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8章 我一定会来救你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经脉断了,这一拳没有任何攻击力,但从我的拳头之上,出现了一个透明的金色拳头,那拳头骤然变大,有一个人那么高,然后狠狠地打在他的身上。

他闷哼一声,一道黑色的人影被打出了唐明黎的体外,我召唤出吞魂剑,三个相当于初级厉鬼的冤魂冲了出来,如同三道烟雾,扑向那人影。

我忍着剧痛,吞下一颗风行丹,咬着牙关,搀扶着唐明黎。从魔殿之中逃了出去。

那两个厉鬼只能拖住龙影十几秒,我必须快一点,再快一点!

掠过魔殿前的战场,眼前出现了一道黑色旋涡,我立刻拽着唐明黎跳了进去。耳边响起龙影的怒吼:“你们永远别想摆脱我!”

我们跳出了黑洞,又回到了那座山谷之中,韩西扬已经死了,晓燕还活着,不过一直昏迷。我顺带捎上了他,一起出了山谷,回到了断魂山。

我能够感觉到,我用吞魂剑放出的那几个厉鬼已经被尽数消灭,但龙影没了宿主,无法离开魔殿,不用担心他追出来。

我长长地松了口气,将两人往地上一放,浑身脱力,倒在了地上。

双手双脚经脉尽断,我还用狂奔数百里,伤情更加严重了。

双手已经没有知觉,我在乾坤葫芦上一拍,四品的断续丹跳了出来,我颤抖着用手去拿,却根本握不住。

药瓶跌落在地,我用双手手腕捧起来,却忽然从旁边伸了一只手,狠狠地打在我的手上,将玉瓶打落。

我抬起头,看见了晓燕,他眼神凶狠地盯着我,捡起玉瓶,将里面的丹药全都倒在地上,还狠狠地踩上一脚。

我受了重伤,刚才又透支灵力一路飞奔,此时已经全身无力。

“你干什么?”我怒道。

她眼中满是仇恨:“我都看到了,是你杀了韩少。”

“他被邪恶的修道者夺舍,吞噬了灵魂,早就已经死了。我杀的根本不是韩西扬,而是夺舍他的那个修士!”我大声道。

“你以为这些谎话能够骗得了我吗?”她恶狠狠地说,“我暗恋了韩少整整三年,在我心中,他就像是神一样。你杀了他,我要为他报仇!”

我彻底怒了,这个女人简直不可理喻,刚才就不应该救她。

她抱起了旁边的一块大石,朝着我的脑袋狠狠地打了下来。

忽然。她动作一顿,脸上的表情凝固了,石头从手中跌落,她缓缓转过头,看向背后。

唐明黎站在她身后,手中拿着一柄短匕,刺穿了她的胸膛。

“明黎,你没事了吗?”我惊喜道。

唐明黎从草丛中捡起一颗断续丹,小心地吹掉了上面的灰尘,捧到我的嘴边。

我低下头,就着他的手将丹药吞下,他替我捋掉头发上的一片枯叶,说:“君瑶,我还以为,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

我嘴角上扬:“我说过,我一定会来救你。”

他张开双臂,一把将我抱进了怀中:“还能活着看到你,实在是太好了。”

“傻瓜。”吃了断续丹,我的手有了一点知觉,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头。说:“别忘了,我是鸿运女啊,我说你不会死,你就一定不会死。”

他笑了:“是啊,你就是我的福星。”

我说: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还是赶快离开。”

他点了点头,用化尸水淋在尸体上,将晓燕的尸体化掉,衣服装备什么的,全都用异火焚烧殆尽,然后他一把抱起了我,大步朝山下而去。

我轻咳了两下,说:“那个……我又吃了几颗断续丹,可以走路了。”

“就让我抱抱吧。”他轻声说,“我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抱到了。”

我张了张嘴。最后还是没忍心拒绝。

离开了断魂山,我们连夜坐车离开了西川省,回到了山城市。

我一路上都在打坐,醒来时已经到家了,身上的伤也好了个六七成。

唐明黎借口要照顾我,堂而皇之地天天来我家里蹭饭,我这天烧了一盆汤,炒了两个小菜,他一边吃一边说:“其实,那天虽然被龙影占据了身体。但我还是有意识的。”

我动作一顿,抬头看向他:“也就是说,你都知道了?”

他放下筷子,深深地望着我:“君瑶,我听到龙影的话了,他说,你是神族。”

唐明黎道:“我查过唐家所珍藏的各种典籍,其中提到,神族是上古时代一个人数稀少又神秘的种族,他们有着强大的力量和很多秘术。只有他们有办法驱除附身在人类身上的魔物。”

他沉默了片刻,说:“君瑶,在接近你之前,我曾经派人仔细调查过你的身世,你父母都是最普通不过的人,可你却有神族血统……”

我说:“你怀疑我不是父母亲生?”

唐明黎沉默了下来,我也沉默了,气氛有些怪异。

不一会儿,唐明黎岔开了话题:“当时我让你杀了我,那时候你就可以驱走龙影。为什么要等到魔殿?”

我给他夹了一筷子菜,说:“那个时候它还没有完全占据你的身体,要驱逐有些困难,只有将它完全引出来,才能顺利驱除。”

他似乎有什么话想问。但始终没有问出口。

“你是想问,我当时是不是在做戏?”我代他说了出来。

他深深凝视着我的眼睛:“你……是在做戏吗?”

“不是。”我斩钉截铁地说,“我……真的不想失去你。”

说到这里,我的脸一下子红了,他却情不自禁地勾起了嘴角。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“君瑶,我……”

“你愿意陪我去查查我的身世吗?”我立刻打断了他的话,他微愣了一下,随即笑道:“好啊,不管你去哪儿。你要做什么,我都陪你。”

“先吃饭吧。”我将最后一点鱼香肉丝倒进了他的碗中。

我知道他要说什么,如果是在几个月之前,说不定我就答应他了,可是现在。我却犹豫了。

在那一瞬间,我的脑海之中闪过了尹晟尧的面容,想起他愿意和我一同赴死。

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能做一只鸵鸟,将脑袋埋进沙堆里。不去听不去想,或许,路到桥头自然直,到时候,总会有办法的。

吃完了饭,我们换了一身衣服出了门,这次换我开车,我开着新买的吉普指南者,来到了乡下。

我将车停在郑家村的村口,这个村子里的人都姓郑,里里外外都是亲戚,我家据说是外婆父亲那一辈进来的,是上门女婿,娶了村长的女儿。

作为上门女婿,生下的孩子自然要跟女方姓,后来村长过世了,在经过妻子的同意之后,将他们唯一的女儿改回了姓左。

这就是我外婆左明艳。

反正是个女儿,又不能传宗接代,村民们也没有当回事。

今天我仍然戴着帽子和口罩,村民们都奇怪地望着我,过了好一阵,才有人上来问:“你是……元君瑶?”

我看了他一眼,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一脸的憨厚,身上穿着一件西装,那西装价值不菲,但他活生生给穿成了地摊货。

“贵德叔。”我礼貌地打着招呼,他是郑家村的村长,若把这个村子看成一个家族的话,他就是家主,在村子里的地位非常高。

他慈爱地说:“君瑶啊,你好久都没有回来了,这位是你……”

他看向我身边的唐明黎,我说:“这是我一个朋友,我带他回家来看看。”

他意味深长地说:“君瑶,你出息了啊,交到这么好的朋友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