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7章 终于轮到我上场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肯定是有什么奇遇啦。”

“永清,以后我们山城市就靠你了。”

“被压制了这么多年,我们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啦。哈哈哈,就该好好地教训教训他们东市的人!”

“大家别高兴得太早,这场比武我们还没有赢呢。”

大家顿时都安静了下来,直勾勾地望着我。

东市的人也冷哼了一声,说:“你们别嚣张!别忘了,这第三局,是秦大师出场,你们那个小丫头片子。怎么可能赢得了秦大师?”

“没错,这第三局,我们必胜无疑,你们还是乖乖将那两个区县的修炼资源交出来吧,免得待会儿丢人。”

说完,东市的人居然哈哈大笑起来。

山城市的异人们都气得发抖,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身上,眼中都是担忧。

他们都不相信我能赢得了秦向东。

云永清说:“不必担心,有元女士在,那个所谓的秦大师,不过是只纸老虎!他给元女士提鞋都不配!”

东市的人听了都嗤之以鼻:“别说大话,小心待会儿被打脸。”

云永清冷笑道:“谁被打脸还不一定呢。今天,你们东市的人,注定要在这里丢尽脸面,灰溜溜地滚回老家去!”

“你!”两边的人眼看着就要打起来,陈雅馨大声道:“好了!今天是来比武的,不是来打群架的!都给我消停一点!”

陈雅馨有点大姐头的气质,这一声吼,倒是将场子给镇了下来。

东市的人嘲笑道:“我们倒是要看看,这个小丫头片子要怎么扭转乾坤。”

云永清还想说什么。被我按住了肩膀,我淡淡道:“何必跟这些人一般见识?不过蝼蚁一般的人,他们吠得再厉害,也改变不了大局。”

【主播的声音很好听啊,应该是个美女。】

【我也是醉了。我生前也算是个老司机,看了无数的直播了,第一次看见连脸都不露的直播。】

【主播,你再不露脸,我就不看了哦。】

【前面的你拉倒吧,在这枉死城里,能有人间的直播看,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,你还想怎么样?】

【是啊,都别比比了,有得看就不错了,何况我觉得还挺好看的,哈哈,主播够装逼。】

东市的人怒了:“你特么说谁是狗?”

我嗤笑了一声,根本不屑于回答,云永清笑道:“谁搭腔自然说的就是谁了。”

又把那些人气了个仰倒。

我缓缓走上了擂台,秦向东却是用轻功飞上来的,东市的人连声叫好。

“看到没有?这才是高人,看看那小丫头片子,除了脸长得好看。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?”

秦向东上下打量着我,说:“小丫头,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立刻认输离开,否则就别怪我不怜香惜玉了。”

我从鼻子里笑了一声。道:“同样的话回赠给你,到时候可别倚老卖老,说我欺负老头子。”

秦向东眼镜微微眯起:“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,好,我就看看,你到底有什么本事!”

说罢,他手一动,一把符箓出现在手中,漫天一撒,那些符箓全都亮起金色的光。绕着我旋转,组成了一个符阵。

【这是困灵阵!可以困住灵魂,击伤魂魄,通常都是用来对付鬼物的,若是用来对付活人。击伤了活人灵魂,会让人精神错乱,智力减退,成个废人的。】

【好恶毒的人!活着的时候,以为鬼最可怕。死了之后才知道,最狠最毒的,是人心。】

【呵呵,鬼还不是人死之后变的?人恶,鬼也恶。】

秦向东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容。说:“今天我倒要看看,你能翻出什么大浪来。”

我嗤笑一声,说:“我还以为你有多么厉害,也不过如此。”

“什么?”秦向东冷哼一声,“你尽管嘴硬。等我将你打成白痴之后,看你还有没有这么伶牙俐齿。”

“就凭你,想把我打成白痴?”我简直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“你不过是个没有得到真传的记名弟子罢了,根本连师门都没能入得了,所学的也不过是最微末的功法,就算侥幸炼到了三品,也不过只是学到了一点皮毛而已。”

我双手大开大合,结了一个法印,然后一掌打在左侧的那张符箓之上。那符箓立刻燃烧起来,我又迅速打向右侧一张符箓。

秦向东脸色巨变,这困灵阵是当年师父教授他的最厉害的阵法,一直很好用,不管对付人还是鬼,都无往而不利。

师父说过,除非五品以上修为的绝顶高手,否则不可能破得了他的困灵阵!

他死死地盯着我,心中想,她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罢了,根本不足为虑!

我一连打散了四张灵符,然后双手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圆,在胸前结成一个复杂的法印,然后猛地往前一指,困灵阵仅剩的灵符全都朝着秦向东冲了过去。

秦向东心中大骇。立刻行罡步,结法印,想要将灵符全都挡下来,却感觉像一个巨大的大锤,重重地打在自己身上。根本无法抵挡,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。

我又立刻追了上去,在乾坤葫芦上一拍,桃木剑出现在手中,朝他刺出一剑。

《侠客剑谱》第三招: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

凌厉的剑招,雷霆万钧一般杀向秦向东,秦向东大惊失色,手一挥,一道黑光出现在他手中。

他将那黑光往前一舞。直接绞碎了我的剑招,然后朝我刺了过来。

我举剑抵挡,两件兵器交击,居然炸出一连串的火花。

我定睛一看,那武器竟然是一柄浑身通黑,极为纤细的短剑,两尺长,锋利无比。

我后退了几步,手中的流星剑居然被砍出了一道小小的缺口。

我和秦向东都惊诧地望着对方,那把黑色短剑。绝对是一件厉害的法器。

而他也满脸震惊,往常这一剑砍下来,就是钢筋水泥都能轻而易举地砍成两半,却砍不断一把小小的桃木剑。

这桃木剑,肯定也是一件法器。

他双眼露出贪婪的光。直勾勾地盯着流星剑,在心中打定了主意,一定要据为己有。

而我,也对那把黑色短剑很感兴趣。

“丫头,那把是吞魂剑。”正阳真君的声音在耳机里响了起来。“这把剑本身是一把凡剑,但它砍杀过很多英雄,沾染过英雄的碧血,在上千年的时光里被碧血所洗,渐渐拥有了强大的力量,成为了一件法器。”

我忍不住问:“那它岂不是很邪恶?”

“没错,它渴望着能吸食忠义之士的鲜血,是极为邪恶的法器。”正阳真君道,“好在它还没有生出灵智,还能驯服。丫头。我教你一个办法,你想法子将这把剑弄到手,然后将它炼化,让它认你为主。你是善良之人,能够化解它的戾气。收为己用。”

我点了点头,这时,忽然听见秦向东冷声说:“交出你手中的剑,我今天可以饶你不死。”

我讥笑一声,说:“同样的话回送给你。你手中的那把剑。要定了。”

秦向东心中恼怒,他知道这把剑是好东西,一直藏着掖着,不敢轻易拿出来,以免遭人觊觎,没想到今天却被我给逼出来了,他心里对我的恨意又深了几分。

“大言不惭!”他怒吼一声,提剑就冲了上来,挥剑朝我面门砍来。

这时,吞魂剑中猛地冲出一具透明的骷髅,它穿着一套古代的战士盔甲,手中拿着一柄巨大的斩马刀,朝我的头顶砍下。

我察觉到了危险,迅速后退了两步,将流星剑一舞,决定豁出去了,使出《侠客剑谱》的第六招。

将炙啖朱亥,持觞劝侯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