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6章 恐怖的饿鬼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家老夫妻拿着一根很长棍子,棍子顶端有个绳套,他们用绳套套住媳妇小春,将她拖了出来。

小春双眼深陷,瘦骨嶙峋,已经完全脱了形,瘦得像个木乃伊,她拼命地挣扎着,口中发出野兽一般的怒吼。

“哎呀,看来真的是被鬼附身了。”有村民说。“你见过谁家得精神病会变成这样的?”

“好可怕啊,看她的样子,是个饿死鬼吧?”

亚历山大低声说:“那个地窖之中有古怪。”

我点了点头:“小心点,我有种不好的预感,待会儿可能会出大事。”

孙家老夫妻将小春拖到花大姐的面前。花大姐眯着眼睛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,说:“是饿鬼附身,拿饭来!”

孙友贵提了一大桶饭来,小春的眼睛放着绿光,一下子就扑了上去,抓起里面的饭狼吞虎咽,不一会儿,竟然将整整一桶饭都吃了个干干净净。

她的肚子高高鼓起,如同十月怀胎一般,但她还是在不停地喊着:“饿啊。饿啊!吃东西,我要吃东西!”

她的目光在四周转过,盯着那些围观的人,露出贪婪的光,吞了口口水。

“吃,吃,吃。”她嘴里不停地念叨着,孙家老夫妻哀求道:“花大姐,求求你,赶快把她体内的饿鬼给赶走吧。”

“别着急,我自有办法。”花大姐站起身,拿出一把桃木剑和一只金色的铃铛。

我用神识一扫,那只是普通的工艺品而已,根本不是法器。

用这些破烂玩意儿,能灭掉一只饿鬼?

开玩笑吧?

我可以肯定,这个花大姐,绝对是个招摇撞骗的骗子!

她居然还一本正经地拿着桃木剑,绕着小春装模作样地跳大神,那些动作生硬难看,一看就是胡乱比划的。

“噗呲。”亚历山大没忍住,一下就笑了出来。

周围的村民都回过头来愤怒地瞪着他,他连忙道歉,那个花大姐目光不善地看了亚历山大一眼,然后大喊一声,将桃木剑狠狠打在小春的身上。

小春发出一声惨叫。

那把剑虽然不是法器,但却是货真价实的桃木,对鬼物也有一定的伤害作用。

花大姐一下一下地往小春身上打,打得小春放声哭喊,最后一下,她狠狠地打在了小春的脑袋上。

小春浑身一抖。脑袋垂了下去,一下子安静了。

村民们愣了一下,随即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。

“不愧是花大姐,连这么厉害的饿鬼都能赶跑。”

“那当然啊,咱们花大姐是谁啊?那可是十里八乡最厉害的半仙啊。连黄皮子都能赶跑的,何况是几个饿鬼。”

【窝草,原来在乡下当半仙这么容易啊,要是给我一把桃木剑,我也能打得这饿鬼哭爹喊娘。】

【我母亲就是个神婆,也算是修道者,我跟着她学了几年,虽说实力没有我母亲强,但也能看得出来,这个大妈就是在瞎比划嘛。】

【这种骗子最恶心了。很多人愚昧,相信这些人的胡说八道,生了病不去看医生,小病拖成大病,大病给活活拖死。】

【真是丧尽天良!该死!】

花大姐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。说:“这个饿鬼很难对付,还好赶跑了。”

孙家老夫妻俩从包里拿出一叠红票子,目测有个一两千,双手捧着送到了花大姐的面前,感激涕零地说:“花大姐。这次真是多谢你了,我替我儿子儿媳,还有那可怜的小孙子,谢谢你了。”

花大姐接过钱,脸上却装出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。面不改色地放进了包里,说:“这些是香油钱,要用来祭鬼神的。”

“是,是。”老夫妻俩连忙点头,“花大姐啊,我们儿媳妇,以后还会不会被饿鬼附身啊?”

花大姐问:“你儿媳妇当初是在哪里被附身的?”

老夫妻俩说:“那天中午小春做饭,正好铁锅坏了,小春去地窖里拿备用的锅具,去了很久都没有回来。我们去一看。她昏倒在地窖里,之后就变成了这疯疯癫癫的样子。”

花大姐点头道:“看来问题就出在这地窖里。”

她来到地窖旁边,绕着地窖转了两圈,又往里面看了两眼,说:“我知道了。几十年前,曾经有一个人,饿死在这里面,他的魂魄一直留在这里,你们家的怪事,全都是他在作祟。”

老夫妻俩连忙问:“花大姐,你看要怎么才能把它杀死?”

花大姐摇头道:“饿鬼是最难杀死的,现在唯一的办法,就是满足它的愿望,让它完成心愿,自己离开。”

“要怎么做?”老夫妻俩急忙道,“花大姐,求您给我们指条路。”

“这个简单。”花大姐说,“你们去弄一大桶饭来,倒进地窖之中,让它吃个饱就行了。”

“是,是,我这就去准备。”老夫妻俩朝儿子喊了一声,孙友贵立刻端着一大盆饭食走了过来。

就在这时,阴长生前辈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元姑娘。不能让他们把饭食倒进地窖。”

为什么啊?

我在心中默默地问。

阴长生说:“那地窖之中不是一两个饿鬼,而是有一大群饿鬼,当年肯定有数百人饿死在这下面。这么多饿鬼,多少饭食都填不满的,一旦让它们尝到了食物的滋味。却又不让它们吃饱,它们会彻底狂暴,后果不堪设想!”

我一惊,连忙喊道:“住手!”

正准备往地窖里面倒饭食的孙友贵动作一顿,回头奇怪地望着我。

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的身上。我大步走了出来,高声说:“不能往地窖倒饭食!”

花大姐不屑地瞥了我一眼,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,说:“唉,又是一个不相信鬼神的城里人,这些城里人,到底要吃多少亏才罢休呢?”

又苦口婆心地对我说:“小姑娘,你自己不信也就算了,为什么要阻止别人信呢?你也看到了,小春这么痛苦,不把饿鬼彻底送走,要是再被附身了怎么办?出了人命,你付得起责任吗?”

那孙家老夫妻也恶声恶气地冲我喊道:“这是我们家的事情,和你没有关系,你别来多管闲事。快滚!”

周围的村民也对着我们指指点点:“这些城里人,真是害人,上次隔壁村那个得了绝症的晓莉,医生都说没救了,只有花大姐愿意救她。能帮她向地府借命续命。结果晓莉家几个城里亲戚,非要让他们把晓莉送医院,结果晓莉连半年都没活过,就死在医院里了。”

“就是,花大姐为了我们做了这么多。还有些城里人去警察局告她,说她是骗子。”

“这些城里人真是烂了良心!”

花大姐见大家都支持她,脸上露出了几分得意,说:“这饿鬼道行高深,一个不注意。它跑到别家去,祸害别家,可怎么好?”

周围的村民一听,立刻炸了,他们都住在这附近,要是饿鬼跑到他们家去了可怎么办?

“赶快走开!”村民们怒骂道,骂的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,甚至有的人拿起锄头、石头之类的武器,想要动手。

忽然,一声尖叫传来,众人回过头,看见亚历山大正站在小春身边,将一只模样恐怖的东西从她身体里拖了出来。

那东西只有七八岁小孩大小,瘦得皮包骨头,肚子却非常大,像个酒坛子一样。

它双眼冒着绿光,拼命地挣扎尖叫。

“鬼!”有人大喊了一声,“那是饿鬼!”

村民们吓得尖叫起来,四处逃散,孙友贵吓呆了,愣在当场,也不知道被谁撞了一下,手一抖,盆里的饭食全都倒进了地窖之中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