。这是我们先生送您的,希望您能笑纳。”

我拿过来一看,居然是一枝玫瑰和一只包装得很漂亮的长条形纸盒子,我打开纸盒,里面居然是一条钻石吊坠,至少有两克拉。在灯光之下耀眼而璀璨。

我再看下面的卡片,说请我今晚九点,在咖啡馆喝一杯咖啡。

我轻笑了一声,将东西还给服务员,说:“抱歉,这么好的东西。我无福消受。”

女服务员也没有多说什么,笑了笑就去了。我上完厕所出来,又换了另外一个女服务员,这次她递给我的,是一对耳环,上面镶嵌着蓝色的宝石。

那蓝宝石非常纯净。仿佛一汪蓝色的海洋。

我的丹田一阵骚动,这蓝宝石是什么宝贝?居然能让我的浑身的灵气都仿佛要沸腾了。

我立刻压制住体内的洪荒之力,不动声色地问:“你们的主人是谁?”

女服务员笑了笑,心道,还以为你有多么矜持,看来也不过如此。

“我们主人说,您晚上九点就知道了。”女服务员道,“他会在咖啡馆里等您。”

我将耳环收下,说:“告诉他,我会准时到。”

回到餐厅,我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尹晟尧,吃完饭,回到套房,我们回了各自的房间,九点一到,我就来到了三楼的咖啡馆,一位服务员迎了上来,恭敬地道:“女士,请这边来。”

整个咖啡馆居然都被包了下来,我跟着她来到最好的位置,发现坐在桌边的,是那位穿驼色大衣的雷系异能者。

“元女士,请坐。”他嘴角带着一抹微笑,眼睛黏在我身上就不愿意移开。“喝点什么?”

我在他对面坐下,道:“请问阁下尊姓大名?”

“在下慕云宁。”他微笑着说。

“慕先生。”我直接了当地说,“这对耳环,是你的东西吗?”

他摇了摇头,道:“不,我已经将它送给了你。它是你的了。”

“无功不受禄。”我说,“我不能接受你的礼物,不过,我愿意向你买下来。”

慕云宁微微楞了一下,这似乎跟想的不一样?

欲擒故纵,这一定是欲擒故纵!

他笑道:“元女士,说买太见外了吧。”

我道:“慕先生,我与你素不相识,还是算清楚的好。这对耳环,您开价多少?”

慕云宁道:“我不缺钱,只要你肯陪我喝一杯咖啡,这对耳环我双手奉上。”

“我不喜欢喝咖啡。”正好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过来。我挥手让她退下,说,“如果慕先生不肯出价,那就由我来出价吧。我出一百五十万,不知道先生肯不肯割爱。”

这话一出,慕云宁就知道。我不是一个用钱就能买到的女人了。

他放下咖啡杯,身子微微前倾,说:“元女士,我是真心想交你这个朋友,你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?”

我笑了一声,道:“慕先生出身名门,我不过出身微贱,怕高攀不起,咱们还是在商言商,谈谈交易比较合适。”

慕云宁嘴角上钩,忽然伸手,按住了我的手。说:“既然你想谈交易,不想谈感情,那也行。只要你肯答应,今晚陪我,无论你开什么样的价钱都可以。”

我将手抽回来,冷淡地说:“你觉得我缺钱吗?”

“你当然不缺。能住得起顶级豪华套房,又怎么会缺钱呢?”他自信地道,“但只要是人,都会有欲望,你想要什么,我都可以替你实现。”

“她想要的东西,我自然会给她。”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我不用回头就知道,是尹晟尧来了。

慕云宁斜了他一眼,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。

他过去也不是没有玩过有主的女人,那又如何,只要拿出合适的筹码,那些男人会乖乖地把自己的女人送上来。

有时候,从别的男人那抢来的女人,更有滋味。

我有些无语,之所以不告诉他,就怕他强出头,惹出麻烦来。坏了我们的事。

我叹了口气,将耳环还给慕云宁,道:“既然如此,我想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,抱歉打扰了。”

我拉了尹晟尧一把:“我们走。”

慕云宁望着我们的背影,微微眯起了眼睛。

尹晟尧的脸色很难看。眼底涌动着惊涛骇浪。

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他沉声问。

我说:“只是想问他买一对耳环而已,又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他忽然朝我走来,我吓了一跳,后退几步,贴在墙壁上,他靠过来。一只手按住我的肩膀,深深地望着我,眼中燃烧着怒火。

“说好了不要节外生枝,你却去主动招惹那个慕少。”他冷声道,“那对耳环到底是什么宝贝,你明知道他对你图谋不轨。还要去见他?在你眼中,我到底是什么?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?你要什么,只要你开口,就算是龙肝凤胆我都可以给你找来,你去求他,不如来求我!”

我抓住他的手腕。怒道:“你疯了吗?放开我!”

他恨恨地放开我,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的心难道是石头的吗?无论我怎么做,都捂不化?你到底要我怎么样,你说!”

我给问得急了,冲口而出:“你不是嫌我长得丑吗?你当初用那种眼神看我,就像我是什么垃圾一样,玷污了你尹少圣洁无暇的身体,还踢了我一脚,把我的肋骨都踢断了两根!你知不知道我当时身无分文,连治伤的钱都没有!我第一次直播的时候,是带着伤去的!现在你才来说你喜欢我?你知不知道你曾经对我做过什么?”

我如同连珠炮一样,噼里啪啦地就将心里的话全都说了出来。他震惊地望着我,眼中有惊讶、愧疚、悔恨,还有一丝丝心疼。

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滑落,我转身跑进了自己的房间,紧紧地关上了房门。

我靠在门上,紧紧地握着拳头,努力让自己不要哭,但眼泪还是忍不住往下掉。

说出来之后,我心情不仅没有好,反而更加沉重了。

身后传来敲门声,尹晟尧轻声道:“君瑶,我不知道……当初居然给你这么深的伤害。你出来。我们好好谈谈。”

我没有回答他,只狠狠握着拳头,连指甲刺破了皮肤都不自知,鲜血顺着我的指缝流淌下来,在地毯上开出一朵朵妖艳的花。

“君瑶,我……”他似乎有很多话想说。但却一句都说不出来,到了嘴边,全都变为了一句:“对不起。”

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?

心上的伤太重,不是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就能治好的。

我沉默着,尹晟尧也沉默着,他静静地站在门外。抬起手,缓缓地抚摸着木门,仿佛在上面勾画着我的脸颊,一寸一寸,充满了深情。

我俩都在门前站了一晚上,第二天一早,我打开了门,他望着我,目光之中有些忐忑。我别开眼睛,说:“该出发了。”

他早已经买好了一辆越野车,天还没亮我们就出发登山,一路上我们都很沉默,在山路之中开了半天,偏离了大路,进入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,到了最后,连路都没有了,只能下车步行。

乾坤葫芦是难得的宝贝。不能让外人知道,所以我背了一个鼓鼓囊囊的背包做掩饰。

“你打算一直不跟我说话?”他低声问。

我顿了顿,说:“不知道说什么。”

“说什么都可以。”他望着我,道,“那天……”

“我明白。”我打断他,说,“假如是我,被人设计陷害,和一个其丑无比的男人发生了关系,我也会想杀了对方。”

他皱起眉头,眼中的心疼更加浓烈。

他忽然抓住我的手腕,将我拉到面前,说:“君瑶,当初我踢你,用憎恶的眼神看你,不是因为你长得丑,而是因为……因为我发现,一向不近女色的自己,居然对你产生了感觉。”

我不明白地看着他:“什么?”

他叹了口气,脸颊上居然破天荒地泛起了一抹可疑的红色:“那天晚上,我被下了药,但是……那却是我二十五年来最快乐的一晚。可是……”

我嗤笑道:“可是第二天早上醒来,却发现你床上的是一个其丑无比的丑八怪,你觉得自己很不堪,居然对一个这么可怕的女人有感觉,所以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是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