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5章 杀了他们,以绝后患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【这肯定是古代大能的洞府!主播的机缘来了!快,快打开防御阵法进去啊!也让我们看看,里面有什么好东西。】

【前面的你激动什么,又不是你得了机缘。】

【切,你就是看不得别人好,我就喜欢看主播交好运,你不满你来打我啊?】

【都别吵吵!还看不看直播了?】

九灵子忽然上线了,说:“让我看看,这是什么阵法?咦,这个是地火防御阵,是五品的防御阵法。”

我有些奇怪,说:“按理说,一位古代大能,他的洞府不该只有五品的防御阵法啊。”

“也不奇怪。”正阳真君说,“古代很多大能都能掐会算。算出自己会有一劫,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度过,历劫之前都会安排好自己的后事,在洞府之中设置一些机关,以便将来自己的子孙后辈能来取走自己所留下的宝物。”

“丫头。正好考考你,只要能破解这个五品的阵法,你就能得到好东西。”九灵子说。

我点了点头,又忍不住问:“阴长生前辈……”

“放心吧,他没事。”正阳真君说,“只是得闭关很长一段时间。”

我这才放了心,韩西扬震惊地望着我,像在看一个怪物:“元女士,你……你在跟谁说话?”

“自言自语而已。”我看了看他怀中的晓燕,说。“她只是磕破头而已,没有生命危险,把这个涂在伤口上,很快就能好。”

我丢了一个玉瓶给他,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将白玉一样的疗伤膏涂在晓燕的伤口上。

药膏的药效非常厉害,伤口很快就结痂,韩西扬的目光变得更加不可思议,他沉默了一阵,说:“你是……炼丹师吗?”

我研究了那阵法半天,终于有了一点眉目,侧过头给了他一个微笑,然后拿出了五颗五行石,放在那个符咒旁边。

五颗五行石,五种颜色,金木水火土。

我快速掐了几个法印,往金色的五行石上一指,石头顿时就亮了起来,射出了几根金色光线,连接另外几颗五行石,石头全都被点亮,各自射出光线,组成了一个五星的小阵法。

“破!”我大喝一声,朝着那五角星中一指,五角星光芒大亮。下面的符咒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痕。

一时之间,地动山摇。

韩西扬大惊:“元女士!”

“找个地方躲好!”我高声道,“放心,这个洞穴倒不了。”

他立刻抱起晓燕,想要找个地方躲避。地面却忽然裂开了,我们猝不及防,全都掉了进去。

一阵天旋地转,耳边是韩西扬的惨叫声,我手一挥。一条金色的鞭子飞了出去,缠住了韩西扬的腰,而他手中紧紧抱着晓燕。

我抬手将吞魂剑深深地刺进了岩壁之上,将两人吊在半空,韩西扬惊恐地朝下面看了一眼:“元,元女士,千万不要撒手啊。”

“放心,你把那姑娘抓紧。”我高声道,然后猛地拔出吞魂剑,沿着崖壁往下飞奔。

我已经达到了四品,四品的修士,可以摘叶飞花,迅疾如风,飞檐走壁,如履平地。

韩西扬惊得目瞪口呆,原来武者这么厉害吗?如果他也能练武就好了,可惜小时候他父母带他去拜访名师,那位名师捏了捏他的胳膊,摇头说他根骨不行,就算勉强习武。将来也没有什么作为。

最后,他只能学了散打,然而并没有学到家,只学了点花拳绣腿。

如今,眼前的这一幕,又勾起了他心中的武侠梦。

足足跑了五分钟,才到底,下面是一片空地,有一条幽深洞穴,我朝着那洞穴快步走去,韩西扬也紧跟在我后面,我回头道:“你也要进去?”

韩西扬点了点头,我沉声道:“里面很危险,我未必能顾得上你。”

韩西扬犹豫了一下,说:“既然我都下来了,还是进去看看吧,不然我会后悔一辈子。”

【主播,不要让他进去,杀了他们,以绝后患。】

【你们要不要这么残忍。主播不是这种人。】

【就算不杀他,打晕也成啊。】

我盯着他看了半晌,看得他毛骨悚然,忍不住后退了一步,最后我淡淡说:“随便你吧,自己小心一点。”

我大步走进了洞穴,他不放心将晓燕一个人留下,便背着她,紧跟在我后面。

穿过一条深深的隧道,忽然眼前豁然开朗,里面居然别有洞天。

这里是一个很小的山谷,山谷之中有一大片药圃,药圃后面是八九间茅草屋。

这茅屋看起来很朴素,就跟古代的农屋差不多,我一看到那一片药圃。眼睛都亮了,立刻跑过去一看,脸上肌肉抽搐了两下,有点哭笑不得。

这药圃里种的都是在上古时代非常珍贵的灵植,但是在现代大都是路边烂大街的。有几种还是农田里的杂草。

我简直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,冷静,冷静,说不定屋子里有好东西。

我快步走到茅草屋前,想要推门进去。却怎么都推不开,我试了好几个方法都不行,耳机里想起正阳真君的声音:“丫头,放弃吧,这座洞府设了禁制,你不适合修炼他的功法,所以进不去。”

我有些沮丧,好不容易进来了,却空手而回。

这个时候,韩西扬走了过来,他将晓燕放在一旁,试着推了推门,那门居然自己开了。

我顿时呆住。

【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,可怜的主播,为他人做了嫁衣裳。】

【主播。请问你现在是什么心情?】

【你们够了吧,有没有一点同情心!】

正阳真君也叹息道:“唉,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”

我咬了咬嘴唇,不甘心地跟了进去。看见那正堂之中,居然有人高坐其上。

那是一个男人,看起来不过四十多岁,留着很长的胡须,一直垂到了胸前。他盘腿坐在蒲团上,双眼微闭,面色红润,像是睡着了一样。

但是,作为一个炼丹师。我能感觉到,他身上没有任何的生机,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
忽然九灵子说:“原来是这小子。”

正阳真君道:“怎么,你认识这个小子?”

我有些无语,在这些老前辈的面前,这位古代大能,居然也只能称为小子。

“他道号逸晨。”九灵子说,“是我四徒弟的徒孙,我四徒弟曾带他来拜见过我,那时候他才十岁。这小子很擅长命理术数。估计他当年知道自己来日无多,又算出多年之后会有一个人来传承他的道法,才在这里留下了这么多机关。”

正阳真君轻轻叹息道:“往事如梦啊,我们那些徒子徒孙,还在世的,又有几人。”

“老家伙,你也别感慨了,我们已经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,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不能割舍的,只有大道真理,才是我们所追求的唯一东西。”九灵子道,“我已经看透,你比我年长那么多,怎么还看不透?”

正阳真君笑道:“你个老小子,你还年轻,不知道这修道有三种境界。第一重境界,看山是看,看水是水;第二重境界,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;第三重境界,看山还是山,看水还是水。你只在第二重,而我已在第三重,一切返璞归真。”

九灵子很无语:“说不定你还在第一重呢。”

他俩聊天打屁,韩西扬跪在他的面前,双手合十,拜了拜,说:“仙人在上,在下韩西扬,无意间闯入仙人的洞府,可能……可能会拿走您的一些东西,有冒犯之处,还请海涵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