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0章 女尸的来历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刑兆天望着尸体,目光冷凝,身上有一缕灵气环绕。

我心中一惊,他居然是个三品初级的修道者!

那把手术刀亮起一层淡淡的金光,刺破了女尸的身体,划过她洁白如玉的肌肤。

【没有血流出来,看来真的是死了很久了。】

【死而不腐,真是吓人。】

【我说主播。解剖的画面能不能遮挡一下?要是被未成年人看到了怎么办?】

【拜托,我们看主播的直播,就是想看恐怖画面的,这个点儿未成年人该睡觉了吧?】

刑兆天打开女尸的胸腔,我们俩都愣住了。

这具尸体,居然没有内脏!

不,它有,但只有一个,就是它的心脏。

而其他的肝肾脾胃,全都空空如也。

刑兆天皱眉:“没有外伤,它的内脏怎么会消失?这尸体越来越有趣了。现在,我们就来看看这颗心脏之中,藏着什么秘密吧。”

就在这时,阴长生的声音在我的耳机之中响起:“不好!元姑娘,赶快离开那儿,无论是你,还是这个小子,都对付不了这个邪物。”

阴长生的语气非常急促,我连忙说:“刑兆天,我们快走。”

“走?”刑兆天抬头看了我一眼,“我好不容易找到这么有趣的尸体,怎么会走?你要是害怕,可以自己走。”

阴长生说:“别管他了,元姑娘,你自己走。”

我很果断地转身就跑,刚跑出去几步,忽然发现了什么,步子一顿,看向旁边一个空置的实验室。

那实验室里的器材都准备齐全了,门上没有上锁,一股诡异的血腥气味从里面散发出来。

我心中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,缓缓地推开了门,走了进去。

一座试验台的背后,有殷红的鲜血流淌而出,在地上蔓延。

我绕过去一看,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那人穿着保安制服。靠坐在试验台边,用一把水果刀割断了自己的喉咙,鲜血将他浑身染得鲜红,而他那满是血迹的脸上露出了极为扭曲的诡异笑容。

【死人了!终于死人了!哈哈哈哈哈。】

【死人了这么高兴。前面的什么心态?】

【主播的恐怖直播要是不死个把人,都跟没有直播差不多。】

【你们能不能有点同情心?一个大活人不明不白地死了,你们却在兴奋?鲁迅小说里说的无知看客,就是你们!】

直播间里又开始撕逼,我皱起眉头,转身跑出实验室,回到了刚才的解剖室里。

诡异的是,刑兆天不见了。而那个被剖开了尸体的女尸,居然恢复了原样!

她被割开的胸膛又长了回去,那双漂亮的眼睛,仍然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。

我缓缓地走了过去。就在低头的刹那,她的眼珠子忽然一转,死死地盯向了我。

四目相对,我顿时后脊背一阵发凉。似乎被某种恐怖的远古怪兽给盯上了一样。

我后退了一步,差点撞翻身后的架子。

但尸体并没有动,只是那双眼睛死死地瞪着我,我往旁边走了一步,眼珠子居然跟着我的身体移动。

“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我大声问。

黄卢子道:“没想到现在还有这玩意儿啊。”

九灵子也道:“我上次见到它们,还是在唐朝。蜀中有一个古老的民族,名叫景项族,这个民族信奉一个邪神,这个神就叫景项。所谓的景项神其实是一个魔物,非常强大的魔物。在上古的战争中,它被强大的修道者们所伤,逃到蜀中避难。景项如果要恢复魔力。需要十万个人的灵魂。因此,这个信奉他的民族,将族中最美丽最纯洁的少女奉献给景项,在神庙之中举行残酷的仪式。取走少女的内脏,只留下一颗心脏,她们的身体会自动复原。然后将他们推进了长江之中,让她们顺流而下。她们会自动为景项搜集灵魂。”

阴长生说:“不过。在唐代末年的时候,景项族就已经被朝廷屠杀殆尽了,他们所放出的女尸,也都被清理干净。”

“那景项呢?”我问,“那个魔物被杀了吗?”

“景项被唐代一位大能封印了,至于封印在何处,没有人知道。”正阳真君道。

我看向面前的女尸,这么说来,有人找到了景项的所在,然后制作了新的尸体,为它搜集灵魂?

那么,他们到底制作了多少这样的女尸?

门外忽然响起了脚步声,我立刻将神识放出去,却发现我的神识仿佛被封住了。

那脚步声越来越近,停在了门外,从下面的门缝里现出一双脚的影子。

咔哒。

门锁转动,门发出吱呀一声轻响,缓缓地开了,就在门打开的瞬间,我手中的捆鬼锁猛地射了出去,将门外的人死死地捆住。

门外的人怒喝一声:“你干什么?”

我定睛一看,原来是刑兆天,他怒气冲冲地盯着我:“还不快把我放开!”

【女主播,千万别放,谁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刚才那个刑兆天!说不定他是鬼物假扮的呢?】

【对啊,主播,千万不要放开他!】

我微微眯了眯眼睛,却没有解开捆鬼锁的意思。

“你刚才到哪里去了?”我警惕地问。

“我去那边的休息室拿东西了。”刑兆天说。

我看了看他的手,手中拿着一把刻了符文的巨大钳子。

“你取出她的心脏了吗?”我又问。

他哼了一声,说:“我动不了她的心脏,才去拿了这个钳子。”

我一惊:“她的心脏怎么了?”

“她的心脏特别的坚硬,我根本割不破。”他说。“这个钳子是用来剪破异兽的皮肤的,连饕餮的皮都能撕开,何况一颗小小的心脏。”他着急地说。

我皱眉道:“你在外面有没有看到什么?”

“外面一个人都没有,我能看到什么?”他气冲冲地说,“快点,我还想把她的心脏摘下来看看呢。”

“嘻嘻嘻。”忽然之间,低低的笑声传来,我俩都是一愣。抬头望去,只见门外的走廊尽头,出现了一个穿白大褂的人,估计也是研究所里的研究人员。

他手中拿着一把手术刀。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,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往前走,口中发出嘻嘻的笑声。

那表情十分恐怖,让人毛骨悚然。

“没救了。”阴长生摇头,叹了口气说,“他的灵魂已经被吸走了。”

“他的灵魂在女尸的心脏里吗?”我低声问。

阴长生道:“没错,女尸的心脏有景项的魔力,是盛放灵魂的容器。”

“如果毁掉心脏呢?”我问。

“别想了。”黄卢子说,“以你现在的实力,根本破不了它的心脏。”

“他是谁?”我问刑兆天。

刑兆天道:“我哪里知道,我今天也是第一天来。”

话音未落,那个研究人员便举起了手术刀,朝着自己的脖子划去。

我瞬间出手,随手抓起旁边的一个东西扔了出去,正好打在他的手腕上,将他的手术刀打落。

他转过头,仍然面带笑容,朝着墙壁狠狠地撞头,一下一下,几乎要将自己的脑浆给撞出来。

我立刻冲了过去,一手刀砍在他的后脑勺,他脸带笑容地倒了下去。

就在这时,我看到了藏在他白大褂里面的吊牌。

吊牌上的名字,赫然是:刑兆天!

【什么?他才是刑兆天!】

【哈哈哈,我就说嘛,刚才那个人绝对是别人假冒的!】

【那他到底是谁?目的又是什么?】

我猛地转过头去,发现自己的捆鬼锁落在地上,刚才那个“刑兆天”已经不见了。

“快走!”阴长生再次催促道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