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2章 一场献祭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云永清上前两步,从怀中拿出了一颗丹药,举到他的面前,说,“尤少,您看。”

“丹药?”尤正德当然知道丹药难得,连忙凑了过去,“这是什么丹?”

话音未落,那颗丹药忽然无声无息地融化了。

一股浓郁的香味灌进了他的口鼻,他在心中大叫一声不好,已经晚了,双腿一软,倒在了地上。

此时,他觉得头昏脑涨,身体发烫。迷迷糊糊之间,他仿佛看到一道曼妙的倩影缓缓来到了他的面前,对着他露出了一道勾魂摄魄的迷人笑容。

他觉得自己的心都融化了,朝那道倩影伸出了手,呢喃道:“君瑶,美人儿……”

这个晚上,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梦到和自己的梦中情人翻云覆雨。

第二天一大早,他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冰冷的房间里面。屋子里只有一张床。

他揉了揉脑袋,皱眉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?我怎么会在这儿?”

忽然,门开了,两个身穿黑色警服的警察走了进来,面色冷肃地看着他:“醒了?”

“这是哪儿?”他心中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“这是警局。”中年警察冷声道。“你还记得昨晚的事情吗?”

“昨晚?”他想起那个迷离的梦境,竟然还露出了几分迷醉的笑容,“昨晚怎么了?”

两个警察互望一眼,低咳了两声,说:“你真的不记得了?”

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他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。

警察拿出一个iPad。将视频放给他看,他惊得眼珠子都瞪出来了,缓缓站起身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视频之中,他是主角,不过他光着身子,在山城市最繁华的地段,抱着一根路灯,不停地蹭蹭蹭,口中还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。

他周围围了一大圈人,几乎将整条路给堵得水泄不通,很多年轻人都拿出了手机,对着他一阵乱拍,还发出嘻嘻的笑声。

尤正德只觉得浑身发冷,脑袋之中一片空白,他双腿一软,又坐回了床上。

“这个人是你吧?”警察冷声道。

尤正德忽然跳了起来,大声道:“这不是我,这绝对不是我!”

“我们昨晚接到报警。”警察冷声说,“说有人在闹市……我们到了之后。看到你在……咳咳,我们将你带了回来,你昨晚喝酒了?”

尤正德浑身发抖,他忽然想起昨晚云永清给他看的那颗丹药。

他被算计了!

“混账!”他怒吼,“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!”

两个警察叹了口气。无奈地摇了摇头,退了出去,将门锁上,说:“打电话给精神病院吧,这个人的精神一定有问题。”

我坐在沙发上,看着电视里正在播放的本地新闻,里面正在播放尤正德抱着电信杆做羞羞的事情,只不过打了很厚的码。

云永清坐在饭桌前,正在吃我做的午饭,他一阵狼吞虎咽。激动得说:“主播,你做的饭太好吃了,我吃过迪拜帆船酒店最有名的厨师所做的饭菜,但和你做的比起来,那就是猪食!”

他顿了顿。说:“这菜里面还有一股很浓郁的气息,我觉得身体有些发热,异能似乎也变强了。”

我关掉电视机,说:“做得很好,我很满意。”

他嘻嘻笑了两声。说:“我做事,你放心。”

我看向他:“你一直做这种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事情吗?”

他嘴里包着食物,含糊不清地说:“你知道修炼是需要大量金钱的,我没有家世,师父很早就离开我了。为了修炼,我必须得接点活儿,不然怎么能修炼到三级?”

我说:“三级风系异能者,你可以建立自己的势力了。”

“主播,知道我为什么网名叫‘风中的少年’吗?”他笑道,“因为我的性格就是这样,自由自在,来去如风,建立自己的势力,就要对手下人的前途负责,想想都麻烦。”

我微微笑了笑,他倒是和我很像,都是喜欢独来独往的独行侠。

其实,这只是因为,我们都曾经受过伤害,被人背叛,无法完全信任别人。

“有没有兴趣,为我做事?”我说,“我可以付给你丹药当酬劳。”

他双眼放光:“当然,能为女神做事,是我的荣幸,何况谁能拒绝得了丹药?你知道吗,为了丹药,我们这些散修,可以做任何事。”

他朝我眨了眨眼睛,说:“当然,我是不会做出卖身体这种事的。那个……如果是你的话……”

“如果是她,你想怎么样?”一个声音幽幽地从他身后传来。

“我的女神,当然可以对我做任何事啦?”他兴冲冲地说。

尹晟尧直接出手,把他给弄晕了。

我无语。顿时觉得头又开始疼了。

就在这时,我接到了小林打给我的电话,说丧服洋娃娃又出现了,这次是出现在一个快餐店里,店中有一个儿童乐园。很多小孩子在里面玩耍。

我们赶到的时候,发现儿童乐园里到处都是血,外面已经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,一对年轻夫妻坐在门口哭得天昏地暗,一个女警正在安慰他们。

我们调出了店里的监控录像,那个丧服娃娃忽然出现在儿童乐园的角落里,一个小女孩发现了,将它抱了起来,还笑嘻嘻地跟她说着什么。

忽然,其他正在玩耍的小孩子停了下来。然后缓缓地回过头,看向小女孩和娃娃。

他们就像是中了邪一样,全都朝着她围了过来,伸手抓向小女孩。

后面的内容太惨了,我不忍再看。

小林说:“警察询问过那些孩子。他们最小的三岁,最大的不超过十岁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只是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在呼唤他们,叫他们去吃蛋糕。他们回过头,就看到一个很大很漂亮的三层生日蛋糕,还散发着香味,后来的事情……你也都看到了。”

小孩子们已经被他们各自的父母领走,那个丧服娃娃,再次失踪了。

我们都有些发愁,从现在来看。那个丧服娃娃一直无差别地杀人,谁也不知道它下一次会出现在哪里,而死的,又是哪家的孩子。

我回到家,心情有些烦闷。却看见尹晟尧正对着一张本市的地图沉思。

“这是什么?”我走过去问。

“你回来得正好。”他招呼我过去,我发现那地图之上贴着几张照片,正是丧服娃娃杀人案的案发现场照片。

我奇道:“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?”

他笑了笑,道:“药王谷的情报网无所不在。你来看,这三宗案子的位置。”

他拿出红色的笔,将三个案发地点串了起来,居然是一个等边三角形。

“距离完全一样。”他说,“这绝对不是巧合。”

“这是一场献祭。”我脸色凝重地说,“但是三这个数字没有意义啊。”

尹晟尧又拿起笔,在三角形的中间画了一个圆圈。说:“我已经调查过了,最初在国外定制丧服娃娃的那户人家的祖坟,就在这里。”

我一惊,盯着那地方看了很久,然后又拿起笔,画了一个倒的等边三角形,于是形成了一个六角形。

“这种六角形在国外是恶魔的标志。”我说,“知道丧服娃娃当初是在哪个国家定制的吗?”

尹晟尧翻开厚厚一叠资料,这娃娃是当年从东欧的罗尼亚国定制,我立刻在黑岩TV的论坛上开了一个帖子。将丧服娃娃的照片发了上去,询问读者中有没有罗尼亚国的人,请他们帮我打听一下,关于丧服娃娃的信息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