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9章 炼尸术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立刻打车赶到了山城大学的人类学研究中心,因为要做直播,所以解剖的地点并没有设在特殊部门的山城市分部,而是在学校里。

山城大学开设了人类学,这个专业有个专门的研究室,专门研究人类,据说很多陵墓之中挖出的古尸都会送到这里解剖鉴定。

我到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,这座研究大楼有些空荡荡的。好多研究室还空着,据说这是新楼,刚刚建好,很多实验室都还没有搬过来。

我打开了直播间,向观众讲解了一下情况。

【咦,这个剧情,很像最近特别火的一部外国电影嘛,叫什么来着?】

【《一具尸体》。】

【对,就是这个,主播,你不会又跟人家剧组合作了吧?】

我满头黑线,说:“这个各位可以放心。我绝对没有跟剧组合作,尸体是实打实的尸体,不是演员假扮的。我的老观众们都知道,我是绝对不会用特效的。”

话还没说完。忽然刺溜一声,头顶的日光灯忽闪了一下,很快又恢复了正常。

【卧槽,吓死我了,主播,你应该能看见鬼吧?跟咱说说吧,你周围有没有鬼?】

【我看了这么久的直播了,只要是恐怖女主播的直播,我们这些观众都是能够看到鬼的。】

【鬼不是不能被拍到吗?为什么直播能看到?这是什么科学原理?】

【这种时候管什么科学原理!看得爽不就行了?】

“各位观众,刚才我感觉到了一股奇异的力量,这种力量不是鬼气,但非常邪恶。”我说,“我对这具奇异的尸体更感兴趣了,亲们的观众朋友们,咱们一起去见识见识它的真容吧。”

我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说:“奇怪,叶女士说好了要到门口接我,却没见人影,不会是出事了吧?”

我掏出手机,拨了过去。

叮铃铃——

叶先落的手机铃声永远都是手机默认的那一款,可见她是个一板一眼的人。

我愣了一下。那铃声从走廊尽头的房间里传来,在这空旷寂静的走廊上回响。

那房间里除了铃声,什么声音都没有,一种不好的预感从我心底升起。

我快步走了过去。推开了门,解剖台上躺着一具全身发白的女尸,旁边的桌子上放着叶先落的手机,正在不停地震动,发出清脆的铃声。

没有叶先落,也没有她所说的那个法医。

她到哪里去了?这部手机是特殊部门发下来的,她不可能随便乱扔。

我将手机拿起,然后看向那具尸体。她长得非常的美,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,双眼睁开,直直地盯着天花板。有着一头柔顺漂亮的长发,身材纤长曼妙,腰肢纤细,只堪盈盈一握。

【这样的美人。却已经死了,实在太可惜了。】

【是啊,如果她活着,是多么的美丽动人,主播你别把她的关键部位遮住了呀!】

【前面的你够了,这时一具尸体!别恶心人了好吗?】

我觉得这尸体十分怪异,伸手把住了她的脉搏,输入了一缕灵气进去。

忽然,我像受了炮烙之刑一般将手缩了回来,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刚才,这具女尸把我给弹开了!

“你在干什么?”忽然一个冰冷的男声传来,我回头一看。是一个身穿白大褂的高大男人,长得很俊美,皮肤白皙,戴着一只金框眼睛。看上去很儒雅,文质彬彬。

但他的气质有一些冷,盯着人看一眼,就让人浑身发冷。

“你是?”我警惕地问。

“我叫刑兆天。”他走进来,开始在水池里清洗双手,“你是不是也该报上名来?”

“原来你就是特殊部门的刑法医。”我伸出手,说,“你好。我是恐怖女主播。”

他冷冷地瞥了我一眼,说:“在解剖尸体之前,我不会跟任何人握手。”

我悻悻地将手缩回来,说:“叶女士呢?”

“她接到一个紧急的案子,回分部去了。”刑兆天打开解剖台头上的灯,说。

我微微皱眉,对他的话产生了怀疑。

如果叶先落要走,肯定会先通知我,更不可能不带手机。

他为什么要说谎?

【主播,你可要小心啊,这个帅哥很可能并不是刑兆天哦。】

【对啊,他很可能杀了刑兆天和那位叶女士。专门等着你上钩。】

【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啊?是女主播,还是这具女尸?】

刑兆天表现得非常的专业,拿出一支录音笔,开始记录尸体的情况。

“无名女尸的皮肤非常光滑。有弹性,没有尸斑,只有解剖之后,根据她胃中的食物消化情况确定死亡时间……”他仔细地检查尸体,甚至连某个羞羞的地方都不放过。

在我这个异性面前,他检查那处地方,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自在,仿佛只是在检查一件机器。

“死者死前曾经有过激烈的房事。”他说,“有明显的性侵迹象。”

【我的天,居然还是先X后杀?】

【是谁干的啊?这么残忍,太恐怖了。】

“但是,除此之外。没有任何其他的外伤痕迹,也没有搏斗的迹象。”刑兆天继续说。

【有没有搞错,难道是SM?】

【哪有这样的SM?你们不要动不动就开车好吗?】

【这是不是一种古代的邪术?那部电影里面的女尸,就是一种中世纪的诡异巫术?我们华夏是不是也有类似的?有没有专业人士出来解答一下?】

【华夏古代的巫术很多,什么炼尸术之类的多不胜数,我们家族也算是专门干这个的,但是这种情况我从来没有见过。或许是某个少数民族的秘术?】

直播间里讨论得火热,这边刑兆天已经拿起了手术刀,朝着她的胸口切了下去。

【不要啊,这么美的尸体,你怎么舍得伤她啊!】

【对啊,让人家做个安静的美女子不行吗?】

【前面的是不是有毛病?不解剖尸体怎么能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呢?她死前被性侵过。说不定是被人谋杀。找到死因,才能找到杀人凶手。】

忽然,刑兆天露出了惊讶的神情。

“怎么了?”我问。

“我刺不进去。”他说,“她的皮肤比皮革还要坚硬。我根本刺不破。”

我悚然一惊,沉默了一阵,说:“是不是炼尸术?将尸体炼制得刀枪不入,成为杀人的利器。”

“你看她的样子像吗?”刑兆天略带讥讽地说。

“或许对方炼制失败了。”我说。

刑兆天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我一眼。

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兴奋:“我从事特殊法医行业快十年了。这是我遇到的最有趣的一具尸体。”

我忍不住问:“你以前解剖的都是这样怪异的尸体吗?”

他笑了一声,说:“我解剖死人,也解剖鬼物、妖物。”

【鬼物也能解剖吗?】

【有些鬼物是血肉类型的,比如夜叉,它们不是魂体,拥有肉身。】

【好有趣,要是能看看如何解剖一具夜叉尸体就好了。】

【别做梦了,现在夜叉已经很少见了。】

刑兆天换了一把手术刀,这把刀上铭刻着非常繁复的符文,而且样式很古老。

“这把刀是你们家族祖传的吗?”我忍不住问。

“没错。”他说,“我们家族从两百年前就开始解剖妖魔鬼怪,它们身上有很多东西可以炼制法器。”

【原来刑兆天家族是“屠夫”。】

【什么是“屠夫”?】

【这种家族从古早时代就存在了,他们从异人手中买来妖魔鬼怪的尸体,然后解剖,取下它们身体之中有用的东西,然后卖给炼器师,可以挣很多钱。】

【现在炼器师已经很少了,屠夫家族也早已没落了吧。】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