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1章 他是你的金主?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讲得绘声绘色:“女人上了刑场,县令问他还有没有什么遗言,她说,她憎恨害她的人,憎恨是非不分的朝廷,更恨那些朝她扔石头、吐口水的围观百姓,她死之后,要化作厉鬼,向所有人报仇。”

“县令受了惊吓,还没有到午时就命令刽子手行刑。当女人的脑袋被砍下来之后,在地上一滚,居然不见了。当天晚上。那个县令就死在了自己的屋中,被人用水藻缠住脖子,活生生勒死了。”

“从那之后,与这个案子的人一个接一个地死去,全都是被水藻勒死的。新来的县令非常害怕,请来了一个法力高强的大师。这位大师在行刑场转了一圈,指着一个地方,让人将地面挖开,发现下面有一个古老的水井,女人的头颅出现在水井之中。”

“大师用尽了法术,将她永远镇压在了井下,还让人封住了井口。并且嘱咐周围的人。千万不要碰这口井。”

“这里的居民百多年来一直遵守着他的嘱咐,可是三年前,蓝天地产公司拿到了这块地,开发别墅区,叫人封了这口井,完全填埋了起来。”

庞安柏说:“当时我看到这口井,就觉得不对,打听之后,才发现这里居然这么危险。元君瑶,别住在这里了,我想办法帮你退钱,另外找一个好地方。”

我冷眼看着他,说:“庞安柏,你脑子没病吧?你深夜跑到我家里来,是因为担心我?”

他有些羞怒:“谁说我担心你?”

我冷笑道:“庞大少,你白天的时候还对我恨之入骨,一转眼,看到我变漂亮了,就说你关心我了?旁少,你的关心我承受不起,走吧,我不想再见你。”

庞安柏大怒,伸手来抓我:“你这个女人,我特意来提醒你,你怎么能……”

我皱起眉头,正想将他赶走,忽然一道人影出现在他的身后,抓住他的衣领,把他像垃圾一样扔了出去。

他在地上滚了好几圈,然后爬了起来,怒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?”

尹晟尧挡在我的面前,目光阴冷地望着他,声音低沉:“庞安柏,在庞家年轻一辈之中排行老二,当年,是你,欺负折辱了我的元君瑶。”

庞安柏咬牙道:“你的元君瑶?”

尹晟尧嘴角微微勾起:“没错,她是我的女人。”

庞安柏眼中充满了鄙夷和嗤笑,说:“元君瑶,我就知道,你之所以有那么多钱,全都是靠的男人。怎么。这个男人就是你刚找的金主?哈哈,真好笑,你还敢说自己的钱是干干净净挣的?”

我脸色彻底沉了下去,尹晟尧一个闪身,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将他拎了起来。目光冷凝道:“你很有胆量,可惜,有勇无谋。”

“慢着。”我叫住了他,说,“尹少,我不是你的女人,这件事,还轮不到你来管。”

尹晟尧皱眉,庞安柏却哈哈大笑:“听到了吗?她说她和你没关系,别在这里自作多情了。”

“至于他。”我冷漠地看了他一眼,就像在看一堆垃圾,“这样的人。不值得我亲自动手,免得把我的手给弄脏了。”

说罢,我抓起他,将他往围墙外一扔,说:“看来,我应该在围墙上安装一个电网。免得被贼爬进来。”

我侧过头去看向他,说:“尹少,这么晚了,你为什么会到我家里来?”

尹晟尧脸色很不好看,说:“你是我的生意伙伴,也是我的朋友,我要保证你的安全。”

我讥笑道:“你的合作伙伴不少吧,你都要保护他们吗?”

他深深地望着我,说:“你是不同的。”

我的心情莫名的烦躁起来,他却适时地转移了话题:“你新买的房子,风水不错,只是这口井有点麻烦。”

“一个鬼物而已。我自会解决。”我下了逐客令,“天色已晚,尹少,你该回去了。”

他微笑道:“我就住在隔壁,有什么事,随时都可以叫我。”

我一愣:“你住在隔壁?”

“隔壁的兰园。我刚买下了。”

我给气得脸色都变了,这些男人是怎么回事?我难道说得还不够清楚明白吗?为什么一定要缠着我不放?

这就是她们漂亮女人的烦恼吗?

我摸了摸自己的脸,如果我没有成为修道者,有这样一副倾国倾城的脸,会给我招来祸害吧。

我回房睡下,一夜好梦,第二天我将水井的事情给阴长生前辈说了,他立刻道:“你开着直播让我看看。”

我点开了“天”字号的直播,拿着手机到井口照了一会儿:“怎么样,前辈,您看出什么了吗?”

忽然,正阳真君出现了。对我说:“丫头,你运气不错啊,那水井之中有好东西。”

“好东西?里面不是只有个女鬼吗?”

阴长生说:“那女鬼之所以能成形,正是靠了那宝贝的力量。”

正阳真君道:“没错,那东西有着强大的灵力,一直埋藏在井下。女鬼蒙冤而死。怨气冲天,正好附近有这么个宝贝,它自己依附宝物生存。这女鬼修炼起来肯定比别的鬼物快,丫头,你要小心,她至少都是个厉鬼。”

阴长生道:“不过,要是得到了那件宝物,对你的修行大有好处。”

我激动了:“那我要不要下去看看?”

“可以试试。”正阳真君道,“开着直播下去,遇到什么事,我们也好指导你。”

我点了点头,换上一套轻便的衣服,事关我自己家,我当然不敢面向全人类直播,仍旧只开了天字号的直播间。

我准备了一下,便拉着绳子跳入水井之中,噗通一声,我冷得一激灵。

这下面好冷。冷得都有些诡异了,我戴上护目镜,深深吸了一口气,一个猛子扎下去。

我一直往水井深处游去,越来越深,我心中暗惊,一个小水井,居然有这么深吗?

忽然,阴长生前辈在我耳中道:“小心!东南方向!”

我迅速转身,手中猛地射出捆鬼锁,将东南方向的一团黑影死死地缠住了。

等我看清楚那黑影,差一点吐出来。

那居然是一颗人头。一颗狰狞的死人头,但它的脖子上居然长出了许多水藻,那水藻在水中不停地涌动,就像是水母一样。

我手上用力,将锁链一绞,瞬间就将它给绞了个粉碎。

四周水声响动。我环视四周,发现忽然多了无数的人头,它们脖子下的水藻不断涌动,朝着我游了过来。

怎么会这么多?

当年这是专门砍头的菜市口,不知有多少穷凶极恶的犯人死在这里,难不成他们的冤魂,都被禁锢在井下?

几位前辈所说的宝贝,到底是什么东西啊?

我手一翻,将捆鬼锁变化成为了金色长鞭,猛地一扫,一掠而过,将人头全都打碎,但越打越多,井水被破碎的人头染成了一片片黑色。

阴长生道:“丫头,鬼物太多,赶快出去,做好准备再说。”

我点了点头,双手结了一个法印。将井水猛地一分,人头往两边卷走,我乘机纵身而起,顺着井壁往上快步攀行。

水井非常的深,从下面看上去,只能见到一点星光,水又流了回来,无数的水藻涌来,缠住了我的双腿。

我拔出流星剑,不断地砍着水藻。

“用神识绞杀。”正阳真君道。

我点了点头,将神识放出去,将那些人头卷进来,一一碾碎。

哗啦。

我终于从水中冲出,踏着井壁,转眼就要冲出井口,忽然,一大团水藻破水而出,将我浑身死死裹住。缠成了一个黑色的大茧。

我的叫声被淹没,眨眼之间就要被再次拉入水中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一道光从天而降,斩断了海藻。

那是一柄三棱刺!

我乘机在井壁上一踏,用尽全力,从井中跳出,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,将我拉进了他的怀中。

尹晟尧收回了三棱刺,井中的水藻在井壁上爬行了一阵,最终不甘地缩了回去。沉入了水中。

尹晟尧脸色很难看,说:“你疯了吗?明知道井下有鬼物还跳下去?”

我从他怀中挣脱出来,捋了一下额前的碎发,现在我浑身湿哒哒的,还往下滴着水。

“这毕竟是我家,我想将鬼物给除掉。”我说。

他微微眯了眯眼睛,说:“你在说谎。”

我不满地说:“我为什么要骗你?”

“能让你奋不顾身地跳进去,恐怕不是普通的鬼物。”他望着我,说,“水下有什么宝物吧?”

我嗤笑道:“有没有搞错,宝物又不是路边的大白菜,你想多了吧?”

尹晟尧淡笑了一声,并没有继续追问:“回去休息吧,或者……到我那边去住如何?”

他微微挑了挑眉,眼角之中弥漫着浅浅的笑意。

我白了他一眼,说:“我一遇到危险你就出现了,莫非你在监视我?”

尹晟尧不动声色地说:“我耳力很好,正好听到你在呼救。”

他说起谎来,脸色一点不变。

鬼才相信你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