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9章 实物打赏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是吗?”山城市的异人们也不是好糊弄的,冷眼盯着他们,有的摩拳擦掌,眼看着就要动手,东市的异人们脸色苍白,满头大汗,全都背贴背聚在一起,准备战斗。

“让他们走吧。”我高声道,“他们可以不要脸,我们不能不要。我们要告诉全华夏的人,山城市的异人,和他们东市的不一样。”

山城市的异人们听了这话,都缓缓地退到了一边,东市的人都暗暗松了口气,带着秦向东和刘新。灰溜溜地跑了。

陈雅馨抱着吞魂剑朝我走来,双手捧到我面前,眼中满是兴奋:“元女士,你果然是个绝顶高手,请你……”

“我正想说这件事。”我接过剑。转过身,对所有来观战的异人们说:“各位,我的时间有限,没有办法成为你们的领导者,当你们的老大。云永清。”

云永清上前一步,道:“元女士,请吩咐。”

“你愿意代替我来做个领导者吗?”我直直地望着他的眼睛,问。

云永清点头道:“我明白了,元女士,只要是您的命令,我都一定服从。”

我点头道:“很好,以后由云永清来带领大家,保护大家,如果遇到了什么大事,再来找我。”

说罢,我转过身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【主播这个比装得不错,有点得道高人的意思。】

【唉,我要是活着,也想到东泽武馆去看看,可惜啊,现在只能看直播。】

【有直播看就不错了,这枉死城里也没有什么娱乐,简直跟坐牢一样。】

【唉,主播,你别关直播间啊,就是让我们看看人间的车水马龙也好啊。】

关掉直播之后,我坐在回家的车上,开始看那些鬼魂的弹幕,越看越心惊。

原来“地”字号直播,观众居然真的是地府之中的鬼物,而且他们都居住在枉死城之中。

枉死城,顾名思义,就是枉死之人的鬼魂在阴间所居之处。

枉死的意思,指不是寿终正寝。而是由于自杀、灾害、战乱、意外、谋杀、被害、含冤等等原因死亡。

枉死之人死后都会集中到枉死城关押,直至原有命数注定的寿命终结为止。

比如那个被刘新糟蹋了女儿,活活气死的男人,他四十五岁死去,但寿数却有八十岁。那么就必须在枉死城之中关押三十五岁,直到寿数到了,才能被押解到其他地狱,按照他们生前的善恶,进行惩罚或者奖赏,最后重新投入六道轮回。

可奇怪的是,怎么有人留言,说他在枉死城之中待了上百年,或者一两百年?

他们总不可能有几百年的寿数吧?

我给弟弟留了言,问起了这件事。不过他不在线上。

他似乎特别忙,到底在地府之中忙些什么呢?难不成做了一个地府小官,有了公职,忙于工作?

古代的小说里有提到过,某某人意外来到地府。被地府的判官、阎王等看中,封了个小官,安排了一个小差事,一直到将差事做完,才放他们回人间。

如果是这样也好。说不定到时候回来了,有了经验,读完大学出来,可以考公务员。

我心中顺畅了不少,点开打赏一栏。心中却苦笑,我真是犯傻,怎么可能有打赏,他们能有啥,总不能是冥币吧?

可我这一看。顿时惊呆了。

真特么有打赏!

只不过打赏的不是钱,而是实物!

打赏栏没有显示具体物品,但旁边有一个提取按钮,我一回到家,就点下了那个按钮,屏幕上跳出来一个对话框,上面写着:提取成功,请注意收货。

我疑惑地看了看四周,忽然叮咚一声,外面响起了一个男声:“元君瑶吗?有你的包裹。”

这……是从地狱来的包裹?那送货的人是谁?黑白无常?牛头马面?

我犹豫了好一阵。才打开了门,和往常一样,外面什么人都没有,只有一个半个高的大箱子。

我将箱子拖进来,打开一看。里面全都是“地”字号直播间观众们给我的打赏,我拣出来一件一件地看,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这些打赏里有灵植,还有一些石头、金属、木头之类,居然是炼器、布阵的材料,很多都是人间已经很难找到的东西,虽然等级都不高,但是却都很有用。

人间找不到了,但在地府说不定就是路边的石头,都没人要呢?

我激动得脸都红了。这下赚大发了啊!

我将这一箱子打赏放到炼丹室里藏好,感觉自己像是拥有了一整个世界。

晚上的时候,弟弟上线了,他告诉我,枉死城之中有一些枉死的修道者,他们生前的时候达到四品,按理说有一百五十岁的寿数,但是枉死了,死后就要在枉死城里待满一百五十岁,才能再次投胎转世。

我有些无语,怪不得修道者们都很惜命,原来连死都要比别人多当许多年的鬼。

经过这次的比武,东市的人彻底地蔫了,再也不敢来我们山城市挑衅,云永清带着几个好手。亲自到了东市那两个县,找到了专门管理灵植收购的药贩老大,打得对方哭爹喊娘,仓皇逃跑,然后换上了山城市的人。

东市吃了这么一个大亏。但比武毕竟输了,不占理,虽然来骚扰了几次,被打回去之后也就算了,估计在谋划着如何将地盘给夺回去。

不过。这些事情都留给云永清和陈雅馨去烦恼吧,我哪有那么多的时间,去管这些俗事。

黑岩TV的论坛之中,观众们天天催着我赶快再开直播,很多人特意发帖,说自己连钱都准备好了,就等我开直播给打赏了。有的还晒出了自己的黑岩TV账户,里面的余额大得吓人。

人家都把钱送到我面前了,我要是再不收,我还是人吗?

可是没有好素材啊,观众的口味太叼了,要是普通的闹鬼事件,观众都不爱看了。

就在我纠结无比的时候,居然收到了一张请柬。

这张请柬放在一只非常高大上的信封之中,信封散发着淡淡的药香。上面用浓墨画着漂亮的兰花。

我闻了闻,心中暗暗吃惊,这纸居然是用灵药的药渣所制作而成。

这么财大气粗,想来只有一个地方有这本事了。

打开一看,果然是药王谷的请柬。

请柬中用文绉绉的话说,这个月十五号,就是一年一度的灵果大会,邀请我到药王谷中,品尝灵果。

我打了个电话,问了问胡部长。胡部长很激动,说,灵果大会是华夏异人界的一场盛事,药王谷有一大片灵果园,里面栽种了很多灵果。每年晚春的时候,灵果成熟,就会开一场灵果大会,邀请国内的大人物参加。

能够参加灵果大会的,都是华夏异人界中响当当的人物,例如大家族的族长、大门派的掌门、特殊部门的高级领导、修为高深的高手等等。

当然,为了鼓励年轻人,药王谷每年都会选出几个表现非常突出的年轻异人参加,这可是难得的殊荣,很多人以此为傲,以前每一届灵果大会,被受邀参加的年轻人,后来都有极高的成就。

他满脸羡慕地望着我,说他从小就被父母念叨,说希望他有一天能被选中参加灵果大会,可惜他永远都没有机会了。

我安慰他说:“不就是几个灵果吗?等以后我种出了灵果,给你吃个够。”

他苦笑了一声,说:“谢谢你的好意,不过灵果不是说种就能种的,需要几百年的积累。”

我不好意思告诉他,有宇宙洪荒镜在,几百年对我来说,也不过是半年而已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