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4章 我的仇人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来,这位就是余老板了。

我微微眯了眯眼睛,好戏要开场了。

此时,唐明黎正坐在井边洗中午的饭碗,他穿着一件普通白衬衣,撸着袖子,余老板带着人进来,只能看到他的背影。

打手想要上前呵斥,被余老板抬手制止了,他上下打量着唐明黎,若有所思。

唐明黎悠然地洗碗,连头都没有回。

余老板上前两步,双手抱拳道:“朋友,在下余志勇,不知阁下的名号是……”

唐明黎擦干净最后一只碗。提着放碗的篮子往屋子里走,说:“你不配知道我的名号。”

余老板眼中露出几分怒意,道:“朋友,我以礼相待,你这种态度。怕是不合适吧。”

话音未落,他身旁的两个打手就猛地冲了上来,拔出腰间的尼泊尔弯刀,砍向唐明黎的脑袋。

唐明黎仍然缓步往屋子里走,身体里却猛然间迸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。将那两个打手震飞。

打手跌回了余老板的面前,余老板一惊,发现这两个打手的胸骨居然全都被震碎了。

居然是个高手?

他脸色骤变,微微眯起眼睛。

他虽然是个狠人,但不是傻瓜。如果换一个地方,遇到这么一个厉害角色,他肯定就退走了。

可是,那栋房子里有他想要的东西,他打听了很多年。才终于查找到那东西的下落。

他势在必得。

他朝身后的人点了点头,那些人之中走出两个打手,但这两个是武者,暗劲中期的武者。

两人还没来得及动,唐明黎猛地关上房门,一股能量冲了过来,将两个武者给打翻在地。

余老板惊得说不出话来,那两个武者忍着剧痛爬起来,说:“余老板,走,立刻走,他的实力,绝对在丹劲以上!”

“什么?”余老板脸上的肌肉一抖,脸色顿时变得煞白。

丹劲武者,那是什么样的存在?即使在顶尖的大家族之中,丹劲武者都是尊贵的供奉!

他顿时熄了心思,再次抱拳,不过这次要恭敬得多。

他深深地弯下腰,高声道:“前辈,在下刚才得罪了。还请前辈海涵,这是一点小小的赔礼,请前辈笑纳。”

说罢,他恭敬地行了一礼,对他的那群打手说:“快走。”

“站住。”

他步子一顿。战战兢兢地转过身,看向我。

我站在院子里,抬眼望着他,说:“余老板,别急着走啊。留下来喝杯茶吧。”

余老板低着头说:“不敢,不敢,今天是在下唐突了前辈,在下愿意付出任何代价,请求前辈饶恕在下。”

我走到井边坐下,望着他,说:“余老板,我只有一个问题,你想要我们左家的什么东西?”

余老板浑身的肥肉再次抖了抖,手中的雪茄掉落在地,陪着笑脸道:“姑娘,我真的只是想要这栋房子而已,这里山清水秀,坐北朝南,面朝平原,背靠大山,屋中又有一口井,这是能让主人大富大贵的风水宝地啊。怪不得姑娘和那位前辈,都是人中龙凤。”

他拍了我一个马屁,我却一点都不给面子。说:“别顾左右而言他,老实交代了吧,别等着我出手,否则,到时候你就不能四肢俱全地跟我说话了。”

我说话的语气很淡,但说出的话却很恐怖,他双腿发抖,咬了咬牙,说:“前辈,我就跟您说实话吧。其实……其实是因为一本秘籍。”

我笑了:“原来,你是为了我左家的修道秘籍而来,有意思,你是从哪里知道我左家有秘籍的?”

余老板说:“十来年前,我一时兴起,救了一个快冻死的乞丐,他为了报答我,告诉了我一个秘密。说他的父亲是一个修道者,曾有过一个好朋友,姓左。名叫左天鸿。这个左天鸿也是修道者,不过天赋不够,一直无法突破二品。但他的功法非常精妙,一品巅峰的修为,就能跟二品对抗。可惜后来左天鸿失去了自己的恋人。心灰意冷地离开了,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。”

我微微点了点头,说:“你就为了一个老乞丐的几句疯言疯语找了十年?”我的目光一沉,“你当我是傻瓜吗?”

我猛然出手,几人只觉得一道风扫过,我冲到他带来的那些打手之中,一招一个,将他们全都放倒在地。

余老板后退了两步,吓得脸色发白,从腰间掏出一把枪,对准了我的脑袋,颤抖着说:“你,你不要过来,这是沙漠之鹰,能一枪打爆你的头!”

我一步一步缓缓地走向他,他拿枪的手抖得握不住,我伸手就去夺他手中枪,就在这时,情况突变。

余老板的目光一下子变了,变得犀利无比,忽然丢掉了枪,手中出现了一根金色的尖刺,朝着我的胸口猛地刺了过来。

他的速度非常之快,那根尖刺带着一股灵气,顷刻间便已经到了我的心脏前。

他是个二品修道者!

但是。我可是堂堂四品!

他的速度快,我比他更快,双手一合,夹住了尖刺,他顿时感觉那尖刺像是卡在了两块铁板之中。刺不进去,又抽不出来。

他的脸色彻底变了。

我冷笑望着他:“你想要用装怂来让我懈怠,然后再乘机反杀,呵呵,倒是好算计,可是你忘了一点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所有的阴谋诡计,都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。”

说罢,我一掌拍在他的丹田。直接将他丹田击碎,他双眼一直,觉得浑身的力量如同流水一般淌走,双腿一软,跪倒在了我的面前。

唐明黎走了过来,低头看了他一眼,说:“这个人不愧是在黑道上混的,满嘴的谎话。”

我嘴角勾了勾,说:“放心,我自然有办法让他说实话。”

说着,我拿出了一颗丹药,说:“这是四品的吐真丹,能让二品以下的人吐露真言。”

我掐住他的下巴,将丹药塞进了他的口中。

余老板的眼睛立刻就直了,眼神变得无比空洞。

我问:“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左家的秘籍的?”

余老板再次开口。声音变得很机械。

这才,他才说了实话。

从来都没有什么老乞丐,余老板的曾祖父余翔就是我外曾祖父左天鸿的好友,两人是八拜之交,关系很好。

当年我外曾祖父爱上了余翔的妹妹。向余家求亲,余翔的父母提出,要用左家的秘籍当做聘礼。

这要求是非常无礼的,我外曾祖父虽然很爱余家姑娘,却不能随意将秘籍送给别人,只能挥泪与姑娘离别。

没过几天,余家父母就将她许配给了别的家族,余家姑娘不愿意嫁,跑到左天鸿的面前,要跟他私奔,否则,她就在花轿之上自杀。

余翔答应帮助他们逃跑,可在逃离之夜,左天鸿来到了约好的地点,等来的却是余家的家丁。

余家早就觊觎左家的功法,为了得到功法无所不用其极。

而余家姑娘,居然也是帮凶。

左天鸿被自己的初恋欺骗,伤心欲绝,那晚大开杀戒,杀出了一条血路,逃了出来,远走他乡,最后来到了郑家村,在这里娶妻生子,隐居起来。

或许是已经心如死水,他余生再也没有离开过郑家村。

余家是西北的一个大家族,余翔所在的家族只是余家的分支,他们一直想出人头地,才对左家的秘籍动了贪心。

余老板的天赋也不高,所以一直想要找到左天鸿的后代,将秘籍从他们的手中夺走。

原来,是我们左家的仇人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