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3章 尹先生失宠了?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那些回来的人疯言疯语,都说里面到处是妖魔鬼怪,只要进去了,就会被迷惑,有的自相残杀,有的自杀,还有些被鬼物拖走吃掉,都死得十分凄惨。

从那之后,周围的人都叫它百鬼山,因为山中有难以计数的鬼魂在作祟。

但是。几年之前,有人误入山中,从山里带了一株价值很高的草药出来,据说在拍卖会上买了上百万。

十里八乡的人都震动了,很多人冒着生命危险进山寻找珍贵草药,但十个进去的,能活着出来一个就已经不错了。

死的人太多,当地政府将山封了起来,进山的人才慢慢减少。

最近政府不再封山,但进山的人也少了,偶尔有那么几个,也是有去无回。

那个当地人好心,还劝我,说:“姑娘,你也是为了珍贵草药来的吧?何必呢,你这么年轻,靠双手双脚,到哪儿挣不到钱,何必来冒这个险呢?”

我笑了笑,说:“我只是打听打听而已。并没想进山。”

我给了他一包好烟,谢过了他,在酒店里住了一晚,第二天一早,便开车进了山中。

进了百鬼山。才发现里面雾气重,因为长时间没有人烟,里面根本就没有路,车开不进去,只能停在山下,步行上山。

刚走出去没多久,我忽然感觉到有人在跟踪我,不由得皱起了眉头,回过头去,只看见浓雾。

我放出神识,果然感觉到有人在悄无声息地靠近,我眼睛微眯,锁定了那人的行踪,然后双手猛地一翻,捆鬼索骤然射出,朝着那人捆了上去。

“当当。”两声脆响,那人居然将我的捆鬼索给打飞了,我立刻拿出流星剑,朝着他刺了过去。

我与他在浓雾之中交了手,他抓住我的手腕。往面前一拉,说:“君瑶,是我。”

我愣了一下,随即大怒:“尹晟尧,你跟踪我!”

尹晟尧苦笑道:“你不肯跟我一起进山来寻找灯笼红。我就自己一个人来了,没想到这么巧啊。”

“巧?”我咬着牙,愤怒地说,“你分明就是故意的!”

尹晟尧笑得很无辜,说:“你不是说你不感兴趣吗?怎么也来了?”

我的老脸一下子就红了。为什么我在他这里总是吃亏?我就没有一次能赢过他吗?

我转身就走,他立刻跟上,我急了:“你跟着我干什么?”

“谁说我跟着你?”他无奈地耸了耸肩,说,“大路朝天各走半边,你走你的,我走我的,有什么问题?”

我顿时无语,似乎这样弱智的对话以前也曾有过?

我咬了咬牙,说:“那你去吧,我不去了。”

说完就往回走,他居然也跟了上来,我恨恨地问:“你不会也改变了主意,打算回去了吧?”

尹晟尧说:“说起来你或许不信,其实我迷路了,既然你知道路,我就跟着你,说不定真能走出去呢。”

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!

他不是药王谷堂堂大少吗?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平时都是冷硬严肃的冰块脸,怎么到了我这里就变成破皮无赖了?

“随便你吧。”我冷声道,“离我远点,别让我再看见你,看着都烦。”

他果然离我远了一些,但还是一直跟在我身后,走着走着,我就觉得不对劲了。

这似乎不是之前我所走过的路。

我明明是原路返回,怎么四周的景色却变了?

我拿出指南针,上面的指针飞速地旋转跳动,已经没用了。

我眉头皱得更紧,看来。我们是被困在山中了。

尹晟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这里阴气太重,破坏了磁场,进而会影响人的意识,我们在不知不觉之间,已经偏离了原来的路线。”

我心中暗暗吃惊,我的神识这么强,居然也会被影响?

事情似乎有些不妙啊。

“别生气了。”尹晟尧缓缓走了过来,说,“我们如果想要活着回去,就必须合作。”

我愤怒地瞪着他。这一切都是他的阳谋,他抓住了我的把柄,知道我一定会上当。

有时候,我真恨我自己。

他见我没有说话,笑了笑,说:“已经中午了,你不觉得饿吗?先吃个饭,什么都没有吃饭大。”

说着,他在旁边的石头上坐下,从包里拿出一大块肉干。说:“异兽肉,要不要来一块?”

我根本就没有搭理他,在离他比较远的石头上坐下,自己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干粮。

尹晟尧一边吃肉干一边看着我,看得我浑身不舒服。我皱眉道:“你老看我干什么?”

尹晟尧笑了笑:“因为你长得很好看。”

我觉得很头疼,说:“尹晟尧,我都说过多少次了,请你不要这样,会让我很困扰。”

尹晟尧转过头。说:“抱歉,我只是情不自禁。”

气氛怪异地吃完了饭,我拿出手机,打开了直播间,说:“各位观众朋友。大家好,我是恐怖女主播,如你们所见,我又出来作死了。”

【主播,你总算是再开直播了。这次可千万不要又太监啊。】

【就是,上次就太监了,让我看得心上心下的,烦!】

【上次我奶奶陪我一起看的,她都快八十岁了。你让她心悬到一半,差点就中风脑溢血了。】

【前面的你不是吧,让快八十的人看恐怖直播?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看上了你奶奶的遗产,所以故意的?】

看着密密麻麻的弹幕。以及右上角那个显示有一亿观众的数字,我心中也算是舒服了一些。

我将这座百鬼山的事情简单地讲了一下,只是没有说是可以延年益寿的灯笼红,只说是一件极为珍贵的灵植,然后道:“各位,我能不能顺利找到灵植,请大家拭目以待。”

尹晟尧朝我走了过来,说:“不跟观众们介绍一下我吗?”

“不用了。”我淡淡道,“我们只不过是路上碰到的,并不是一路。”

【主播,你的语气怎么这么冷淡啊?】

【难道尹先生失宠了?】

【主播,莫非你的后宫又来了新人小鲜肉,你就把尹先生给丢到脑后了?】

【尹先生的眼神好伤心,让我好心疼啊,主播,你不能这么对他!】

弹幕上全都是尹晟尧的粉丝为他鸣不平,我没管,将手机收好,继续往里走,我问:“这株灵植,你是在哪里得到的?”

尹晟尧说:“我见过找到灵植的那个人,他已经疯了,现在在精神病院里,他给我画了一张图。”

我接过来一看,顿时吓了一跳。

这图画得就像是小孩子的简笔画,但内容十分诡异。

他画了一棵大树,树下长着好几株灯笼红,但灯笼红的旁边,有两个面目可憎,看起来十分凶恶的鬼,那两个鬼肩膀上扛着一根竹竿,竹竿上面穿着一个人。

没错,是穿着的。

那人胸口有一个大洞,竹竿从洞里穿了过去,两个面目可憎的鬼物正挑着这个人,朝着大树的方向走去。

“当时他们一起进山的有五个人。”尹晟尧说,“只有他一个人出来,他说,他的同伴全都死了,但他不肯说出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。”

【我明白了,这个被穿了胸的男人,肯定是他的一个同伴,被鬼杀掉了,抬回去吃掉。】

【真可怕,要是换了我,别说是灵植了,就是给我一亿,我也不去,简直就是送死嘛。】

【前面的说得轻松,那是因为你没有到走投无路的时候。】

【是啊,你家要是有个重病病人等着钱治病,你肯定会不顾一切的。】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