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4章 他还能回来吗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孕魔鼎是一件强大的上古魔器,早就出现了器灵,拥有了灵智,它能够像人类一样思考,知道在这个时代魔物早已经消失,想要复兴魔族,只能悄悄地进行。

所以它才让自己制造的魔物悄无声息地取代人类,混入社会之中,伺机而动。

他们和人类几乎没有任何区别,甚至都没人能感觉到魔气。

如果再让它继续进行下去。或许到某一天,整个山城市的人都会被魔物所取代。

特殊部门总部接到消息之后,大为震动。

总部专门派了一个委员下来处理,孕魔鼎被挖了出来,用特殊的手法封了起来,准备运往总部,封在总部的地底仓库之中。

据说那座地底仓库之中,封印着许多强大的妖魔鬼怪。

胡青鱼得到了总部的大为嘉奖,上面有消息传来,他可能要高升了。

这次魔物重现于世,很多国家高层和大家族、大门派的高层都接到了消息,一时间形势变得十分紧张,很多家族、门派都在暗中布置,以防将来魔物来袭。

而普通人的世界却依然平静,那位委员特意带着人上门向我表达了感谢,还送上了一棵三百年的羞月草作为谢礼。

我推辞了一下,然后欣然收下。

山城市的夜幕下,一场针对魔物的杀戮在悄无声息地进行,为了不引起恐慌,特殊部门将这场清洗变成了暗中刺杀,不停地制造一起又一起的意外事故,比如车祸、比如自杀、比如抢劫杀人。

清洗进行得很快,只用了不到一个星期,魔物们就被统统清除干净,只是累坏了警察们。

事情解决之后。那位委员回了首都市,他走没几天,一位不速之客来了。

这位正是唐明黎的父亲——唐进。

我给他端上了一杯灵茶,他并没有喝,脸色阴沉地说:“我已经调查过了,那天明黎跟你一起去的,但只有你一个人回来,在地下洞穴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我知道唐家的人迟早要来,轻轻叹了口气,说:“唐先生……不用再找明黎了……”

哐啷。

他手中的茶杯跌落在地,琥珀色的茶水在地板上绽放出一朵妖艳的花。

他脸色苍白,死死地盯着我,咬着牙道:“你老实跟我说,明黎他是不是已经……已经……”

我连忙道:“唐先生,这个你可以尽管放心,明黎他还活着。”

唐进追问:“真的?你没有骗我?”

“我是绝对不会用这个来开玩笑的。”我严肃地说,“明黎的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情,他必须去处理好,暂时应该不会回来了。唐先生。你放心,他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唐进这才松了口气,往后一仰,靠在沙发上,沉默了好一阵。才说:“我对不起明黎的母亲,其实她并不想回唐家,这些年来,她在唐家一直过得并不开心。但我不甘心,当年被唐家赶出去,我发过誓,一定要风风光光地带着我的妻子和儿子回来。最后我也做到了,但是,唐家的那些亲戚、下人们,看在明黎的份上。表面上尊敬我的妻子,其实暗地里是根本看不起她的。”

他叹了一口气,说:“或许我真的错了,当年就不应该带他们回来。如果没有回唐家,我们一家人会过着平凡的日子。自由自在,快快乐乐,明黎也不用肩负着一个家族的兴衰。”

我淡淡地笑了笑,说:“唐先生,虽然我不太喜欢唐家。更不喜欢你和唐家家主,但我不得不承认,你们把明黎教育得很好,他是一个有责任、有担当、有智谋、有勇气的人,将来唐家在他的带领下。一定会走向辉煌。”

唐进闻言,脸上终于有了几分笑容:“你真是这么想的吗?”

“当然。”我斩钉截铁地说,“我把明黎看做生死之交,我们是可以将后背交付给对方的朋友,如果不是认可他的人品,我又怎么会这么做呢?”

唐进欣慰地笑了,说:“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明黎这么喜欢你了,除了鸿运女的体质之外,你的品格高尚,又善解人意。只要眼睛不瞎,都会喜欢你的。”

我腼腆地笑了笑:“你过奖了。”

唐进站起身,说:“如果你能联系上他,告诉他,我们很挂念他,能回来就早点回来吧。”

“我暂时还无法联系他,他并没有告诉我,他去了哪里。”我说,“不过,只要他一回来。我就会通知你们的。”

唐进朝我感激地点头,消失在门外,我望着他的背影,心中怅然,抱歉,我不敢告诉你们,他或许回不来了。

愧疚浮上心头,我焦虑地抓了抓头发,如果没有我,或许他现在还是个一呼百应,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的唐家大少。

或许他们说的对,我就是个祸水。

接下来的日子,我将自己关在家里面炼丹和修炼,暂时不想出门了。

可是没想到,我想宅都宅不清净。

胡青鱼上门拜访,有些不好意思,扭扭捏捏了好一阵,我都有些不耐烦了,说:“胡部长,不,胡理事,有什么事你就说吧,能帮我一定帮你。”

胡青鱼有些无奈,说:“那个……有位外国友人。想要上你的直播。”

“什么?”我瞪大了眼睛,虽然早有预感,但这个消息还是让我无比震惊,“谁?”

“是欧洲一个贵族后裔,有伯爵头衔。”胡青鱼说,“他出身驱魔家族,是个三级驱魔师。”

我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,说:“他也是我的观众吗?”

“是的,他是你忠实的观众,还给过你不少的打赏。”胡青鱼说。“以前有个跨国案件,他帮过我们大忙。之前有很多人都想通过我们,劝说你让他们上直播,我们都拒绝了,还由总部出面,拒绝过几个身份非常高的人。但这位伯爵确实帮过我们大忙,所以……”

我更无奈了,说:“好吧,就这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

胡青鱼松了口气。说:“元女士,谢谢你。”

“先把这位伯爵先生的资料给我吧。”我说,“我不想跟一个完全不熟悉的人一起直播。”

“这是当然。”他立刻拿出了一份电子资料给我,我在手机上打开,一张照片跳了出来。

照片上的青年大概二十六七岁,有一头漂亮的金发,长相很英俊,脸上带着帅气的笑容。

这位亚历山大·威尔士,出身欧洲一个十分古老的驱魔家族,威尔士家族世代为教廷驱魔。在欧洲有很高的声望。

亚历山大是这一代驱魔人中的佼佼者,据说在欧洲曾经杀死过很多鬼物。

他在半年前迷上了我的直播,不管多晚,不管在哪儿,他都会准时看我的直播,有一次甚至在驱魔的时候,直接打开了手机直播间,一边看直播一边驱魔。

国外所说的恶魔,其实是鬼物的一种,并不是上古时代那些横行无忌的魔物。

这次他正式通过家族向华夏特殊部门提出了上直播的要求。特殊部门因为欠他一个大人情,不得不派胡青鱼来我这里当说客。

听说欧洲贵族都很绅士,想来和他一起直播,应该不会太难受。

没过两天,亚历山大就到了,为了表示欢迎,我亲自到机场接他。

我看了看身边那些接机的人们,手中拿着一块大牌子,上面写着名字,觉得这种好傻啊,幸好我有神识,一扫就够了。

很快,一个戴着墨镜,穿着夹克,脖子上系着一条Burberry围巾的青年拖着一只巨大的行李箱走了出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