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1章 胡青鱼死了?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未来一片渺茫,胡青鱼的目光忽然变得坚定,他咬紧牙关,猛地一踩油门,将速度开到最大。

不管未来如何,他绝对不能让孕魔鼎落入魔物之手!

而此时,女高手已经倒在了雨中,鲜血从身体里蔓延出来,混入地面的积水之中。

她的长刀已经断成了好几半,散落在地上,她瞪大了眼睛,狠狠地望着面前的魔鬼。

那魔鬼冷淡地瞥了她一眼,转身走进了雨中。

女高手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道神秘的笑容,她丹田之中飞速旋转,浑身开始冒起阵阵青烟。

那魔物步子一顿。在心中轻轻说了一声:“自爆?”

轰!

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,胡青鱼脸色有些发白,他知道,从总部来的女高手已经失败了,她选择了自爆结束自己的生命。与对方同归于尽。

他死死地握着方向盘,魔物死了吗?

轰!

货车再次被掀飞,天翻地覆之中,他看到长街尽头那道高大的人影。

胡青鱼心中一片悲凉。

那位女高手死了,然而魔物还活着!

现在。要轮到他了吗?

不行!不能失去斗志,哪怕是只剩最后一个人,也要拼死保护孕魔鼎!

他冲出了驾驶室,拿着一叠符箓,朝着魔物冲了过去。

夜色一片凄迷。

很快。地上便躺满了尸体。

魔物掀开了货车车厢,装着孕魔鼎的黑色箱子滚了出来。

他伸手去拿箱子,却仿佛摸到了烧红的烙铁,将他的手指烫得焦黑,冒出缕缕黑烟。

“这个时代,居然还有封魔石吗?”他自言自语道,“还有人能绘制这么复杂的封魔咒语?有意思。”

他拿出一脚踢在黑箱子踢回了车上,然后走进了驾驶室,开着货车疾驰而去。

地上的尸体堆中,忽然有人的手指动了动。

我将冤孽气炼化了一半,不知为何总觉得很心慌,便起身倒了杯水喝。

外面的雨更密了,给这仲春的山城市,又添了几分寒意。

忽然,我听到咚地一声,从院子里传来。

我悚然一惊,连忙推门出去,到院子里一看,一个满身是血的人影靠在我家围墙外面。

“胡部长?”我大为震惊,给他把了一下脉,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全身经脉俱断,就算能救活,也是个废人了。

但不管如何,人总得救。

我将他抱了起来,进了里屋。给他吃了一整瓶疗伤丹,把他的性命吊着,然后从我的乾坤葫芦之中拿出了一批药材。

这些药材全都是我费尽千辛万苦,花了无数的钱财才搜集到的,有的还只是种子或者一块根茎、一小节树枝。我拿回来之后,好不容易种活,用宇宙洪荒镜照着,花了很长时间,才培植成功。

全都是五百年份的神药!

胡青鱼这个伤,普通的疗伤丹肯定是不行的,必须要炼制黄龙丹。

黄龙丹是疗伤的灵药,所需要的药材倒不是特别难找,难就难在,年份必须全部达到五百年。

而且。最重要的一点,特别难炼!

黄龙丹乃四品丹药,按理说,我可以炼制,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我进入炼丹室。小心翼翼地炼制,没想到第一炉丹到了最后一步,快要凝结成丹的时候,炉子里忽然传出一缕烧焦的气味。

我连忙将炼丹炉打开,丹药没能凝结成功。变成了一锅黑乎乎的药膏。

我将药膏刮了下来,虽然失败了,但好在没有毒素,也能治伤,比疗伤丹的药效要好。留着吧,说不定以后能用上。

这是我学习炼丹以来第一次失败,心疼得不行,这些药材可都价值连城啊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继续炼制。

第二炉丹药,终于炼制成功了,但十份药材,只炼出了一颗丹药,还仅仅是中品丹!

不管了,炼成了就行。

我哪里知道。即使是在上古时代,炼丹师满地跑的时候,一个四品的炼丹师,想要炼成一颗黄龙丹,都是极为困难的事情。有时候炼上十炉,都未必能出一颗丹药。

我来到客房,胡青鱼还活着,但已经奄奄一息,估计撑不了多久了。

我将他搀扶起来。将黄龙丹塞进了他的口中,丹药入口即化,顺着他的喉管流进了胃中。

我将灵气输入他的体内,帮着他将炼化药力,一点一点地修复经脉。

整整治疗了五个小时。天已经大亮,终于将他的所有经脉修复完毕。

我累得满头冷汗,脸色苍白,掏出几颗聚灵丹吃了,才稍微好一点。

胡青鱼缓缓睁开了眼睛。看了看四周,说:“我没有死?”

“有我在,死不了。”我语气不好地说,“你都快死了,还记得来找我,看来我该谢谢你的信任。”

胡青鱼满脸震惊:“我全身经脉都断了,你……你居然真的把我救活了?”

他活动了一下四肢,更加惊讶:“我的经脉……居然全都修好了?”

“修是修好了,但你要有心理准备。”我说,“你现在的修为已经跌到了一品。将来最多能修炼到四品就顶天了。”

他苦笑道:“只要能活着,就是我的造化了。”

“你能这么想最好。”我的神情变得严肃,说,“到底是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?你可是山城市特殊部门的部长啊。”

胡青鱼看了我一眼,叹息道:“告诉你也无妨,昨晚我负责将孕魔鼎护送到首都去。”

“什么?”我惊道,“孕魔鼎不是被秦委员给带走了吗?”

“他带走的那只是假的。”胡青鱼说,“秦委员遭到了异能者的袭击,受了重伤。”

我顿时明白了:“你们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?”

他点了点头,我双手抱胸,眉头深锁道:“昨晚……你的任务失败了?”

他的脸色沉了下去,艰难地点了点头:“昨晚,我们失去了一个丹劲后期的高手和八个实力高强的探员。”

我握紧了拳头:“袭击你们的……是魔物吗?”

他沉重地点头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坐下,脸色变得苍白:“完了。孕魔鼎落在了魔物的手中,人类很快就要迎来末日。”

死一般的寂静。

良久,胡青鱼忽然问:“现在几点了?”

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上午九点了。

胡青鱼看向窗外,喃喃道:“他应该已经到了吧。”

此时,首都特殊部门总部,一辆普通的黑色轿车缓缓地开了进去,谭委员长带着几个委员亲自到门口迎接。

车门开了,小林走了下来,大步来到谭委员长的面前。从怀中贴身的地方,拿出一只锦囊。

那锦囊只有拳头大小,看起来有些老旧了,上面用金色的丝线绣着一个奇怪的符文。

“幸不辱命。”他低下头,双手将锦囊托到了谭委员长面前。

谭委员长接过去。打开一看,里面有五个平方米的空间,一只青铜鼎正端端正正地放在里面。

这锦囊竟然是一只乾坤袋!

而那只青铜鼎,居然正是孕魔鼎!

谭委员长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说:“全人类都会记得你们的功绩。”

我惊讶地看着胡青鱼: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护送的那只孕魔鼎,也是假的?”

胡青鱼点头道:“真的孕魔鼎我让小林送去了首都,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吧。”

我忍不住朝他竖起了大拇指,说:“虚则实之。实则虚之,胡部长,你兵法学得真好啊。”

胡青鱼笑了笑,说:“只要能够将孕魔鼎送到首都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”

我沉默了一阵。忽然说:“你觉得昨晚那个袭击你们的魔物,身材模样眼熟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