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2章 我不想再看到你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各大媒体争相报道,说这款回春修复霜,是全世界女性的福音。

在药王谷之中,被勒令闭门思过的尹月芽看着网上的新闻和种种言论,气得抓起显示屏,直接给摔了个粉碎。

负责看着她的女弟子站在一边,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
就在这时,尹晟尧走了进来,那女弟子连忙行礼,尹晟尧摆了摆手,说:“你出去吧。”

那女弟子如蒙大赦,连忙跑了出去,尹月芽恨恨地望着他,冷笑道:“大哥,怎么。又要来对我说教?”

尹晟尧目光冰冷地望着她,说:“这次上官家的事情,也是你指使的?”

“是又怎么样?”尹月芽笑容冰冷残忍道:“以后我还有更多的手段对付她,我倒要看看,她是不是每次都又能力逃过去。”

尹晟尧满脸失望。痛苦地闭上了眼睛:“月芽,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,面目可憎。”

尹月芽跳了起来,怒道:“大哥,我所做的一切。都是为了你和二哥!你们是什么身份?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兄弟阋墙?那个女人就是个祸害,只有她死了,你们才能和好。”

尹晟尧冷笑道:“他要是真把我当大哥,就不会用这么龌龊下流的手段来陷害我!这根本就不是君瑶的错!”

尹月芽怒道:“你还帮她说话!你忘了吗?你答应过爷爷,要保护我。照顾我,现在这些誓言,都喂了狗了吗?”

尹晟尧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瞪着眼睛道:“如果不是答应过爷爷,我早就出手教训你了!”

尹月芽吓了一跳。不敢相信一直疼爱她,娇惯她的大哥,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“大哥,你,你为了那么一个贱女人,居然……居然真的要教训我?”她眼圈一下子红了。

尹晟尧却硬着心肠说:“你从小没有父亲,母亲也离开再嫁,我知道你不容易,因此才处处让着你,娇惯着你。我以为这是为你好,没想到却害了你。我不是一个好大哥,没有好好教导你,让你成了一个心胸狭窄,不择手段的女人。”

尹月芽咬着牙,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:“你怎么能这么说我!”

尹晟尧忽然掐住了她的脖子,她彻底愣住了,抬头看见尹晟尧的眼睛,仿佛看见一只上古的凶兽般,那里面的凶狠和愤怒像一把尖锐的刺,刺进了她的心中。让她毛骨悚然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“尹月芽,你给我听清楚。”尹晟尧一字一顿地说,“如果再让我发现你对元君瑶下手,别怪我不顾兄妹之情。这一次。我绝对说到做到。”

说罢,他放开了她,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转身走了出去。

尹月芽靠着墙壁,才没有瘫软下去。

眼泪无声无息地流淌。她想怒吼,却张不开嘴。

她第一次发现,自己的兄长竟然这么可怕。

这次的事件,让绝色粉黛名声大噪,一下子跃升为华夏知名的一线国产品牌,柳总乘机在全国各大一线城市开设了上百个专柜。

回春修复霜的名声一直传到了海外,有不少外国人买到了之后,将试用视频发到了推特、脸书之类的社交网站上,很多国外的贵妇也想尽了办法进国内来购买,黑市上的价格吵得更高。

商业上的事情,我全都交给柳总来处理,我必须得做直播了,不然观众得活撕了我。

就在我选素材选得焦头烂额的时候,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,我开门一看,居然是尹晟尧。

我立刻就要关门,却被他啪地一声按在门上,将门给按住了。

“你干什么?”我怒道。

“你看这个。”尹晟尧将一只玉盒递给我,说。

“没兴趣。”我又要关门,他那手就像长在了门上,根本就关不上,我急了,“再不放手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“打开看看。”他仍然拿着玉盒,说,“否则你会后悔的。”

我气得说不出话来,他怎么就这么难缠?

“好,我看,等我看了,你立刻就走。”我咬牙说道。“我可不想让高晗误会。”

一听到高晗的名字,尹晟尧眼底就闪过一抹杀意。

他一个字都没说,我打开了玉盒,眼睛一下子就直了。

“这是……灯笼红?”玉盒之中静静地躺着一株灵植,上面长着灯笼一般的鲜红果实,长了一长串,非常的鲜艳夺目。

灯笼红是一种非常珍贵的灵植,不说炼丹,就是直接吃,也能延寿一年,即使在上古时代,都是人人争抢的宝贝。

只不过,它的果实看着好看,却没有任何的药效,真正有用的,是它的根茎。

这株灯笼红,正好没有根茎。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我皱眉道,“你知道我对灵植很感兴趣,所以才故意给我看这个?你又要和我做交易吗?你想让我做什么,才肯把灯笼红的根茎给我?你想要丹药?还是我的身体?”

尹晟尧皱起眉头,咬了咬牙,说:“君瑶,在你的心中,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吗?”

我沉默不语,他说:“其实你知道我的人品,你说这些伤人的话,只是想将我赶走。”

我将灯笼红还给他,冷漠地说:“我不感兴趣,你走吧。”

尹晟尧继续说:“这株灯笼红不是药王谷的东西,而是在一片森林之中发现的。那片森林在山城市东边云隐县的云隐山之中,那里被称为鬼域,有去无回,里面常年云雾缭绕,没有人居住,传说连最勇敢的猎人都不敢到里面去。”

我心动了。这种地方阴气浓郁,但同时灵气也很强,里面可能生长着很多灵植。

“君瑶。”他问我,“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寻找灯笼红吗?一旦找到,我们一人分一半。”

“我说过了,我不感兴趣。”我坚定地说,“你走吧,我不想看到你。”

身后安静了片刻,门轻轻地关上了。

我暗暗松了口气,过了两天。我便收拾好东西,出发前往云隐县。

我开着刚刚买来的越野车,来到了云隐县,在一个小旅馆住下,跟当地人打听那个地方。

那个被称为自杀圣地的地方,当地人称呼它为百鬼山,是云隐山的一部分,传说,在几百年前,西川省境内。出了一个大军阀,他酷爱杀人,以杀人取乐。

他带着军队来到云隐县的时候,县城里的人们听到风声,都逃到山里躲了起来。

他就叫人在山里四面放火,将那上千人都烧死在了山中,据说放火烧山的那天,老百姓们的惨叫声惊天动地,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,本来是大晴天,忽然就狂风大作,雨下得像天漏了一样,将山火浇灭了一些。

于是有上百人从山里逃出来了,那个军阀俘虏了这些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老百姓,军阀手下的将军、谋士们都劝他,天降大雨,这是上天的旨意,这些人命不该绝,请他不要杀了他们。

但这个军阀一意孤行,让人将这一百来个老百姓全部杀死在山下,这一举动引起了天怒人怨,一道雷电劈下来,居然当场将那个军阀劈死。

军阀的手下将士们都吓坏了,跪在地上祈求上天的原谅,后来雨终于停了,这些将士们将老百姓的尸骨和军阀的尸体都埋在了山上,然后作鸟兽散,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。

或许是因为那些老百姓的怨气太大,从那之后,这座山头就一直雾气缭绕,进去的人很难有出来的,就算侥幸出来了,十有八九也会发疯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