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5章 走,去报仇!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往前走了两步,微微弯下腰,说:“别白费力气了,你越运功,毒就中得更深,死得也更快。要怪,就怪你的主人吧,她不该派你来杀一个炼丹师。”

我一字一顿地说:“你们以为,我们炼丹师只会炼丹,别的什么都不会,可以任由你们欺负?”

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:“给我记住。炼丹师,不可辱。”

说罢,我绕过他,走进了保安室。他的眼睛发直,身体直挺挺地倒了下去,眼睛、鼻孔和耳朵里,都流出了浓黑的鲜血。

【女主播说得好!别看那些人对我们炼丹师毕恭毕敬的,其实觉得我们只是炼丹的工具,根本打心眼里看不起我们。】

【是啊,要不是有家族的支持,或者加入炼丹师协会之类的组织,炼丹师的下场都挺惨。】

【今天主播总算是为我们炼丹师们出了一口恶气了!】

【主播,以后我们炼丹师都挺你!】

炼丹师们都很有钱,打赏起来那就跟不要钱似的,一顶又一顶的钻石皇冠朝我砸来。屏幕旁边的打赏提示瞬间便被璀璨的钻石光泽所淹没。

我走进保安室,窦小少爷趴在沙发上,已经睡着了,我摸了摸他的脑袋,还好,他没怎么受伤。

如果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我肯定不会原谅自己。

我拿出一只鼻烟壶,放到他鼻子下面闻了闻,他连番打了好几个喷嚏,从睡梦之中清醒了过来。

“姐姐?”他狐疑地望着我,“刚才发生了什么事?我是不是被人给袭击了?”

“别担心。”我揉了揉他的脑袋,“已经没事了。鬼物和袭击你的那个恶人,全都被姐姐给解决了。”

“什么?解决了?”他惊道,“我还没有大展身手呢,怎么就解决了?”

我捏了捏他的脸蛋,说:“以后会有机会的。我们走吧。”

我牵着他的手,走出了保安室,将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,他怒极反笑。呵呵冷哼了两声,说:“周家,好一个周家!居然敢对我下手,到底是谁给了他们胆子。”

我嘴角勾起一个诡谲的弧度:“小少爷,想不想去报仇?”

“当然要!”他脸上露出一道诡异的笑容,难以想象他居然只是个十岁的小孩,“只有我算计别人的,哪有别人算计我的。我通常不记仇,因为我的仇,当场就会报!”

【小正太说得太好了!主播,千万不要关直播。我们要看你去周家算账!】

【想看算账+1】

【主播不要怂,就是干!我们都支持你!】

【对!主播,要是周家敢找你麻烦,咱们又去堵周家大门去!】

我们在护工的尸体上找到了打开大门的房卡。出去之后,发现保镖白叔和司机都倒在车旁,人事不省。

我给他把了脉,说:“是中了毒。”

我找出去毒丹,给他和司机都吞下,好在中毒时间不长,虽然有些虚弱,但至少性命是保住了。

白叔诚惶诚恐地说:“少爷。属下保护不力,请您责罚!”

窦小少爷很有范儿地摆了摆手,说:“我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。”

白叔立刻说:“请少爷下令。”

窦小少爷一挥手:“咱们去周家,闹他个天翻地覆!”

此时的周家老宅已经灯火通明。原本在清修的周家家主脸色阴沉地从静堂里冲了出来,快步来到前厅,怒吼道:“来人,给我把周芸乐和她父亲周凯森给我带过来!”

周凯森很快就到了,他低着头,不敢看自家父亲的脸。

周家家主冷声道:“你那个孽障女儿呢?”

周凯森说:“父亲,这件事是我策划的,我愿意一力承担。”

周家家主是火爆脾气。上去就是一脚,把他给踢倒在地,周凯森连忙爬起来,跪倒在他的面前。

“你这个臭小子!就是因为你的溺爱。把她教养得这样无法无天!”周家家主怒骂道,“以前她在外面到处惹祸,还算有分寸,没有去招惹世家大族。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这次她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,居然敢去算计恐怖女主播!算计那个女主播也就算了,她居然还敢把窦家的那个小祖宗给算计进去,她是不是要害死我们周家才算数?”

周凯森道:“父亲,都是我的错。但芸乐毕竟是您的嫡亲孙女啊,求您救她一命,今后我一定严加管束,绝对不再让她出去惹是生非。”

周家家主背着双手。冷着脸说:“我也想救她,但已经晚了。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是她算计了恐怖女主播和窦家小少爷,如果我们周家要护着她,就是跟全国人民作对。”

周凯森连忙说:“父亲。那些老百姓算什么?我们只要想点办法,操纵一下舆论……”

“操纵舆论?”周家家主怒斥道,“你一大把年纪了,怎么还这么幼稚!窦家和谭家是好相与的吗?谭家家主是特殊部门的委员长。位高权重!”

他深深地吸了口气,压下心中的怒火,说:“事到如今,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。把你的那个女儿交出去。向窦家和谭家低头,给恐怖女主播补偿,尽量将这件事平息下去。”

周凯森惊道:“父亲,芸乐是我唯一的女儿啊!”

周家家主冷声道:“你就当没有生过这个女儿,不然……”他顿了顿,道,“我就只能当做没有生过你这个儿子了。”

周凯森脸色苍白,无力地跌坐在地上。

周芸乐坐在车后座上。焦急地看着黑岩TV直播间里的直播,咬着牙恨恨道:“没想到他们的运气这么好,居然连安安那个鬼物都能杀死。老四那个废物!早知道我就派家族里的丹劲中期的暗卫去了!”

忽然,她似乎觉得有些不对,看了看窗外,惊道:“这不是回老宅的路吗?老五!你干什么?你不是应该送我去机场吗?”

老五沉默不语。

周芸乐心中发冷,猛地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,刺向老五的脖子。老五反手抓住了她的手腕,然后往她脖子上砍了一个手刀,她当场就晕了过去。

我和窦小少爷大摇大摆走进周家的时候,周家灯火通明。复古的正厅之上,周家家主高高在上地坐着,周芸乐被绳索捆着,跪在他的面前,泣不成声:“爷爷,爷爷求求你,原谅我这一次吧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

周家家主却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。

窦小少爷一步当先地走进去,背着双手,说:“周家家主,你这是什么意思?鸿门宴啊?”

周家家主笑了笑,道:“窦家大少爷亲自前来,真是令我周家蓬荜生辉啊。”

窦小少爷一挥手,道:“别说这些客套话,我只问你,你打算怎么给我们交代?”

周家家主道:“窦小少爷稍安勿躁,今天我们周家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。”

他指了指地上的周芸乐:“这个小孽障,背着我们这些长辈,派出了家族的暗卫,本来就是犯了大错,如今又命令暗卫来作恶,更是错上加错。这样的人,不配做我们周家的子弟,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,将她逐出周家。从今往后,她与我们周家再无瓜葛,任由两位处置。”

【这个周家家主倒是个明事理的人。】

【呵呵,明事理?他这是弃车保帅!你们想想,一个家主,随随便便就能将自己家族的人交出去,这算什么家主?】

【就算不是家主,作为一个爷爷,将自己的亲孙女交给别人随便处置,想想都觉得可怕。】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