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5章 诡异的地窖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很高,足有一米九几,长得又帅,一出现就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“快看,快看,那个老外好帅啊。”旁边有小女生花痴地说,“是不是模特啊。”

“可能是来中国读书的留学生。”

“也可能是来拍戏的明星。”

“好想跟他合影啊。”那女生想到就做,几步就冲了过去,眼里冒着星星,用英语说:“先生。你长得好好看,我可以跟你合影吗?”

这位亚历山大·威尔士先生彬彬有礼地用中文说:“女士,抱歉,我不能跟你合影。”

女生眼中继续冒星星:“声音也好好听啊,比那些欧美明星帅多了。”

她的朋友觉得太丢人了,立刻跑了过去,不好意思地说:“抱歉,先生,打扰了。”

说完,生拉硬扯地把她给拽走了。

等她们走远,我才快步走了过去,说:“是亚历山大·威尔士先生吗?你好,我是元君瑶。”

亚历山大取下墨镜,盯着我的面容看了好几秒,说:“抱歉,你长得……”

“我知道,我长得和直播里的不同。”我笑道,“我不想当明星,所以用了一点小小的手段,改变了容貌。”

他点了点头,说:“元女士,能够上你的直播,是我的荣幸,希望没有让你太困扰。”

已经很困扰了好吗?

但我还得满脸微笑,礼貌地说:“当然不会。我一直期望能与国外的朋友进行交流。”

“太好了,我还以为你会拒绝,担心了好久。”他爽朗地笑了起来。

我有些奇怪:“威尔士先生的中文居然说得这么好。”

“我从小就很喜欢中国文化,所以将中文选为了所学的语言之一。”

所学的语言……之一。

我在心中默默想,果然是贵族啊,接受的都是贵族教育。

我一直没有考驾照,车是特殊部门派遣的,司机自然也是特殊部门的人。

我在送他去酒店的路上跟他闲聊,发现他真是一个典型的贵族,从小上的是贵族学校,接受精英教育,同时也接受家族的驱魔训练,七岁就开始跟着父亲去猎魔,战功赫赫。

他对华夏的修道者很感兴趣,其实他们这一类的驱魔人,修习魔法,其实也算是修道者之一,只不过方法不同罢了。

他待人处事都彬彬有人,让人如沐春风,我倒是对他有了几分好感。

他下榻在离我家很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。他邀请我在酒店里吃了一顿饭,分开的时候还亲自送我回家,我不得不感叹,确实很绅士。

接下来的几天,我作为东道主。带着他在山城市周围游玩,参观了很多风景名胜,这天我们登山,看了几座佛寺和道馆,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,只得在山上找了一家农家乐休息。

山上的农家乐很多,大都是农户自己开的小旅馆,环境很差,但他也没有抱怨,好在饭菜味道还不错。

亚历山大长得很俊美。这张脸是当之无愧的通行证,连农家乐的大妈都专门给我们安排了最好的房间,连饭菜都给我们加了量。

我将帽子拉了拉,心中默默地想,贵族不愧是贵族。就算在农户里吃饭,都能将一张木桌坐成一座城池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我们忽然听到一声惨叫传来,亚历山大正想出去看看,农家乐的老板娘说:“不用去看了。是对面孙家的媳妇,据说得了精神病,整天鬼哭狼嚎的。”

亚历山大从窗户看出去,对面那座山上有一栋两层楼的屋子,玻璃窗下隐隐有人影走动。

他取下墨镜。微微眯起了眼睛。

我问:“老板娘,孙家的媳妇是一直有病吗?”

老板娘很健谈,笑嘻嘻地说:“哪能呢,孙家那媳妇是从外地嫁过来的,长得非常漂亮,我们都说孙友贵那小子有福气,找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。去年,他老婆还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,他们孙家别提多高兴了,还摆了几十桌宴席。请全村吃了顿饭。”

她神秘地眨了眨眼睛,说:“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孩子生了不久,他们家那外地媳妇就开始出问题了,整天神神道道的,经常对着空气说话,别人问她她也不理。后来她这病越来越严重,据说还拿着刀要砍死自己的丈夫和儿子。”

我连忙问:“她病得这么重,就没有送去医院看看?”

“去医院里看过啦,医生也没看出什么来。就说她可能是得了产后抑郁症。”老板娘说,“让送进精神病院去。他们孙家去精神病院问了问,说要交一大笔钱,以后住一天还要交一天的钱。孙家舍不得钱,就把媳妇带回来,平时就关在地下室里,免得她出来伤人。”

老板娘走后,亚历山大低声问:“你感觉到了吗?”

我点了点头:“一股很浓郁的鬼气。”

他似乎有些兴奋:“不如……我们过去看看?”

我朝那边看了一眼,发现一辆面包车停在了孙家门前,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一男一女两个人从车上走了下来。

我们又把老板娘叫了过来,老板娘看了一眼,笑道:“这不是隔壁村的花大姐吗?”

“花大姐是什么人?”亚历山大问。

“花大姐是个神婆,听说很有些神通。”老板娘说,“她平时就帮人叫魂、请死去的先人附身,人死之后给人做做法事,咱们十里八乡的,都很信她。”

她露出几分不屑:“不过,我可不怎么相信,这世上哪有什么妖魔鬼怪啊,这个花大姐,肯定是骗钱的。”

我也来了兴趣,这么好玩的事,自然要过去看看热闹。

我朝亚历山大使了个眼色,带着他来到了对面孙家。

村子里来了不少人,都围在外面看热闹。那个花大姐,穿着一身花棉袄,梳着一把大辫子,端坐在地坝里,倒真有点神婆的架势。

而那个男人,长相很猥琐,据说姓李,是花大姐的徒弟。

“听说孙家媳妇被鬼附身了。”有围观的人小声说。

“不是什么产后抑郁吗?”

“什么抑郁,生孩子的那么多,你见谁像她那样的?”

“是啊。听说都被附身小半年了,天天鬼哭狼嚎,还要杀人。现在好了,有花大姐在,管他什么妖魔鬼怪,全都要被打个魂飞魄散。”

“是啊,前几天,隔壁村那个小豆子,据说是被黄皮子给附身了,也是花大姐施法救的。”

村民们议论纷纷。可见这个花大姐的威望很高。

孙家那对老夫妻在花大姐面前点头哈腰,事主的丈夫孙友贵却蔫嗒嗒地站在一旁。

我打开了直播间,低声介绍亚历山大,说:“观众朋友们,这是今天的嘉宾,国外赫赫有名的驱魔人——亚历山大先生。我们今天本来没想直播的,出来玩儿,正好遇到村子里进行驱鬼仪式。”

【哇,咱们主播这是准备冲出国门,走向世界啦。】

【这位外国驱魔人也好帅啊。主播,恭喜你的后宫又收入一枚优质帅哥。】

【我不行了,亚历山大实在是太帅了,正是我最喜欢的类型,我要喷鼻血了!】这位还是个男的。

【前面的死基佬滚粗!】

“行了,去把小春拉出来吧。”花大姐高声道。

“是,是。”孙家老夫妻绕到屋子背后,打开地窖。里面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,接着便是一阵疯狂的大笑。

强烈的鬼气从地窖里弥漫了出来,混合着一股腐败的血腥味。还有一股奇怪的酸臭味,让我不由得皱起眉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