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5章 尹晟尧的复仇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尹晟尧径直来到我面前,脸色阴沉地说:“君瑶,你是怎么跟尹晟舜扯上关系的?”

我嗤笑了一声,说:“你这个弟弟有演戏的天赋和爱好,喜欢假扮落魄的求医人在韩古镇上戏耍来来往往的过客,我就是这样一个被他戏耍了的傻瓜。”

尹晟尧眉头皱得更深了:“你……为什么会来参加这次的灵果大会?”

我拿出请柬,说:“这个难道不是你寄给我的?”

“不是。”他沉着脸说,“给你的灵果,我早就准备好了。”

我耸了耸肩膀,说:“那我就不是走后门来的了。是你们药王谷真的觉得我天分很高,这一年来对华夏的贡献很大,才会给我发这个请柬。”

尹晟尧的声音更沉了几分,说:“这次大会邀请的名单是我拟的,里面并没有你。”

“什么?”我怒道,“你觉得我没有这个资格?”

尹晟尧无奈地说:“这不是重点吧?”

我将请柬反复看,说:“难道这是假的?”

“请柬是真的。”尹晟尧剑眉紧皱,说,“就因为是真的,才觉得蹊跷。”

我沉默了片刻,说:“难道请柬是你弟弟发给我的?我之所以会遇到他,也是他一手安排?”我顿了顿,道,“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尹晟尧眼中有些我看不懂的东西闪过,良久,他说:“先不管这个了,君瑶,你跟我来,我有一件东西要给你看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我奇怪地问,“是什么珍贵的灵植吗?”

“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他来牵我的手,我躲了一下,他眼底闪过一抹受伤,却也没有说什么。

我跟着他悄悄地出了听雨苑,穿过迷宫一样的房子,最后来到一座小湖边,湖中种满了荷叶,荷叶田田,上面积满了水滴,风一吹,荷叶晃动,上面的水滴在荷叶上转了一个圈儿,最后落入了湖水之中,溅起一朵小小的水花。

湖泊的正中心,有一座水榭,没有走廊,只能用船撑过去。

尹晟尧伸手来抱我,我说:“不必了,我至少也是个三品修士。”说完,我足尖一点,轻盈地跳到了一片荷叶之上,然后在荷叶与荷叶之间不停地轻点穿梭,眨眼之间已经来到了水榭之内。

尹晟尧紧跟在我后面,我问:“这水榭是你的卧室?这么潮湿,怕不怕风湿啊。”

“这里是我的书房。”他脸色阴沉,让我心中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。

“跟我来吧。”他说。“我要给你看的东西,就在里面。”

门上挂着一把大锁,那锁似乎也是一件法器,他用特制的钥匙打开,一股檀香的味道迎面而来。

屋子里的装潢非常清幽。家具全都是红木的,窗明几净,有一张纱橱,上面挂着浅色的帘子,看书看累了,就可以在这里休息,这日子过得真是舒坦。

“东西在哪儿?”我环视四周,问。

尹晟尧按住桌上的烟台,用力一转,地面居然打开。出现了一条向下的阶梯。

我满头黑线,居然还有密室。

“走吧。”尹晟尧拿起了手电筒,我有些犹豫,跟着一个男人进入地道,还没人知道我来了这里。岂不是很危险?

尹晟尧回过头来说:“你怕我会对你不利吗?”

我嘴角抽搐了一下,转移了话题:“你那手电筒和这里的环境太不搭了,应该换一盏烛台,或者一个火把。”

他笑了笑,笑容却有些阴郁。

我拾级而下。他细心地用手电照亮我脚下的路,其实我有神识,哪怕伸手不见五指,我也能看到周围的环境。

下面的檀香味道更加浓郁了,只走了十来步。就到了密室,他啪的一声打开了灯,我只看一眼便惊了,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两步,捂住了自己的嘴。免得自己惊叫出声。

这个地下室的墙壁里,做了一个壁柜,用玻璃封了起来,那壁柜之中,居然挂着四颗人头!

我一眼就认出来了。挂在中间的那一颗,就是康俊楠!

这四个人,就是当时给我下药,把我和尹晟尧送上一张床的那几个纨绔子弟!

“你……你把他们都杀了?”我惊道。

尹晟尧看着我,说:“你不也想要复仇吗?你的心中,就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了他们吗?”

我当然想过,我想过百次千次。

但是,亲眼看到他们的尸体,还是让我有些不适,毕竟我做了二十年遵纪守法的公民。

“你喜欢吗?”他问我。

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沉默了片刻,说:“你不该杀死他们,死了就一了百了了,应该让他们活着,活得无比凄惨,才算是真正报了仇。”

他轻笑了一声,说:“看来,你比我狠。”

我不置可否,说:“你杀了他们不会有什么麻烦吗?他们的身份并不低吧?他们的家族不会为他们报仇吗?”

尹晟尧嘴角上勾,冷笑了一声:“他们虽然出身大家族,但在家族之中并不怎么受看重,知道的事情不多,不然他们不会有胆量对我下手。”

我明白了,这些纨绔子弟并不知道尹晟尧是药王谷的大少,还以为他和他们一样,只是个世家子弟而已。

“即使如此,他们的家族也不会善罢甘休吧?”我说,“毕竟这事关家族的颜面。”

“首先,他们得知道是谁杀了他们。”尹晟尧自信地道,“我做得很干净,没有留下任何证据。”

我无语了,往前走了两步,深深地望着那些人头,他们的脸上满是惊恐和痛苦。

我的记忆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,他们充满了嘲笑和鄙夷的脸,他们放肆的笑声,还有那刺鼻的乙醚气味,就像魔咒一般在我脑海之中盘旋。

恨意如同藤蔓植物一般滋生,在心底疯狂生长。

尹晟尧按住我的肩膀,说:“他们已经死了,你心中感觉好受了一些了吗?”

我转过头看向他,说:“你还是不打算告诉我,当时撞伤我弟弟的人是谁吗?”

尹晟尧沉默了一下,说:“君瑶,你就不能放下吗?”

“换了是你,你的妹妹被人撞成植物人,你能放下吗?”我咬牙道,“尹晟尧,你以为杀了他们,就能让我放弃追查凶手。放弃复仇?尹晟尧,我告诉你,我永远不会放弃!”

说完,我转身就往外走,尹晟尧忽然追上来。一把将我抱住。

“放开我!”我挣扎了两下,他却抱得更紧,在我耳边低声说,“君瑶,我对你是真心的。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来吗?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,只求你能够放弃曾经的仇恨。”

我有一瞬间心软了,尹晟尧是个多么冷硬的人,却能这么低声下气地求我。

但我一想到躺在床上的弟弟,心又再次硬了起来。

我用力掰开他的手。没有回头,硬着心肠说:“我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的,但我们是不可能的,放弃吧,不要再把感情放在我的身上了。”

我大步走出了地下密室。刚上岸,跑出去没多久,就被巡逻队给拦住了,我心中懊恼,怎么把这事儿给忘记了。

“她是跟我一起的。”尹晟舜走了过来。面带微笑,打发走巡逻队队员之后,他送我回听雨苑,聊天的时候,我状似无意地问起:“平时你们兄弟俩关系好吗?”

尹晟舜笑了:“你觉得我们关系像好吗?”

确实不像,尹晟舜道:“我们也不是亲兄弟,是堂兄弟,月芽也是我们的堂妹。”

原来如此。

尹晟舜侧头看向我,说:“我看你和我大哥的关系不一般,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