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8章 鬼婴庙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的事情,轮不到你来插嘴。”唐明黎冷声道,“你不过是个化劲后期的武者,就算武道双修,拼尽全力,也不过相当于丹劲初期,这样的你,已经不配站在我面前了。”

尹晟尧眼底燃起一团怒火,他怒极反笑:“唐明黎,唐少,你欺骗了君瑶,害她陷入了危险的境地。你们唐家对他虎视眈眈,她差点成为唐家的阶下囚。现在你才回来说要保护她,不觉得太迟了吗?”

唐明黎嗤笑一声,道:“比起你对她的伤害来,我所做的又算得了什么?唐家要囚她,我自然会救她,会保护她。你是她什么人?算什么东西?有什么权力来说三道四?若不是看在你药王谷的份上,此时我就能将你当场斩杀。”

尹晟尧冷笑一声:“那你倒是可以试试。我尹晟尧有九条命,别说是你,就是宗师、大宗师,都杀不了我!”

我心中烦躁,大声怒道:“都闭嘴!”

两人齐齐看向我,我转头对着尹晟尧道:“尹少,这是我的事情,请让我自己来解决。”

尹晟尧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道:“我就在隔壁,有什么事情,随时叫我。”

我又看向唐明黎。他充满期待地望着我,我轻轻叹了口气,说:“你一开始,是只想要个孩子吧?你那时打算怎么安置我?随便给我一笔钱,把我打发了吗?在你眼中,我就是个生孩子的工具?”

他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,说:“君瑶,原谅我……”

我低声道:“即使你没有爱上我,即使我只是个一无所有的,卑微的蝼蚁,你这样对我,也不是君子所为。”

“君瑶……”他死死拉着我,眼中满是悔恨、愧疚与悲伤,看得我心酸,我冲他露出一道浅浅的笑容,说:“明黎,不管如何,在我最无助的时候,是你对我伸出了手,将我拉出了泥潭,你是我的恩人,就凭这一点,我也不可能怪你、恨你。你仍然是我的朋友,是我珍视的,可以交心的好友。”

他咬紧了牙,仍旧死死拽着我不松手。

“明黎,你别这样。”我想将手抽回来,他的双手却像一对铁钳,令我动弹不得。

良久,他才放开了我,柔声道:“我知道了,君瑶,我现在没有别的奢望,只求你不要赶我走,好不好?”

我有些无奈,让他在床上躺好:“你先住着。不过,咱们孤男寡女住在一起不合适,你身体好点就回去吧。”

他看着我的背影,握紧了拳头,目光森冷,一字一顿地说:“君瑶。我不会放弃的,我一定要得到你,你只能是我的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的眼珠变成了猩红的颜色,微微泛着邪性的光。

唐明黎似乎打定了主意要赖在我家不走了,他晋升成丹劲高手之后,脸皮居然厚了这么多,不管我怎么明的暗的暗示他,他都装作听不懂。

然而我又不好明着赶他走,以他的实力,他如果不想走,也没人有那个本事赶走他。

自从唐明黎来之后。尹晟尧也每天都过来蹭饭,两人在饭桌上剑拔弩张,语言之中暗藏机锋,目光之中仿佛有兵戈交击之象,弄得我无比头疼。

既然赶不走,那还是我自己走好了。

正好我在黑岩TV的论坛上。找了一个很好的直播素材,便收拾好东西,乘着他们不注意,半夜三更地悄悄地跑了,我坐在出租车上郁闷得很,这里是我家啊。我却要半夜逃跑,这都是什么事儿!

我坐上了前往泰国的飞机,签证的事情根本不用担心,给胡青鱼去了个电话,分分钟搞定。

之前听说东南亚很多国家,在华夏公民入境的时候,都会挖空心思勒索敲诈一番,简直把华夏人当成了冤大头,我去的时候没有碰到这样的情况,检查我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泰国人,我取下帽子和口罩,对着他笑了笑,他的眼睛立刻就直了,只草草检查了一下,就放我通了关。

发帖子的是个泰国留学生,在华夏的燕京大学留学,他给我讲述了一件发生在泰国的怪事。

他是土生土长的曼谷人,考上了华夏燕京大学之后,他非常高兴,和好朋友到泰国北部去旅游,在经过一个村子的时候,他看到了一座寺庙,这座寺庙,就是传说中的阴庙了。

阴庙的亚洲各国都有,祭祀正神的,比如什么玉皇大帝、王母娘娘之类的,就是阳庙,而有些鬼魂无人祭祀,基于人道的关怀,悲悯其无人奉祀,因此为他建祠,使之有所归属,称为阴庙。

现在的华夏,特别有名的阴庙几乎没有,而弯岛和泰国等国家都有,比如弯岛的十八王公庙和泰国的娜娜庙。

而在泰国,有许多阴庙,还有专门的鬼婴庙。

这种鬼婴庙是祭祀枉死的婴儿的,同时他们也会用婴儿的尸体制作成为小鬼,也就是前段时间很流行的古曼童、古曼丽,然后将这些小鬼卖给别人,给别人招财、招桃花。

据说在泰国北部的很多偏远山区,有些师父听说谁家刚出生的孩子死了,立刻上门,提出用钱购买婴儿尸体,然后拿回去制作成为小鬼。

那个村子里的庙宇,就是一座鬼婴庙,当时他去的时候,看到村子外面停了不少好车,一打听,才知道是亚洲各地的信徒,来这座寺庙求见师父,接小鬼回家奉养。

养小鬼,其实从源头上来说。是一件好事。

据说,小鬼起源于佛历的870-880年,是泰国的武将坤平所创。

泰国人认为,人死之后,要投胎重新做人,必须要有足够了福报。这样才能投胎到好人家去,不然就算能投胎成人,也是投到一些穷人家受苦受穷,经受磨难。

而这些刚出生没多久就死去的婴儿,自然没有多少福报,这个时候,就需要神通广大的师父们把它们的灵魂搜集起来,储存在一个个小铜像中,由善男信女们接回去奉养,为它们积福报。

这本身是一种善行,但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演变,养小鬼变得越来越变味了。

而在华夏正统的修道者眼中。这种养小鬼,不管是求财、求桃花,还是专门用来对付竞争对手,都是旁门左道,是恶行,就算能得到一时的好处,也是在透支自己的运气,等运气用完,就会厄运连连,甚至被小鬼反噬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养小鬼这种事情在泰国很正常,我那个观众当时也没有在意。当晚就借住在一个村民的家中,村民们嘱咐他们,可是到了深夜的时候,村子里却怪事连连。

半夜之时,他听到外面有小孩子的哭声,不是一个两个,而是很多个,听起来十分的瘆人,他和朋友一下子就醒了,两人紧紧抱在一起,缩在被窝里,连厕所都不敢去上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。婴儿的哭声停止了,他本来就憋着一泡尿,这下子再也忍不住了,拖着好朋友一起,悄悄地出了门,拐进了旁边的厕所。

他坐在马桶上舒舒服服地撒完了尿。出来一看,朋友不见了。

他本来以为朋友害怕,先回房间去了,在心里骂了一句,说他不讲义气,急忙提着裤子回了房。

屋子里的灯已经关了,但月光照进来,正好照在他的床铺上,能够清楚地看到,他的好朋友正睡在床上。

他骂了朋友两句,朋友没有回答,他以为朋友睡死了,便也躺下睡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晚上他觉得非常非常的冷,就像是睡在冰块旁边一样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