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8章 和尹晟尧逛街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照片里的小女孩缩成了一团,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,双眼睁得很大,嘴巴大大张开,面容扭曲。

几个洋娃娃手中都拿着刀,有水果刀,有裁纸刀,甚至还有手术刀,那些刀子深深地刺进了女童的身体,鲜血四溅,将周围的娃娃全都染得通红。

她,居然是被几个娃娃杀死的!

“店里有监控录像吧?”我问。

“当然,你过来看,这是监控录像拍下的视频。”小林让那个年轻人调出了录像。

小女孩进入店里之后,似乎听到有人在叫她。她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笑容,跑了过去,抱起一个洋娃娃,开心地跟它说着什么。

“注意看这个洋娃娃。”小林的面色变得凝重。

年轻人将画面截图下来,放大。降噪,画面变得更加清晰。

那个洋娃娃看起来有些老旧,身上穿着黑色的洋装,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蕾丝薄纱,就像是穿着英国维多利亚时期的丧服。

忽然。那洋娃娃的手动了,缓缓地抬起,指向了货架后面。

小女孩听话地跑进了货架后,而此时,货架上的几个娃娃也动了,往后一倒,纷纷落到了货架之后。

然后,货架后面就有鲜血飞溅而出,染红了墙壁。

“案发之后,警察详细搜过现场,没有找到这个黑色的娃娃。”小林拿出钱包,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照片。

照片是黑白的,里面有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,长得非常可爱,穿着一条白色的碎花裙子,怀中抱着一只洋娃娃。

那个娃娃,有着一头乌木般的黑色长发,身穿黑色裙子,头戴黑色蕾丝头纱,全身皮肤雪白,有着一双漂亮的黑色眼睛,直勾勾地盯着镜头。

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。

这个洋娃娃,就像是活着一样。

“这是我父亲最小的妹妹。”小林说,“她叫林美,这个娃娃是她在外面捡到的,像着了魔一样喜欢,带回了家,没过多久,她就被人发现死在了水池里。奇怪的是,那水池非常浅。只到她的脚踝,她是被人强行按在水里溺死的,但那天家里除了我奶奶和我父亲之外,没有别人。”

小林脸上闪过一抹悲伤,说:“我奶奶一直认为。是我父亲杀死了小姑姑,到她过世的那一天,都没有原谅他。那件事发生之后,洋娃娃就不见了。我父亲后来习武,成为武者,到特殊部门任职,查阅了很多档案,找出了有关那个娃娃的所有档案,发现被它害死的女童,至少有上百个。”

我皱了皱眉头:“百年老鬼。又害死了上百个女童,这个娃娃的力量一定十分强大。”

年轻人摸了摸下巴,说:“至少是个厉鬼吧?”

我和小林的脸色都很凝重。

而现在,除非那个洋娃娃再次出现,我们都束手无策。

离开分部的时候。那个年轻人握住我的手,说:“女主播,我是你的忠实粉丝,我叫黄自华,网名叫独狼。再过几年我就能出外勤了。到时候请务必让我上你的直播啊。”

说完,他用小狗祈求主人抱抱的眼神望着我,吓得我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,立刻逃之夭夭。

第二天,我纠结了很久,最后还是敲开了尹晟尧家别墅的门,他打开门时,初春清晨的阳光正好照在他的身上,将他的头发染成了好看的栗色。

“那个……谢谢你的六月雪。”我说,“要不……那个。我请你吃饭?”

他的嘴角勾起一道淡淡的笑容,我觉得脸上有些发烧,侧过头去:“那个,你不要误会啊,我没有别的意思。只是想要报答你而已。”

他轻笑道:“我知道,只是朋友之间的礼尚往来,没有别的意思。吃饭嘛,可以晚上吃,天气转暖了。我的衣柜里还是些冬天的衣服,不如你陪我去买衣服,给我把把关?”

我嘴角抽搐了两下:“我的审美……你信得过?”

“你配置的唇膏成了今年春节化妆品市场上的一匹黑马,山城市的女人们几乎人手一只,如果你都没有审美。那谁还敢说自己有审美?”

我不得不承认,这一通夸奖让我很受用。

“好吧。”我点头道,“你选好,我送你好了。”

他脸上的笑容更浓:“好。”

我觉得有些不对,这气氛怎么变得这么暧昧了?

我是不是说错话了?

既然已经说出了口,自然不能反悔,我只得和他一起出了门。

我还是和往常一样穿着运动服,戴着帽子和口罩,他穿着冬天的大衣,在这样的天气。的确有点热了。

我们来到附近的商场,尹大少爷自然不会去那些小店,我们便直接来到了欧洲名品街,进了博柏利的店铺,我用目光一扫,就看到了挂在橱窗里的一件黑色的长款风衣,便对他说:“这个不错,可以试试。”

他一招手,导购小姐就兴冲冲地跑了过来,一脸花痴地盯着他:“先生。这是我们店里的新款,您穿一定非常好看。”

尹晟尧换上衣服出来,这件风衣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,将他的身材衬托得高大挺拔,容貌帅气逼人。

“先生。您穿这个实在是太帅了。”导购小姐拍马屁,“您是模特吗?还是明星?”

尹晟尧却根本没有理她,回过头来问我:“好看吗?”

我点了点头:“好看。”

他露出满意的笑容,说:“那就这件吧。”

我连忙拿出卡去付钱,导购小姐用诡异的目光看着我。似乎在猜测我们之间的关系。

那眼神就像在说,不会是长得丑的富婆包养小鲜肉吧。

我满头黑线,逃也似的离开了专卖店。

尹晟尧穿着那件风衣,脸上始终带着一抹笑容。

“君瑶。”他忽然叫住我,我回过头。他忽然伸手取下了我的帽子和口罩。

我惊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他脸上带着微笑,将一条丝巾系在我的脖子上,说:“你戴这条丝巾很漂亮,很衬你的肤色。”

我的脸颊上浮起了一抹诡异的红色,侧过头说:“我,我没有戴丝巾的,的习惯……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听到一声轻柔的呼唤:“元君瑶!”

我的脸色沉了下来,侧过头,看见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女朝我走了过来,脸上带着温柔乖巧的笑容,说:“君瑶姐姐。”

居然是元唯,我那个同父异母的便宜妹妹。

她这是要干什么?

“君瑶姐姐,我也是那次之后才知道你是我亲姐姐。”她用楚楚可怜的眼神望着我,说。“以前都是我不对,请你原谅我好不好?”

我突然来了兴趣,她明明打心底里恨我恨得要死,却这么伏低做小,还向我道歉。到底想要干什么?

我也露出微笑,说:“元唯,不用道歉,过去的事情,我都没有放在心上。”

她露出了一个放心的笑容,说:“那就好,只要姐姐能原谅我,我愿意做任何事。之前我交友不慎,还好姐姐帮我看清了她们的真面目,从那之后。我和她们就再也没有来往了。”

她说的是那两个死党,当初出谋划策,和她一起陷害我。

我笑着问:“我让你在警局留了案底,你就不恨我?”

说到案底,元唯眼底闪过一抹憎恨,但她掩盖得很好,说:“姐姐,我不恨你,以前我飞扬跋扈,毫无礼貌,是你给了我一个教训,才能让我知道,自己是多么的年少无知。”

我在心底冷笑了一声,说:“你能这么想最好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