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7章 对手挑衅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安静思咬了咬牙,说:“赌局输了,不能连人都输了,这是你赢的,拿去吧。”

说罢,他将玉盒扔给我,转身大步而去。

我将玉盒放好:“那我就笑纳了。”又回头向彭宇衍道谢,正准备离开,余老忽然抓住了我,说:“站住。不许走!”

我奇怪地望着他,他说:“姑娘,先别走,告诉我你这丹药到底是怎么炼的?”

彭宇衍看不下去了:“余老,这时人家的独门秘技,您这么问,怕是不太好吧?”

余老连忙说:“唉,是我发昏了,一激动起来就不分轻重。姑娘,你这些丹药能不能多给我几颗。让我拿回去研究研究。”

他想了想,又觉得不妥,说:“姑娘,我不白要你的东西,你跟我到我库房里去,看上了什么,你随意拿。”

我眼睛一亮,不愧是德高望重的老人家,出手就是大方。

我笑道:“既然余老这么提携我们年轻人,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余老一把拉住我的手。说:“走,走,现在就走。”

说着连拖带拽地把我给拉进了电梯,来到了六十七楼,这一整层楼居然都是余老的住所,他平日都住在协会总部,在这里日以继夜地研究药理,终身未婚,也没有任何后代,只有几个弟子。

我不禁对他肃然起敬。

他带着我来到角落那间房,用特殊的钥匙打开门,我眼睛不由得一亮。

这间房里四面墙,全都是抽屉,里面满满的全是药材。

“来,来,随便挑,随便选。”余老说了一句,然后转身就走,“我去好好地研究研究丹药去。”

我目瞪口呆,他就这么放心让我一个人在这里挑选?他就不怕我把他的药房给搬空了?

或许,在他的心中,这一屋子的药材,都比不上我的炼丹方法重要?

既然如此,我就不客气了。

现在的我,也不是随便什么东西都看得上眼了。我一个个看过来,心中暗暗惊讶。

这药房之中,居然有很多非常珍贵的灵植,而且不是一株两株,而是一大抽屉。

在上古时代。这些灵植都是千金难买的,在这里倒像是大白菜一样?

难不成也和血月草一样,在现代不值钱?

到底有多少古代珍贵无比的药材,在现代不值钱啊?

我跟余老要了一本现代的药典来看,找到了很多这样的灵植。又到网上去查,发现好多都成了路边山中的野草,还有一种名叫光华草的,现在名叫禾草,长在水稻田之中,是农民伯伯们想尽了办法要铲除的杂草。

然而,光华草在上古时代,是用来炼制九品天元丹的重要材料!

天元丹可是帮助修道者晋升神级的丹药啊。

九品之上,是神级,神级之上,就是地仙了,据说在经受飞升雷劫之后,没能登仙,却活了下来,就是地仙。

地仙,算是凡间最强大的存在了吧。

我简直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,若是上古时代的炼丹师们穿越来到现代,估计得开心死。

于是,我挑选了一些在上古时代很珍贵又很重要,在现代很一般的药材,但又不至于是路边的杂草。

挑选完之后,我告诉余老,余老一看,不高兴了:“姑娘,你怎么净挑些这么平常的药材?是不是看不起我?我老余是那种小气的人吗?赶快给我去挑一批最珍贵的。不珍贵不许走。”

我满头黑线,老爷子哪有你这样的啊。

没办法,我只得又去挑选了一批,好不容易他才满意了,放我回了自己的住处。刚一进门,我就觉得不对,猛地甩出捆鬼锁,朝着窗帘后面缠了过去。

“当!”一声脆响,我的捆鬼锁被打了回来,我皱起眉头,高声道:“谁?”

窗帘被风掀起,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阳台上。

那是一个身穿黑色皮夹克的外国年轻人,一头红色的短发,戴着一副墨镜,嘴里叼着一根草,双手抱胸,用玩世不恭的神情望着我,阳光照在他的身上,将他的头发照成了好看的金色。

“你是什么人?”我皱眉道。“有何贵干?”

“我叫斯图尔特。”他冷笑道,“来看看我的对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。”

“你是欧洲炼药师联盟的人?”我脸色一沉,“你这么不请自来,恐怕不太绅士吧?”

斯图尔特笑道:“我听说对手是个大美女,忍不住心痒。没想到却看到了一场好戏。”

“哦?刚才我和人切磋,你都看到了?”我讥讽道,“看来你不仅仅喜欢不请自来,还喜欢偷窥啊。”

“作为一个淑女,偷窥这样的词。不该从你的口中说出来。”他笑道。

我嗤笑一声:“你做得,我说不得?”

他取下墨镜,露出一张俊美的脸,目光在我脸上扫过,眼底闪过一抹不屑:“长得倒是很漂亮。只可惜啊,这炼药的本事不怎么样。”

“哦?”我勾了勾嘴角,“看来斯图尔特先生对自己的炼药术很自信?”

“你们华夏的炼丹术在上古时代是很厉害,但早就失传了,现代的炼丹术,不过是些小孩子的游戏。而我们欧洲的炼药术一直没有失传,我们的高级炼药师,比你们的高级炼丹师多得多。”他微微抬起下巴,淡笑道,“你们在比试中所炼制的那些丹药。在我们欧洲,都是给最底层的异能者吃的,一颗也就几千美金。”

这一点我倒是有所耳闻,欧洲明明经过了黑暗的中世纪,无数炼药师和异能者被当做女巫和巫师处死。但他们的炼药术却神奇地传承了下来,没有出现断层。

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天意吧。

我从冰箱里抽出一支红酒,给自己倒了一杯,坐到沙发上慢慢地喝着,他眯了眯眼睛,似乎看不出我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。

我斜了他一眼,说:“你人也看了,比试也偷窥了,怎么还不走,难道等着我留你下来吃完饭吗?”

他眼中闪过一抹怒意。眼睛下的肌肉跳了两下:“好,好,有意思。我倒是有些欣赏你的淡定了。元君瑶,我会在比试的时候狠狠打败你,让你知道,在我们炼药师同盟的面前,你们这些东方的炼丹师,就跟蝼蚁一般,一碾皆碎。”

“废话真多。”我这下子连看都不看他了,冷冷地说,“我们东方的炼丹师有一个优点,喜欢做,不喜欢说,放再多大话也没有用,只有最后赢了的人。才是真正的强者。现在说的话越多,到时候脸被打得越惨。”

斯图尔特冷笑了两声,道:“我倒要看看,到时候是谁被打脸。”

说完,窗帘飞舞。窗外的人消失无踪。

他一走,我就一个电话打给卫竹砚:“卫先生,你们炼丹师协会的安保是怎么做的?炼药师联盟的人都杀上门来啦。”

卫竹砚将这件事报告给了彭宇衍,彭宇衍勃然大怒,亲自带着人到炼药师联盟下榻的酒店怼了一次,我没有去,据说炼药师联盟的人不仅不道歉,反而多番嘲笑,说堂堂协会总部,他们的人如入无人之境,如果换了是他们,早就羞愧而死了,哪敢带着人上门找麻烦。

把彭副会长给气了个仰倒,回来之后再次召见了我,给了我一本他的珍藏丹方,让我拿回去仔细研究,这次为了华夏所有炼丹师的面子,必须要赢。

真没想到,斯图尔特来挑衅,居然让我得到了这么大的好处。

彭副会长是五品炼丹师,年岁又大,经验丰富,他的丹方和炼丹笔记让我学到了很多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