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8章 无名尸体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唐老爷子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,沉吟许久,彭会长喝了一口茶,淡淡道:“唐家主,你可要想好啊。”

唐老爷子嘴角一勾,笑了:“彭会长放心,那丫头与我唐家不过是一些小过节,也不是非要闹得你死我活。请回去转告会长他老人家,我们唐家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彭会长这才露出一道满意的笑容,说:“我就知道。唐家的家主,肯定是很明事理的。既然如此,我就不多叨扰了,告辞。”

彭会长走后,唐老爷子一个人坐在大厅上,缓缓地捻着长胡须,目光阴沉。

“好一个有后台有背景的小丫头。”他沉思良久,忽然冷笑了一声,高声道:“进儿,进来吧。”

很快。唐进便走了进来,恭敬地弯腰行礼:“父亲,有何吩咐。”

“你走一趟,去见见那个丫头,告诉她,我们不再为难她,让她告诉外面那些人赶快给我散了。”顿了顿,他目光中露出一抹杀意,“如果这些人再不走,就不要怪我下狠手了。”

“是。”唐进出了门。心中长长地松了口气,好在那丫头神通广大,不然他真将她杀了,明黎回来之后,恐怕会跟他翻脸。

他就这么一个儿子,他当然希望他能得偿所愿。

我正在修炼,忽然有人敲门,我用神识一扫,居然又是唐进。

我打开门,面色阴冷地说:“唐先生,有何贵干?”

唐进平淡地说:“我怎么都是唐明黎的父亲,你就用这个态度对我?”

我冷笑一声,说:“明黎是明黎,你是你。我和明黎是朋友,你不也照样来杀我吗?”

唐进有些尴尬,但他毕竟有些城府,立刻恢复了平淡表情,说:“我今天来,是代表唐家告诉你,我们唐家不再与你为难,你赶快让那些网友离开。”

我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:“唐先生,恕我直言,你们这是来跟我讲和,还是来下命令的?”

唐进淡淡瞥了我一眼,说:“元君瑶。不是我们唐家不能解决那些人,而是不想做得太过,以免将来不好收场,但这并不表示唐家不敢做。你鼓动那些人来围攻唐家,就不怕唐家痛下杀手吗?那些网友的生死。你就一点不放在心上?”

我微微眯起眼睛,这个唐进,倒是很聪明嘛。

唐明黎的父亲,自然不会简单。

我摸了摸下巴,说:“我差点死在你们的手里,难道就这么算了?”

唐进冷冷道:“你还想怎么样?”

我说:“虽说那些网友并不是我鼓动的,但他们为了我餐风露宿,在你们唐家外站了那么多天,于情于理我都该表示表示。这事是因你们唐家而起,你们唐家怎么也该给个说法吧?”

唐进眯眼道:“你想要敲诈?”

“敲诈?”我竖起眼睛。“唐先生,你怎么说话呢?你们唐家无缘无故要来杀我,难道不该给我一些补偿?”

唐进冷声道:“开个价吧。”

“这才爽快。”我拿出一个本子递给他,“我要求也不高,就这些就行了。”

他翻开一看。里面密密麻麻,全都是各种灵植,他脸色一变,怒道:“你居然狮子大开口。”

我摊了摊手,说:“毕竟那么多网友。我总得分匀啊,唐家家大业大,这么点东西算得了什么?”

唐进眼睛下的肌肉抽搐了两下:“小丫头,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贪心,免得引来祸端。”

我呵呵冷笑了两声:“唐先生,这次的事情,我师父很是震怒,他还说要出山,替我讨回公道,被我劝回去了。你要知道,一旦他老人家出山,就不是这么点小东西可以打发的了。”

唐进沉默片刻,说:“我会如实禀告家主。”

“我等着。”我淡淡笑道。

唐进回到唐家,将清单交给唐老爷子,老爷子大怒。将清单狠狠扔在地上,怒道:“她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敲诈我们唐家!”

唐进低头道:“她说,如果不同意,她的师父就要出山。”

唐老爷子冷哼一声:“我还怕他不成?”

“父亲。您细想,为何特殊部门委员长和炼丹师联盟的会长都出来替她说话?她的这个师父,恐怕能量不低啊。”唐进道。

唐老爷子沉吟片刻,冷声道:“答应她。”

“是。”

很快,唐家的东西已经送到了我的家中,我看着满满几大箱子的东西,心情很好。

就是要把他们打疼了,他们才知道,我是不能随随便便欺负的。

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我了。

从今往后,谁敢欺负我,我就一定要怼回去。

我花了两天的时间,炼制了一大批普通人可以吃的药丸,可以滋养身体,延年益寿。

然后,我打开了直播间,说:“各位观众朋友,我知道,大家都很关心我的安危,如今唐家愿意补偿我,并且不再与我为难。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,还是请各位先回家吧。每个为我出过力的朋友,都有一份小礼物送上,请各位笑纳。”

一听说有礼物,那些观众瞬间便高兴疯了。我将药丸交给胡青鱼,让他帮我送给那些观众,胡青鱼再次露出了肉痛的表情。

很快黑岩TV的论坛上就出现了很多晒药丸的帖子,有个年轻观众将自己所得的一颗丹药送给自己父亲吃了,没想到居然把他多年的哮喘给治好了。

论坛很快就被刷屏。全都是说我的药丸多么多么的好,家中长辈吃了,腰也不酸了,头也不疼了,一口气爬六楼也有劲儿了,怎么看怎么像托儿。

甚至还有外国人出高价问国内的人买了,吃过之后发帖,激动地用全英文表达他对我的敬仰。

虽然也有人跑出来说,这些人是不是水军,但立刻就被骂声淹没。

经过这一次的事件之后。我在观众心目中的威望更高,也有很多人想要出大钱问我购买丹药。

当然,我都没有搭理,只在异人网的网站上上新了几种丹药,照样被一抢而空。

再没有人来找我麻烦,日子一下子变得清闲下来,我每天就炼炼丹药,打坐练功,再练习一下《侠客剑谱》,日子过得清闲而充实。

黑岩TV上的观众天天催着再做一次直播。正好这天叶先落给我打了个电话来,说本市出了一个离奇的案子,问我有没有兴趣去看看。

原来,三天之前,有一具女尸顺着长江漂流下来,被河边遛弯儿的市民们看到,报了警。警察到了现场,原本以为只是普通的溺水身亡案件,没想到将尸体捞起来一看,全都愣住了。

尸体已经完全冰冷、僵硬,肯定死了很多天了,但诡异的是,尸体根本没有腐烂,也没有像别的溺死的尸体那样膨胀成一个大胖子,如果不是它浑身发白。没有心跳,众人都要以为那是一具活人了。

这具无名尸体被送进了法医办公室里进行解剖,那天警局的法医老赵和实习生小李一起加班解剖,结果第二天早上发现了他们的尸体。

他们死得非常奇怪,两人都是自杀的,拿着解剖用的手术刀,割掉了自己的喉咙。

但诡异的是,他们死之前脸上都带着一抹痴迷的笑容,仿佛看到了世上最美好的事情。

两位法医的自杀让这具尸体变得恐怖起来,当地警方立刻移交给了特殊部门,今晚将由特殊部门的法医重新解剖,很可能会发生恐怖的灵异事件,胡青鱼想请我过去直播解剖的全过程。

这么有趣的事情,当然要干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