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6章 闹个天翻地覆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【呵呵,这就是世家大族啊,就算是嫡系子弟又怎么样?都是随时都可以牺牲的棋子。】

窦小少爷不屑地嗤笑了一声,侧过头对我说:“姐姐,你满意吗?”

我缓缓来到周芸乐的面前,她满脸都是泪水,将精致的妆容都给哭花了。

“周芸乐。”我说,“你知错吗?”

周芸乐咬牙切齿地望着我,仿佛恨毒了我:“我当然错了,我错就错在没有将你们全都杀掉!”

周家家主怒道:“你到了这个时候还执迷不悟!”

我勾了勾嘴角。直起身子,居高临下地望着她,说:“不懂得审时度势,嚣张跋扈,胸大无脑,像你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设置这样一个局?”

我绕着她缓缓走了一圈,说:“周芸乐,告诉我,到底是谁教你设局的,我就饶你一命,如何?”

周芸乐冲我怒吼道:“有本事你杀了我啊!我做鬼也要变成厉鬼,回来找你报仇。”

“想变厉鬼?”我笑了,“你想得太美了,我有的是本事让你魂飞魄散。”

这时,周家家主开口了:“元女士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我看向这位六十多岁的老人,说:“周家家主,这个局设置得其实并不高明,就算我们都死在精神病院里了,暴怒的窦家和谭家只要稍作调查,就能查到你们周家的头上。那么,这个时候,最后受益的人,到底是谁呢?”

周家家主的脸色立刻变得凝重起来。

窦小少爷也有些吃惊,他上下打量我,眼中散发出异彩。

“周小姐。”我从背后按住周芸乐的肩膀,说,“这个教你的人,绝对不是在帮你,恰恰相反,他恨你入骨,想要借此机会,将你,以及你的家族,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。”

周凯森急忙道:“芸乐,这个时候你还替那个人掩饰什么?”

周芸乐激动地说:“不可能的,他不可能恨我,一定是你在挑拨离间!”

我冷笑道:“果然有这么一个人。”

周凯森冲过去,抓住她的双肩,怒道:“你这个死丫头,你是要气死我吗?到底是谁?”

我讥笑道:“能让周大小姐这么维护,看来对方是个男人。”

周凯森更急了:“你就为了一个男人,要害死自己的亲人吗?他如果真的关心你,你在这里受罚。他又在哪儿?”

周芸乐还是低头不语,周家家主冷哼一声,说:“去把李妈给我带上来。”

没过多久,一个中年妇女就被拖了上来,她低着头。战战兢兢地说:“家,家主……”

周家家主沉声道:“说,大小姐有没有相好的男人?”

中年妇女看了周芸乐一眼,周家家主怒喝:“说!”

李妈抖了一下,说:“大小姐认识一个叫贺刚的年轻人,大小姐……很喜欢他。”

“李妈!”周芸乐怒道,“你敢背叛我!”

周家家主下令:“去给我把这个贺刚抓回来!”

几个暗卫被派了出去,没过多久就回来了,说:“家主,贺刚已经跑了。在他的家中,我们发现了这个。”

那是一支录音笔,窦小少爷摸了摸下巴,说:“放来听听,我倒是要看看。这个贺刚到底想干什么。”

周家家主点了点头,暗卫按下了播放按钮。

原来,这个贺刚原名叫廖强,他有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,两人的关系非常好。已经谈婚论嫁了。

他女朋友的父亲是官员,高升调进了首都,有一次她跟她父亲一起去参加朋友的晚宴,被周芸乐欺负,反驳了几句,周芸乐怀恨在心,没过多久,她的父亲就锒铛入狱,连她也被安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,进了监狱。

她无法接受这个打击。在监狱里自杀了,廖强本来在国外留学,得到噩耗赶回来,只见到了女朋友的尸体。

他伤心欲绝,发誓要为女朋友报仇。于是改名换姓,想尽了办法接近周芸乐,讨好她,让她爱上他,然后伺机报复。

前些天。周芸乐在他面前大发脾气,说她在宴会上被人欺负了,要想法子报复回去。

廖强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,他给周芸乐出谋划策,设计了这个局,让周芸乐和周家,都付出代价。

【没想到这个周家大小姐,竟然这么狠毒!】

【岂止是狠毒!我听说过,她最喜欢践踏长得漂亮的女孩子,以此为乐。】

【对。只要是首都圈子里的人都知道,她和她那个跟班方秋兰一起,不知道干过多少缺德事,被她们逼死、逼疯的女孩子不计其数!】

【这样的人,不进监狱还有什么天理?】

【严惩!一定要严惩!】

周芸乐浑身发抖,脸色苍白,激动地说:“不是的,你们一定是骗我的!阿刚不会害我的,他那么爱我,我们说好了要在一起一辈子!”

周凯森气得脸色发白。狠狠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,将她打倒在地:“你这个傻丫头!你是要把我活活气死吗?”

我摊了摊手,侧过头问:“小少爷,你说,这件事该如何解决?”

窦小少爷歪着脑袋想了半天,周家家主说:“这个廖强,我们周家一定会抓到,交给窦少爷处置。”

窦小少爷冷笑道:“这个人我自然会去抓,你们周家的大小姐,也要付出代价。”

他转身牵住我的手,说:“姐姐,我们回去吧。”

我微笑着点了点头,和他一起转身离去。

【就这么完啦?周芸乐也没有付出代价,这算哪门子的报仇?】

【就是,之前铺垫了那么多,就这么完了?就像是过山车一样,把我们送到顶上,就不下来了?】

【前面的你急什么啊?等着看吧,今天周家绝对不好过。】

我们刚刚走出了周家的大门,忽然一群穿着制服的人走了过来。朝我们点了点头,便快步走进了周家,亮出了证件。

“我们是特殊部门执法队的。”为首的那个冷声道,“周芸乐刺激鬼物暴动,大闹精神病院。杀死病人、医生、护士无数,情节十分恶劣,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。”

周芸乐满脸惊恐:“爸爸,爷爷,救救我,我不想去监狱啊!”

周家家主冷声道:“你自己犯了罪,就该认罪伏法。你们把她带走吧!”

两个女执法队员冲上前来,将她拎了起来,戴上手铐,押了出去,周凯森露出几分不忍,却也不敢说什么。

执法队为首的那个中年男人沉声道:“我们会严查周芸乐的过去,如果牵涉到别的什么人,不管他是什么身份,我们都会严惩不贷!告辞!”

周家家主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。顿时气得老脸通红,身体摇晃了一下,差点晕倒。

【抓得好!不过别关了几天就放出来了。】

【放心吧,不会的,她这次闹得这么大。谁敢轻易将她放出来?】

【就算有人要放,我们也绝对不会答应。】

【呵呵,她完了,特殊部门的监狱是什么地方?那可是关各种穷凶极恶的异人的地方,她在里面能活吗?】

【最好是长长久久地活着。才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。】

我将窦小少爷送回了窦家,他母亲急匆匆跑出来,将他一把抱进怀中,心疼地说:“我的心肝宝贝儿啊,你可把妈给吓死了。”

谭委员长在一旁说:“行了行了,别这么腻歪。”

说着,他走过来轻轻揉了揉窦小少爷的脑袋,说:“不错,小子,没给我丢人。”

窦小少爷得意地扬起下巴,说:“那是当然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