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8章 死斗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转眼,比试的日子到了,比试的场地就在协会顶楼的大厅之中,这是是专门用来斗丹的地方。

斗丹,就是炼丹师比试炼丹的地方,炼丹师们一旦有什么恩怨,都是用斗丹来解决。

据说有一次斗丹,两人都吞了同样的剧毒,然后各自炼解毒的丹药,只有炼成的人才能活。最后只有一人成功,另一个就真的被毒死了。

这个斗丹场和普通的体育场很像,四周是阶梯状的席位,中间是炼丹师斗丹的地方,此时,我的炼丹炉和斯图尔特的坩埚已经放好。

我看了看那坩埚,是用精铁铸造而成,上面铸刻着金色的符文,密密麻麻,在阳光下流动着浅浅的光辉。

而我的炼丹炉和它比起来。就像是刚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玩具,上面还有一层绿色的铜锈。

斗丹场席位上早已坐满了人,我环视四周,发现特殊部门和炼丹师协会的高层,除了闭关修炼和出任务的不能来之外,其他的几乎全到了。

谭委员长走过来,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:“君瑶啊,这次的比试,往大了说。事关我们华夏的国运,往小了说,事关我们华夏异人界的脸面,你可千万不能输啊。”

我嘴角抽搐了两下,说:“委员长,您这样让我压力很大啊。”

“姐姐!”

我转过身,窦麟几步就扑进了我的怀中,抱着我的腰不撒手:“元姐姐我好想你啊。”

我揉了揉他的脑袋,说:“小麟,好久不见了,我也很想你啊。”

窦小魔王傲娇地哼了一声,别过头去,说:“你都不来看我,连个电话都不打,你根本就不想我!”

我无奈地捏了捏他的脸蛋,说:“好了,好了,以后我一定经常给你打电话。”

他撅着嘴唇,说:“说话算话!”

“绝对算话!”我立刻以两根手指指着天空,说,“我要是不经常跟你打电话,就让我天打……”

“不要说!”他立刻跳起来按住了我的嘴唇,气呼呼地说,“不许乱说话,对于咱们异人来说。这将来都要成为心魔的,知道吗?”

我心中一暖,这小子是真的关心我,并不是逢场作戏。

“知道啦。”我再次捏了捏他的包子脸,他拍开我的手。说:“不许捏我的脸!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!”

“好,好,你是大人。”我总算是哄得小魔王高兴了,谭委员长说:“我们把这小子惯坏了,君瑶。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“不麻烦,我也很喜欢他。”这小子,挺像沈安毅小时候的。

“元姐姐,加油哦!”他回到自己的位置,就坐在前三排,双手拢成一个喇叭,对我喊道:“把那个红毛外国小子给打得落花流水!”

正好,炼药师联盟的代表团走了进来,那红毛小子听见了他的话,冷冷地瞥了他一眼,窦小魔王初生牛犊不怕虎,恶狠狠地瞪了回去。

斯图尔特自然不会跟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,只是冷笑着对我说:“待会儿你可别太早认输,太无聊了也没意思。”

我嘴角一勾,毫不留情地反驳道:“同样的话,送回给你。”

顿了顿,我又补充道:“可惜啊,这次我们没有进行死斗,否则,到时候恐怕不是落花流水,而是屁滚尿流了。”

他微微眯起眼睛,眼角露出几分毒辣和狠厉。

炼药师联盟的人入座,带队的是联盟的元老,姓格林,是个发际线快到头顶的中年男人。他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,手中拿着一根文明杖,胸前口袋放着一张叠好的白色手绢,一副英国绅士的高贵模样。

他嘴角带着一抹胜券在握的笑容,侧过头看了一眼并排坐在一起的谭委员长和彭副会长。说:“两位,我劝你们还是早点认输的好,不然待会儿输得太惨,太丢人了。”

彭副会长嘴角抽搐了两下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还没比赛,格林先生就认定自己一定能赢?我倒是没有关系,倒是你们现在说了这么多大话,待会儿被打脸,不知道有多疼。”

格林拿起文明杖,在地上轻轻地磕了两下,说:“斯图尔特是我们联盟新一代最优秀的炼药师,将来有机会突破七级,你们找来的那个女人,不过是个网红,除了长得漂亮。还会什么?”

一直没有说话的谭委员长开口了:“或许她什么都比不上你们那个斯图尔特,但有一点,她是不可战胜的。”

“哦?”格林冷笑道,“愿闻其详。”

“她运气很好。”谭委员长意味深长地看着他,“对于我们修行的人来说。有什么比运气更重要呢?”

格林抚摸着文明杖上的黄金蛇头,说:“真是巧,斯图尔特从小运气就好,是被命运女神眷顾的人。”

谭委员长气定神闲地说:“那咱们就来看看,到底是谁的运气更好吧。”

格林微微点头:“拭目以待。”

我们各自走到自己的炼丹炉面前。主持人是卫竹砚,他脸色严肃,高声道:“今天,炼药师同盟向华夏炼丹师同盟发起挑战,这是百年未有的盛事。”

他说了很快场面上的话之后。道:“炼药师同盟所拿出的赌注,是一箱灵植。”

说罢,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一只红木箱子之中整齐地码放着许多欧洲特有的珍贵灵植和药石。

他又道:“华夏所拿出的赌注,是由元君瑶女士提供的灯笼红。”

众人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,纷纷站起身来,看向放在我身侧的那只玉盒,玉盒之中躺着一只洁白无瑕的根茎。

这就是可以延寿的灯笼红!

很多人眼中都露出了贪婪之色,恨不得将它给一口吞下去。

卫竹砚道:“这次的比试规则是……”

“等等。”斯图尔特忽然开口,“我要求修改规则。”

卫竹砚不满地皱起眉头。说:“这不合规矩。”

“去他的规矩!”斯图尔特盯着我,说,“我要死斗,你敢不敢?”

我眯起眼睛,沉默着不说话。

卫竹砚大惊。观众席上的众人也露出了惊诧之色。

“斯图尔特先生。”卫竹砚道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斯图尔特将墨镜扔到一边,说:“既然要玩,就要玩个刺激,元君瑶,你敢不敢跟我死斗?”

我双手抱胸,冷静地问:“你想怎么斗?”

斯图尔特露出兴奋的神色,说:“很简单,咱们吃下同一种剧毒毒药,谁能炼出解毒丹药。谁就能活下去,如果炼不出来,就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谭委员长闻言,立刻站了起来,说:“元女士,不要冲动。”

我摸了摸下巴:“也不是不可以,只不过,什么样的毒药,才能让我们都信服呢?”

还没等斯图尔特开口,忽然听见一个声音道:“这样吧,你们华夏出一种毒药,我们炼药师同盟出一种,你们二人同时吃下两种毒药,在毒发之前,能炼出解这两种毒药的灵药。就算赢。这样谁也不占谁的便宜,公平公正,你们看如何?”

我抬头看去,说话的正是格林。

他依旧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,将手中的文明杖甩了甩。脸上带着一抹浑浊的笑意。

“好!”斯图尔特立刻表示赞同,“好主意!元君瑶,怎么样,你敢不敢?”

窦小魔王一下子跳了起来,大声道:“元姐姐,不要相信他!这一定是他们的阴谋!”

斯图尔特耸了耸肩膀,说:“你要是不敢,直接说出来,这次的比斗,就算我们赢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