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0章 风系异能者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忍不住笑了:“豪门?你们尤家,就敢在我面前自称豪门?真是好大的脸?”

他微微眯了眯眼睛,冷笑道:“怎么,你还看不上我们尤家?那你说说,在你眼中,什么样的才算是豪门?”

“你们尤家,和首都唐家、周家比起来,如何?”我淡笑着问。

他目光一凛:“周家,那是首都的三四流家族,而唐家,是首都圈子里首屈一指的庞然大物。”

“和这两个家族比起来,你们尤家,不过是一个可以随意捏死的蚂蚁罢了。”我走近了一步,盯着他的眼睛,说。“连这两个家族都被我折腾得够呛,你们尤家,算是个什么东西?”

他愣了几秒,随即发出一连串的爆笑。

“哈哈哈哈哈。”他高声道,“真是笑死我了。你一个连家族都算不上,只不过是个有几毛钱的小家庭的女儿,居然敢吹牛,说那些首都的大家族被你折腾得够呛?”

他的目光在我胸口上扫过,笑道:“你吹牛的本事实在是高。就是不知道其他的本事是不是也……”

我一把抓住他的后衣襟,将他狠狠地按在桌子上,门外那两个保镖脸色一变,立刻冲了进来。

我在桌上一拍,两根筷子飞了起来,我手一挥,筷子以极快的速度射了出去,打在两人的穴道上,两人闷哼一声,直接扑倒在地。

尤正德脸色巨变:“你是个武者?”

“谁说我是武者?”桃木短匕从我袖子里滑落,贴在他的脸上,我淡淡道,“我是个修道者。”

尤正德怒道:“你敢对我动手,就不怕受到我们尤家的报复吗?”

“你耳朵聋了吗?”我用刀背拍了拍他的脸,说,“我刚才不是说过吗?我连唐家、周家都不怕,还怕你一个小小的尤家?”

尤正德愤怒地瞪着我,我看了一眼震惊的元家众人,说:“不要给他们投资,这样没脸没皮的一家人,能有什么前途?你给他们投钱,是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。”

说完,我将他推开,转身朝门外走去。

他满脸怒容,咬牙切齿地瞪着我,说:“老子就喜欢烈的,我还没有玩儿过修道者,这次我非要试试不可。”

我冷笑一声,我再不是当年那个随他们欺负的丑女元君瑶了。既然他要作死就随他。

就在下楼的时候,我看见一个小女孩怀中抱着一只穿黑色洋装的洋娃娃,快步从我身边跑过。

一股浓郁的鬼气弥漫开来,带着一股诡异的香味。

“欣怡,别跑那么快啊。”她的母亲快步追了上来。我也跟上去,忽然听到她母亲发出一声惨叫。

那个叫欣怡的女孩有一束长发飞在空中,就像是被一个看不见的人抓住了头发,往马路中央拖了过去。

诡异的是,小女孩不哭也不叫,脸上还带着一抹幸福的笑容。

就在这时,一辆装满了货物的大卡车朝着小女孩迎面驶来。

“谁来救救我女儿?”她的妈妈失声大叫。

我足尖一点,一个箭步冲了出去,一把抱住那小女孩,就在这时。那小女孩的脸猛然间变成了黑衣娃娃的脸,狰狞凶狠,朝着我扑了过来。

我心中大惊,咬破舌尖,一口精血吐在它的脸上。它就像被泼了一脸浓硫酸,脸上冒出缕缕青烟,发出一声惨叫,失去了踪影。

说起来慢,其实才刚刚过去了一两秒。我迅速一跳,躲开了飞驰而来的卡车。

“哇!”小女孩一下子哭了起来,她的母亲大叫着跑过来,将她死死地抱进了怀中。

“谢谢,谢谢你。”她母亲哭得比她还厉害,“如果欣怡出了什么事,我也不活了。”

这个时候,我才发现,那个穿丧服的洋娃娃不见了。

我问:“夫人,你女儿那个洋娃娃是从哪里来的?”

“洋娃娃?”她母亲有些奇怪我为什么会这么问。但还是说,“那娃娃是她爸爸送给她的,她特别喜欢,天天抱着不肯松手。”

我抬起头,看见一个中年男人快步走了下来。脸上还带着笑容。

“老邓,咱们女儿没事,太好了。”欣怡母亲抹着眼泪说。

那个中年男人眼中闪过一抹惊讶,但他掩饰得很好:“没事儿就好。”

我的心有点凉,上前道:“邓先生。那个穿丧服的洋娃娃你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

老邓脸上闪过一抹惊慌,气急败坏地说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!谁说那娃娃穿的是丧服的?我告诉你,你别在这里挑拨离间啊。”

我目光冷淡地看着他,说:“我还什么都没说呢。”

老邓目光躲闪,伸手去拉自己的老婆女儿:“这人是神经病。我们走。”

邓夫人挣开他的手,说:“你先说清楚,那个娃娃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她刚才亲眼看见自己的女儿被一个看不见的人拉着走,差点死在车下,我这么一说,她立刻就想明白了什么。

我淡淡道:“那个娃娃很邪门,害死过很多人了,就在几天之前,它还害死了一个女孩,那女孩死得非常惨。”

邓夫人闻言。浑身颤抖起来,不敢置信地瞪着他,说:“你,你居然这么狠心。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你在外面有个女人,还生了个儿子!你是不是想杀了我女儿,给那个小贱人和小孽种腾位置?”

“你疯了啊,我怎么会是那种人!”他指着我骂道,“你这个神棍,在这里妖言惑众。这些都是封建迷信!你信不信我报警!”

“不用你报,我来报。”我拿出手机。说,“那个娃娃牵涉到一宗杀人案,你自己去跟警察说清楚吧。”

老邓眼中闪过一抹惊恐,伸一拳朝我脸上揍了过来,怒吼道:“我叫你报警!”

“小心!”邓夫人惊叫道。

我根本没有动。直接用神识打在他的双腿膝盖上,他惨叫一声,噗通一声跪倒在我面前。

他不死心,又爬了起来,朝我扑来。我又用神识狠狠打在他的小腹,他闷哼,直接扑倒,半天都爬不起来。

他看向自己的妻子,说:“老婆。快来扶我!”

邓夫人冷冷地看着他,已经对他彻底死心了,搂着女儿,转过身去。

没过多久,小林就来了,老邓耍赖,说自己根本不知道什么丧服娃娃,是我们污蔑他。

小林直接调出了饭店内外的录像,发现吃饭的时候欣怡将娃娃放到一边,他还亲自拿起来,塞进女儿的怀里。

他无法耍赖,被小林带回了特殊部门,没审讯两回,就交代了一切。

他在外面有个小三,那小三天天给他吹耳边风。想要上位,他猪油蒙了心,觉得儿子才是自己传宗接代的宝贝,女儿不过是赔钱货,便动了害死女儿。怪罪在妻子头上,然后跟老婆离婚的念头。

他的同事是之前死亡女童家的亲戚,跟他说过丧服娃娃的事情,前两天下班回家,他突然鬼使神差地进了一家玩具店,看见了放在货柜上的丧服娃娃。

他也不确定这是不是那个传说中的娃娃,但他还是将娃娃买回了家,送给了女儿。

小林问了那家玩具店的地址,我们匆匆赶过去,玩具店老板一脸懵逼。说他当时也很奇怪,库存里根本没有这个娃娃,不过,既然别人愿意给钱,他也就收了。

线索又断了。

小林的目光很惆怅,他想要为父亲洗清冤屈,却始终没能找到那个娃娃。

回到家,沙发还没有坐热,我便察觉到有人潜入了我的院子。

我用神识一扫,居然是个异能者!

一个三级的风系异能者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