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7章 尹少的温柔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窦夫人抹了抹眼泪,说:“小宁才十岁,用得着这么逼他吗?”

谭委员长瞪了一眼自己的女儿,说:“狮子的孩子再小,也是狮子,你用养猫的方式来养他,迟早会误了他。”

窦夫人被他骂得没脾气,不满地望了我一眼,将儿子拖了进去。

我有些无奈,管我什么事。明明是你儿子硬要上我的直播,你反倒怪我带坏了你儿子。

谭委员长略有些歉意地说:“这次给你添麻烦了,元丫头。”

我笑道:“小少爷很可爱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谭委员长微笑道,“以后我们小宁,还要你多照顾。”

我心头咯噔了一下,委员长你这是什么意思?怎么让我感觉毛骨悚然?

我匆匆回了山城市,结果窦小少爷天天给我打电话,特殊部门严查周芸乐,发现了她以前还犯下了很多罪行,譬如买凶杀人、唆使流氓凌辱少女、栽赃嫁祸,可谓罄竹难书。

最后在特殊法庭上,她被判处了二十年刑期,关押在东海一座岛屿上。

而周家也为此付出了代价。

自从我的直播播出之后,周家犯了众怒,除了窦家和谭家之外,首都的很多家族都明里暗里对周家进行了打压,周家的势力一落千丈,周家家主震怒,将周芸乐的父亲都发配去了鸟不生蛋的地方管理家族产业。

窦小少爷兴致勃勃地跟我说,他不会就这么放过周家,不把周家赶出首都,他誓不罢休。

我心中默然,他才十岁啊,居然就在尔虞我诈的洪流之中游刃有余了,将来他长大了,会多么的可怕。

算了,反正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。

我将从窦小少爷那里拿到的长生果种在花盆里,用宇宙洪荒镜日夜照射,一直照了大半个月,才终于长出了一棵小小的嫩芽。

我接到了小林的电话,他兴奋地告诉我,他已经顺利突破了化劲,晋级化劲初期。

为了感谢我的丹药,他准备了一件礼物要谢我,当天晚上,他亲自将礼物送了过来,是一棵智仙草,这种草药是炼制神魂类丹药的常用药材,这棵足有一百三十年,价值非常高。

虽说我随时都可以用宇宙洪荒镜培养出年份更高的药材,但小林的这份心意,我领了。

这天我刚刚从地下炼丹室里出来,忽然闻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,我回到客厅,发现那张红木的桌子上放着一只花瓶。花瓶里插着一束白色的小花。

这种花看起来非常不显眼,却有一种迷人的馨香,让人情不自禁想要将它摘下来,捧在怀中,沉醉在那动人心魄的香味之中。

“喜欢吗?”熟悉的男声从身后传来。我骤然回头,看见尹晟尧站在门口,倚门而立,正微笑着看我。

“这是六月雪?”我问。

“没错,这就是神花六月雪。”他说,“我这次回药王谷,它正好开花了,我想你应该会喜欢,就摘了一束来。”

我笑了一声,说:“不愧是药王谷的大少。送人的花都这么奢侈。我听说,上次有人出一百万美金,只为了买这一小朵六月雪。”

他深深地望着我,说:“和你比起来,这些花。只不过是死物而已。”

他顿了顿,又笑道:“不过,它现在变成了我最喜欢的花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我忍不住问。

他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:“因为,它最像你。”

我正拨弄着花朵的手微微一顿,似笑非笑地说:“我不是花。不是可以随意摘下把玩的。”

“你当然不是。”他走过来,望着那束六月雪,“这种花,看起来不起眼,香味却很迷人,最重要的是,它能救人性命。一朵花,可以治好一个癌症病人。传说上古时代有一种丹药,六月雪是炼制它的重要材料,吃了它。可以生死人、肉白骨。”

说着,他又侧过头来,深深地望着我的双眼,说:“君瑶,你就像它。虽然貌不惊人,却拥有着无穷的潜力。”

“自立、自强,永远奋勇向前,从不退缩,君瑶。你的容貌在你这些品质的面前,都黯然失色。”

我呆了一下,随即笑了:“你的话很动人,但我如果是个丑八怪的话,你恐怕连了解这些品质的欲望都没有。这就是人性。”

尹晟尧的眉头紧皱起来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好了,不说这些了,我有些累,想要休息,你请回吧。花也带走,谢谢。”

尹晟尧沉默了片刻,说:“送出去的花没有收回的道理,你如果不要,就扔掉吧。”

听到他远去的脚步声,我有些气闷,其实他送我花,我挺感动的,不知道怎么,我就是怎么都看他不顺眼。忍不住想要刺他几句。

刺也就刺吧,为什么事后我又会后悔?

真是烦死了!

我让小林帮我注意一下直播的素材,没过几天,他就给我打了电话,说正好有一宗案子,是关于一个古旧的洋娃娃的。

那个洋娃娃据说是个古董,有八九十年的历史了,那位小姐还没成年就过世了,她的家人特意从国外定做了一个娃娃回来,将娃娃和她一起下葬,原本是怕她在地下寂寞,给她找个伴儿。

民国时代,兵荒马乱,没过多久,他们的家族就没落了,举家搬迁到了其他省份,没人照看她的坟墓,被一伙盗墓贼盗了,这个娃娃也送到了旧货市场贩卖。

当时洋娃娃在国内还是稀罕物,很快便有人高价将娃娃买走。

八九十年来。这个娃娃在许多人手中辗转,说来也奇怪,每个得到她的小女孩,都不长命。

三十年前,这个娃娃在害死了将近一百个女孩之后消失了。或许是被某个女孩带进了坟墓。

可是,三天前,这个娃娃再次出现了,而且还害死了一个女童。

我奇怪地问:“你怎么知道这个娃娃就是当年那个?”

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,说:“三十年前,我父亲最小的妹妹就是被它给害死的,我们家一直留着娃娃的照片。我小时候曾看过那张照片,照片里的娃娃让当时的我莫名的害怕,这么多年,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,因此我一眼就认出来了。”

他顿了顿,说:“我现在就来接你。”

很快小林就开着一辆路虎神行者来了,将我载到了山城市分部。

我们走进物证室,调取当时的监控录像,一个年轻人坐在电脑后面。一看见小林就笑:“哟,林俊杰,你来啦?”

我惊讶地望向小林,小林的脸色一下就涨红了,朝那年轻人脑袋上就是一拳。道:“就你小子话多!赶快做事!”

我摸了摸下巴:“原来你叫林俊杰啊,怪不得你从来不告诉别人你的全名,其实这名字挺好听的嘛。”

他的脸更红了,怒道:“这都不是重点!把注意力放在案子上好吗!”

我和那年轻人都暗暗偷笑,年轻人拿出一份卷宗。里面是现场的照片和验尸报告。

“三天之前,这个名叫佟丽丽的女童被发现死在了一个玩具店里。”小林说,“那天是他六岁的生日,她母亲带她去玩具店挑选玩具。当时她妈妈正在和店员闲聊,她很快就跑不见了,她母亲和店员慌了神,在店里找了很久,最后在一个放满洋娃娃的货架后面找到了她,她已经死了。”

我翻开后面的验尸报告,小林说:“她死得非常恐怖。”

我看着照片,皱起眉头:“看出来了,的确很血腥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