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0章 伤了我的女人,必须死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挣扎了两下,想要站起来,后背之上却突然出现了无数的细小伤口,如同被无数把小刀一刀一刀地割出来,鲜血顿时从伤口中喷了出来。

“七叔公!”众人想要冲上去,而我丝毫不给余京南半点的喘息时间,再次朝着他击出一掌。

这一掌倾尽了全力,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色手印,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身上。

余京南身体往下一沉,将地面上的人形压得更深了几分。

他闷哼一声。满脑子都是不敢相信,他居然败了?

败在了一个二十岁的小女孩手中?

这不可能!

噗!

他本来就受伤极重,又受了极大的打击,一时承受不住,心脉不顺,居然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,昏死了过去。

众人不敢置信,惊得脸色煞白,他们引以为傲的七叔公,余家的定海神针。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败在了一个小丫头的手中?

所有人都觉得,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。

“这不可能!”余家家主指着我喊道,“七叔明明击中了你的丹田,你怎么可能一点事都没有?”

我淡淡一笑,在我的皮衣下面穿着前辈们送给我的蛛丝衣,那一剑的确刺中了我,却没能刺穿我的蛛丝衣!

我冷眼望着他,说:“余家,也不过如此。”

说罢,我纵身而起。离开了余家,余家众人全都扑了上去,将地下的余京南搀扶了起来。

“七叔,七叔您快醒醒。”余家家主焦急地喊道,“快。快去把那颗丹药拿过来!”

很快就有人送了一只玉盒过来,玉盒之中躺着一颗丹药,珠圆玉润,是一颗三品的疗伤丹药。

在余家,三品丹药,已经算是珍宝了。

他小心翼翼地将丹药拿了起来,塞进了余京南的口中,没过多久,余京南就醒了过来,又猛地吐出一口鲜血,高声道:“贱婢!不要走,我们再战!”

他想要站起来,却摇晃了一下,又摔了回去,运行一下体内的灵力,脸色顿时大变。

他的修为居然跌落了,从堂堂的四品,直接跌回了一品!

他的脑袋一下子炸了,心中无数个念头转过。

不,不行。绝对不能让人知道他的修为跌了,否则余家就完了!

他沉默了片刻,最后无奈地叹息道:“唉……我输了。”

余家家主连忙说:“七叔,胜败乃兵家常事,只要您还活着。一切都还有希望。等您养好了伤,再想办法便是了。”

“也只能如此了。”余京南点了点头,说:“先扶我回房。”

余家家主让两个人拿了担架来,将余京南抬回了房间,余京南挥手道:“大学留下。其他人退下吧。”

大学就是余家家主——余大学。

余京南道:“大学,我的修为跌落了。”

余大学脸色霎时惨白,差点没有站稳,好半天才说:“七叔,您,您跌落到了什么境界?”

“一品。”余京南咬牙道。

“什么?”余大学脸色骤变,后退了两步,差点摔倒。

完了,完了。

他觉得脑中一片空白,余家完了。

余京南厉声道:“冷静!这件事一定不能传出去让别人知道。那个元君瑶,你想办法,一定要将她杀死在宁东市,绝对不能放她走!”

余京南皱眉道:“七叔,那个小蹄子十分厉害,您的剑阵都伤不了她,谁能杀她?”

余京南从怀中拿出一块巴掌大的盒子,说:“这里面是一块上古时代的灵石,是我偶然得到的珍宝,你拿去宁北县找柯于军,请他出手。”

余京南很心疼这块灵石。这可是上古时代的宝物啊,能让多少修道者疯狂啊。

但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,元君瑶,必须死!

他将自己的儿子叫来,让他立刻前往宁北县。

我回到了酒店。身体摇晃了一下,差点摔倒,忽然一只手伸出来,揽住了我的腰。

“君瑶,你受伤了。”他说。

我冲他温和地笑了笑,说:“没事,余京南那一剑虽然没能毁掉我的丹田,却让我受了点小伤,我休养一段时间就行了。”

他将手伸过来,捂住了我的丹田处,顷刻间,我便感觉到一股暖流涌进了我的身体之中,汇聚在丹田处,让我非常的舒服。

“谢谢。”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,这动作太暧昧了,让我耳朵一阵阵发烧。

“丹田伤得不重,但需要好好修养,这两天不要用灵力了。”唐明黎关切地说,“其他事情就交给我吧。”

我进浴室洗了个澡,吃了几颗丹药,开始打坐,慢慢地消化药力。

这一打坐,就是一天一夜,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状态。

忽然,我猛地睁开了眼睛。看见一道白光从窗外冲了进来,打碎了酒店的窗玻璃,朝着我射了过来。

整个过程说起来长,其实只有不到半秒的时间,我根本就没来得及躲避,那道光就刺穿了我的脖子,我双眼发直,仰身倒了下去。

忽然眼前闪过一道虚影,唐明黎出现在我面前,将我放在床上。然后猛地冲了出去,看见一个中年男人漂浮在半空之中,微微抬着下巴,浑身弥漫着一股凛然的气势。

唐明黎微微眯了眯眼睛,这是个五品初级的修道者!

“小子。你是什么人?”那个五品修道者也在打量他。

唐明黎冷声道:“伤害我的女人,你的命到此为止了。”

五品修道者冷哼一声,道:“就凭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?我柯于军不杀无名之人,报上你的名号来!”

唐明黎嘴角一勾,说: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宁北柯于军。”

柯于军道:“既然听过我的名号,还不赶快跪下磕头认错,我还能饶你一命。”

唐明黎眼中闪过一抹诡异的光,冷笑道:“不过是蝼蚁而已。”

说罢,猛然出手。朝着柯于军一掌拍下。

这一出手,柯于军就惊呆了,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一个这么年轻的人,居然能够使出这排山倒海的一掌。几乎令天地为之变色。

轰!

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,酒店之下,池子里的水轰然暴起,撒得到处都是,而楼下的树木也都仿佛经受了十级大风。将树干生生吹折。

再看那个五品的修道者柯于军,他双眼直直地盯着前方,眼睛和鼻孔里都流出了猩红的血。

“你……”他只说了这一个字,整个人便朝下倒了去,重重地落进了水池之中。溅起一朵巨大的水花。

柯于军,居然就这么死了!

唐明黎连看也没有看他一眼,转身走进了房中,来到我的面前,轻轻抚摸我的头,说:“君瑶,没事了。”

我睁开眼睛,坐了起来,奇怪地看着自己的身体,说:“我是不是死了?”

唐明黎笑了:“放心,你活得好好的。”

我骤然坐起,摸了摸自己的胸口,惊讶地说:“那道光明明穿过了我的脖子……”

我像是想到了什么,从脖子上抽出唐明黎送我的项链,蓝色的坠子已经裂成了好几半。

“这是……防御法器?”我惊诧地看向他,发现宝石的内部刻有法阵。

在上古时代,有一群地位和炼丹师不相上下的人,他们为修道者们炼制法器,被称为炼器师。

人们常说,炼器师是不能够得罪的,因为他们很可能会在你的武器上做手脚,等你应战对敌,发现不对劲的时候,已经被对手给杀了。

我奇怪地问:“这是从哪里来的?”

唐明黎道:“我被龙影附身之后,时不时地能看到他的一些记忆片段,学会了不少本事,现在我能够炼制一些等级比较低的法器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