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3章 你是来偷灵植的吧?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沉默了片刻,心中默默想,我刚自学了几个月就算是入门了,可以布置一些简单的阵法,你居然要三五年才能入门,就你这天赋,还是别学阵法了。

当时我并不知道,如今这个时代,就算是再有天赋的人,学习阵法都要三五年才能入门的。也幸好我没有把心中所想说出来,不然肯定会被认为是在装逼。

山谷之中全都是古代的建筑,看上去简直像是世外桃源一般,尹月芽带着我们来到一座名叫听雨苑的院子中,这院中有许多厢房,她告诉我们,这几天所有的年轻俊杰们全都住在这里。

我的房间和程扇相连,她很高兴,邀请我一起共进晚餐,我却被院子里的那些灵植吸引住了。

那是……血月草?

血月草虽然有个血腥而邪恶的名字,其实是一种非常有用的灵植,很多四品以上的丹药都需要这味药作为基药,但我找了很久,几乎把山城市的每一个药店都找遍了,还托胡青鱼帮我在特殊部门的库房里找了。都没有找到。

没想到这药王谷中,血月草居然长得到处都是,简直就跟路边的杂草差不多。

我忍不住问:“尹三小姐,请问这些草……”

尹月芽正在跟吕雨泽说话,没有听到,程扇在一旁笑道:“那不是老鼠草嘛,华东到处都有,君瑶,你没到华东来过吧?”

“那是……老鼠草?”我惊道。

“当然啦,乡下到处都是,我家的花圃里也有,锄都锄不干净,我家园丁特别头疼。”程扇叽叽喳喳地说。

我深吸了一口气,才终于将自己激动的内心给平静下来。

我找了那么久的血月草,原来在他们的眼中,只是路边的杂草!

有没有天理啊!

我突然想到,平时我并没有注意到的路边杂草之中,是不是还有很多珍贵的灵植,只是医书失传,现在的人并不知道它是多么的珍贵?

这样一想,感觉自己得到了整个世界啊。

我拖着行李箱进了自己的房间,里面的家具装潢都是真正的古董,仿佛穿越到了古代一般,但桌上放着一块牌子,上面写着wifi密码,这种反差真是太有趣了。

我看着窗外美丽的景色,想起了尹晟尧,华夏这么多年轻俊杰,我没有家族、没有师门,只是一个小角色。为什么会选上我呢?

是因为尹晟尧的缘故吗?

我曾经想过拒绝,但我一定要来,因为那个撞伤我弟弟的人,很可能就在这药王谷中。

如果找到了那个人,我一定要向他讨个公道!

夜色很深了。其他人都已经睡下,我开了门,来到了院子之中,打算拔一些血月草回去。

药王谷中的灵气十分浓郁,这些血月草长得也比外面的好,回去种起来,用宇宙洪荒镜多照照,将来炼制更高品级的丹药就不用发愁了。

我来到青石铺就的小路旁,用小花铲挖出了一棵血月草,正打算放进乾坤葫芦里。忽然一道阴风扫过,我猛地一起,手中的小花铲刺了出去。

一只手猛地抓向我的手腕,我和他交手了几招,都没有占到便宜。互相退了一步,看向对方。

居然是吕雨泽!

此时,我没有戴帽子,也没有戴口罩,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卫衣。月光洒在我的脸上,将我的面容照出了一层淡淡的荧光。

他一眼便看见了我的脸,有瞬间的失神,喃喃道:“你……居然真的这么漂亮。”

我皱了皱眉头,懒得跟他纠缠。转身就走。

“等等!”他叫道,接着眼前疾风一闪,他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,挡住了我的去路。

“你想干什么?”我警惕地后退,冷声道。

他看了看我手中的小花铲。笑道:“元女士,这大半夜的,你不睡觉跑到院子里来干什么?”

“欣赏月色,不行吗?”我沉声说。

“欣赏月色需要带小花铲?”他嗤笑一声,“元女士。你是来偷灵植的吧?”

“我赏月赏得兴起,挖几棵老鼠草来编个花篮,怎么,这都有罪?”我冷笑道。

他勾了勾嘴角,说:“大半夜的,谁知道你到底是来挖什么的呢?要知道,药王谷里面,到处都是灵植,瓜田李下,你是说不清楚的。”

“哦?”我冷冷道,“那么,你想怎么样?”

他朝我走了两步,意味深长地望着我,说:“元女士,我这辈子见过的美女很多。环肥燕瘦,各种类型,我都见识过,但还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美的女人。这次药王谷真是来得值得,既能品尝到灵果。又能见到这么美丽的女人,真是三生有幸。”

“天色已经很晚了,请说重点。”我懒得听他废话。

他轻笑一声,说:“我的房间就在旁边不远,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能邀请元女士去一起喝个茶?”

我微微眯起了眼睛。好大的狗胆!

“没有!”我简单明了地回答,他眼底浮现一抹怒意,说,“元女士,你可要想好,如果我大声叫人,所有人都会知道你半夜出来偷药王谷的灵植,这在药王谷可是重罪,轻则被逐出药王谷,重则丧命。就算侥幸活下来。将来在华夏也不会有好日子过,谁都不愿意得罪药王谷,为了讨好药王谷,他们甚至还会想尽办法作践你,折磨你。”

他又往前走了几步。来到我的面前,附身在我耳边道:“我的要求很简单,今晚我们共度春宵,这件事我就当做没有看到。你放心,我的床上功夫保证让你满意。”

话音未落。我已经一耳光打了上去。

“啪。”

他震惊地望着我,说:“你敢打我?”

“我打了又如何?”我怒道,“你这个臭流氓!”

吕雨泽后退了几步,眼中充满了愤怒,高声道:“来人!快来人!有人在偷灵植!”

这一声大吼,把所有人都惊醒了,年轻异人们都从自己的房间里跑了出来,药王谷的巡逻队也冲了过来,将我们团团围住。

巡逻队的队长是个中年男人,他冷冷地看了我们一眼,说:“怎么回事?”

吕雨泽指着我说:“她半夜到院子里偷灵植,我亲眼看到了,她手上的小花铲就是证据。”

巡逻队队长看向我:“有这事吗?”

“没有。”我答。

吕雨泽道:“你还敢狡辩?”

我说:“我刚才已经说过了,我是来挖老鼠草的。”说着,我扬了扬手中的血月草,说,“我看见这里的老鼠草比外面地里的老鼠草长得好,所以想挖一棵研究一下。我挖的只是杂草,不是灵植。”

“你胡说八道!”吕雨泽大吼。

巡逻队队长冷冷道:“药王谷中的任何植物,不管是不是灵植。都不能动,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

我皱了皱眉头,这个我还真不知道。

巡逻队队长说:“你没有动灵植,药王谷可以不治你的罪,但是你不能再留在药王谷,我们会送你离开。”

我咬了咬牙,脸色有些不好看,这么被撵出去,还是因为偷盗,我这张老脸今后就别想要了。

都说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以后说不定我直播的时候,弹幕里全都骂我是小偷。

我朝吕雨泽看了一眼,他满脸的得意,程扇跑了过来,急切地说:“你们是不是弄错了?”

“这位女士已经承认了。”巡逻队队长道,“女士,请吧。”

我握了握拳头,没办法了,只得认栽。

“我去收拾一下东西。”我低声说,巡逻队队长却冷冰冰地说,“不用了,我们会帮你收拾好,送出去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