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章 杀伐果断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脸色大变:“你……”

我一拳打在他的胸口,将他打飞出去,然后猛地一震,将缠住我的树藤全都震碎,然后骤然跳下,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上,他猛地朝我一伸手,手心中再次喷出几团雷电。

我抬手接住,全都扔在周围的草堆,然后脚下猛地用力。踩得他脸色一白,吐出一大口鲜血。

余刚大惊,催动异能,四周的树藤全都朝我飞了过来,我双手掐了个法决,施展草木术,那些树藤生生停在了半空,然后往他一指,树藤全都朝他而去,将他缠得如同粽子一般。高高地吊了起来。

他满脸惊恐,似乎想高声呼救,我手指一动,树藤缠住了他的嘴,让他只能发出呜呜声。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慕云宁瞪着我,恶狠狠地吼道。

我冷笑道:“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,就敢对我动手?你的父母是怎么教你的?难道只教会了你吃喝玩乐吗?”

“你!”慕云宁恼羞成怒,很显然,我戳中了他的痛处。

以他的天分,在家族之中只算中游偏下,只是父母在家中有点地位,再加上姐姐的异能稀有,才能横行无忌,他知道,家族中有很多人都在背后偷偷骂他废物,只知道玩女人。

“元兰!你识相的最好马上放了我,否则我们慕家……”

我打断他,拍了拍他的脸,嘲笑道:“你只会借着家族的名头狐假虎威吗?一个异能者,不想着变强,让家族以你为荣,反而到处毁坏家族名誉,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儿子,我早掐死了。”

我又看向吊在半空的余刚,冷声道:“你都有未婚妻了,还想要勾三搭四,这样的渣男,简直污了我的眼睛。”

两人又羞又怒,都恶狠狠地瞪着我,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。

就在这时,我忽然感觉到了危险,身形一起,在空中一个转身,迅速躲避。

低沉的枪声响起,三颗子弹打在对面的树干上。留下三个冒着烟的小洞。

我回过头一看,居然是慕云晓。

“姐!”慕云宁在地上挣扎了两下,想要爬起来,我手一挥,洒出一把白色的粉末。他闻到一股诡异的香味,顿时浑身一颤,晕倒在地。

慕云晓冷眼瞪着我,手中的枪指着我的额头,道:“你居然敢向慕家人动手!”

我冷笑两声,道:“怎么?你希望我顺从他们,和你的未婚夫共赴云雨?”

“住口!”她勃然大怒,冲我厉声吼道,“你这个贱人!勾引别人的男人!我们慕家和你不死不休!”

“你的话,代表慕家吗?”这时。一个低沉的男音传来,她骤然一惊,立刻用枪对准了来人。

来的自然是尹晟尧,他龙行虎步,天生有着一股强者的威势。令慕云晓的手有些发抖。

尹晟尧挡在我的面前,直面她手中的枪:“我再问一遍,你的话,能代表慕家吗?”

慕云晓当然不能代表慕家,她不是傻子,心里有些发慌,听这个男人的语气,肯定是知道慕家的,但他不仅不害怕,反而出言威胁。难不成他是什么更大家族的子弟?

她在心里骂了自己弟弟和未婚夫一千遍一万遍,但这时却又不能不帮他们。

罢了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等查明了他们的身份,再想办法下手。

“两位。我不管你们是谁,他们的确对你们无礼,但你们也将他们打伤,也算是两不相欠了,不如我们各退一步,让我把他们都带走,如何?”

她开口道。

尹晟尧冷笑一声:“你们意图对我的女人不轨,居然想就这么离开?”

慕云晓怒了,她都已经让步了,你们还想怎样?

“那你们说。怎么办?”她高声道。

尹晟尧淡淡一笑,忽然出手了,他手中出现了一把三棱刺,手一挥,三棱刺飞出去。刺穿了慕云宁的喉咙,又迅速飞回了他的手中,在他手心里一转,又倒飞出去,刺中了被树藤缠住的余刚,余刚闷哼一声,没了气息,只有鲜血顺着树藤流淌下来。

顷刻之间,尹晟尧将两个二级异能者刺杀。

他拿着三棱刺,看向慕云晓,慕云晓浑身发冷,她根本没有想到,这个男人居然一言不合就杀人。

面不改色,顷刻间取人性命,他绝对是个亡命之徒!

而她的光明系异能。说白了,就是个治疗异能,完全没有攻击之力,只能替人疗伤或者治病。

光明系异能太少了,她在家族之中的地位很高,个个都捧着她,她根本不懂人间险恶,自认为只要报出家族名号,就能行走全国,没人敢对她不敬。

谁知道她第一次出来做任务。就遇到了硬茬子。

她开枪了,一边后退,一边朝着尹晟尧开了好几枪,打完了一整个弹匣,然后转身就跑。

尹晟尧冷漠地望着她的背影。骤然出手,三棱刺如同一道闪电射出,瞬间穿透了她的胸膛,她低呼一声,噗通一声跪倒,缓缓倒了下去。

尹晟尧收回了三棱刺,回头对我道:“把你的化尸水拿出来,将他们都化了。”

语气就仿佛是在谈论几只微不足道的虫子。

我默默地用药水将几人化掉,然后将他们身上所穿的衣物全都烧掉。

“你觉得我杀了他们,太残忍了?”他问。

我叹了口气:“我只是想教训他们一下,没想过要杀掉。”

“别忘了我们是为什么而来。”他沉声道。“如果对他们仁慈,只会给我们引来无穷无尽的麻烦。”

我知道他说的都对,只是一向遵纪守法的我,有点接受不了。

“你既然走上了修道一途,迟早会习惯的。”他轻轻抓住我的肩膀。说,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秦岭苍茫的夜色之中,没有人发现,已经有几个人悄无声息地消失了。

而此时,小旅馆之中,众人早已入睡,武者们两人一个房间,发出轻微的鼾声。

张磊做了一个噩梦,猛然间醒了过来。

他小时候家里很穷,父母都指望着他能好好读书,考上大学,将来出人头地。但他不喜欢读书,反而因为看了几部武侠电影,喜欢上了武术。

有一次他经过东山武馆的门,悄悄钻了进去。躲在兵器架下面看众人习武,羡慕得不行。

东山武馆的人发现了他,将他提溜了出来,正要赶出去,却被师父拦住了,师父摸了摸他的手臂,说他是练武的好苗子,要收他为徒。

他当然高兴,当场就拜了师,在东山武馆长大,学了一身的本领,为武馆出生入死,现在月入好几万,也过上了红红火火的好日子。

他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,心有余悸,幸好只是一场噩梦。

忽然,他发现睡在旁边床铺上的师弟不见了。

难道起夜上厕所去了?可是厕所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啊,大半夜的,他能去哪儿?

他心中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,思前想后,还是打算去告诉大师兄一声。

他正要下床,忽然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,拿起来一看,是师弟打来的。

他松了口气,立刻接了电话:“小东,你小子大半夜的不睡觉,跑哪儿去了?还不快滚回来,明天还要上山猎杀野人呢。”

奇怪的是,电话那一头只有滋滋的电流声。

“小东?”他问,“你没事吧?”

那边还是没有声音。

“小东,你再不说话我挂了啊。”

那边终于有动静了,但却只传来一声声低低的笑声。

那笑声非常诡异,男不男女不女,仿佛从地狱之中传来,让人毛骨悚然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