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2章 我总能反杀/恐怖女主播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她再次拿起了白笛,说:“你居然敢杀了我们德高望重的老祖,今天,我就让你给他老人家偿命!”

她再次吹奏起白笛,一连吹出好几个音符,吹着吹着鼻子里流出了鲜红的血,她身体摇晃了一下,差点晕倒。

那个四级异能者上前搀扶住她,说:“五小姐,您不能再吹了。您的身体受不了的。”

冉雪艳眼中满是恶毒之色,恶狠狠地瞪着我,说:“她还没死,我怎么能停!”

说罢,她再次吹奏起来,我抱着脑袋,痛得在地上打滚,一个个破碎的音符敲打着我的大脑,在这极致的痛苦之中,我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白光。

在那白光之中。我仿佛听到了一首悠扬的曲子,曲调古老而优美。

在听到那曲子的瞬间,我的头痛一下子就消失了,我抬起头,看见冉雪艳眼睛鼻子里都流出了鲜血,身子一软,倒在了地上,那白笛在木制地板上咕噜噜滚了几下,滚到了我的脚边。

我将白笛捡了起来,那四级异能者大惊,伸手就来抢,我侧身躲过,将笛子放到了唇下。

冉雪艳嘴角带着一抹鄙夷的笑容,心中想,白痴,你以为这笛子是谁都能吹的吗?你吹不出一个音符,还会暴毙而亡。

一个音符从我口中跳了出来。

冉雪艳惊呆了,双眼圆睁,心中咆哮:怎么可能?她怎么能吹得响!

这支白笛是冉家的传家之宝,据说是八十年前,冉家的祖先意外得到的,但是整个冉家无人能吹奏,那位祖先的小女儿虽然吹出了一个音,却当场暴毙而亡。

白笛就这么封存在家族的宝库之中,五年前,冉雪艳意外进入了家族宝库,发现了这支笛子,拿起来吹了两下,居然吹出了音符,虽然口鼻出血,却没有死。

从那之后,她虽然没有异能,却因为这支笛子而成为家族重点培养的子弟之一。

经过多年的艰苦训练,她终于能多吹几个音符了,好几次面临大敌之时。都是靠这白笛打败对手,这白笛就是她的骄傲。

可是,她想不通,为什么我也能够吹响这支白笛。

更令她想不到的在后面,我不仅吹出了一个音。还吹出了一支曲子!

古老的曲调如同泉水一般从我唇边流淌而出,正是我脑中出现的那首,我沉浸在这空旷幽美的曲子之中,仿佛身处仙境,漫山遍野桃花盛开。

特殊部门的人冲进来的时候。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景象,冉家人全都倒在地上,七窍流血,已经断气了,而我,正好吹完了最后一个音符,缓缓地睁开了眼睛。

众人全都惊呆了,不敢置信地望着我。

我低下头,看了看手中的白笛,心中闪过一个念头。

这支白笛,绝对是神族的东西。

它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历史了,但绝对是某个古代的神族所使用过的,我身体里流淌着神族的血,与它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。

“元……女士。”领头的那个探员走上前来,小心翼翼地问,“您……您把他们都杀了?”

我淡定地说:“我这是正当防卫,他们想要抢走异人学院的学生李木子,还想要杀我灭口。”

“当,当然,我们没有责怪您的意思。”那个探员连忙说。“冉家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,我们部长震怒,下令彻查。我们了解到冉家派人来找您的麻烦,特意赶来救援……”

我朝他点了点头,微笑道:“谢谢你们的好意。”

说着。我拿起白笛,他们吓得齐齐后退了一步,紧张地望着那支笛子。

我说:“不必慌张,只是一支很普通的笛子而已。”

那探员抽了抽嘴角,心想。有没有搞错,这也算“普通”?有哪支普通笛子能将一群异能者给直接吹死的?

“既,既然元女士没事,我们就放心了。”他说,“这些尸体我们会尽快处理好。至于这笛子……”

我微笑道:“这笛子是我的传家宝。”

那探员眼角抽动了一下,谁不知道笛子是冉家的啊。

但他没有拆穿我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说:“那我们就告辞了。”

他朝手下使了个眼色,冉家人的尸体全都运了出去,我坐在沙发上,轻轻抚摸白笛,只可惜刚才情不自禁吹奏了一曲,把冉家人全都杀了,不然还能问问这笛子到底是从何处而来。

我继承了神族的血脉,又是家族之中难得的“返祖”之人,这首曲子沉淀在我的血脉之中,当年一定是神族中人人都会吹奏的歌曲。

如果能弄清楚它的来历,我是不是就能找到神族的遗迹?

我眯起眼睛,看来得找个冉家人问问了。

第二天一早。我才知道,昨晚特殊部门带着上千人的军队围了冉家,强行进冉家进行搜索,结果真的找到了那个地下室,救出了被绑架关押的女异能者。

现在女异能者体内的蛊虫已经被特殊部门的医生取出来了。人也送往了医院进行治疗。

如今冉家人全都被关在老宅之中,禁止外出,冉家家主和几个重要人物都被抓了。

我给胡青鱼打了个电话,请他出面,替我跟东南分部的部长求了情,让我与冉家的家主见上一面。

东南地区分部的部长亲自接待了我,还让之前在酒店见过的那个异能者来带我去见冉家家主,那个异能者姓刘,是支队的队长。

刘队长告诉我,这次冉家是彻底完了,无论谁来求情也没有用,这个家族的名声彻底臭了,民怨太大,如果特殊部门这次不严肃处理,到时候人人效仿,异人界女异人们人人自危,后果不堪想象。

冉家家主被关押在分部的D级监狱之中,沉重的铁门缓缓打开,一个中年男人坐在里面,抬起头。眼中露出几分仇恨的光。

“元君瑶,你还敢来见我!”他愤怒地大吼,想要冲过来,却被锁链锁住了。

那锁链从墙壁中伸出,锁住了他的脚腕,也禁锢了他的异能。

我冷眼道:“我是来跟你做一笔交易的。”

冉家家主怒吼:“滚!”

我说:“你最好听我说完,不然你一定会后悔。”

冉家家主干脆不理我了,仰头靠在墙上,闭上了眼睛。

我说:“你有个小儿子,今年刚满六岁吧?”

他睁开了眼,怒瞪着我,说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“你们冉家这次彻底完了,冉家的人就算不死,也会处处受人排挤,在华夏无法立足。”我说,“何况,想要杀你们冉家的女异人多不胜数,他们能不能活着离开华夏,也是个问题。”

冉家家主咬着牙,说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我说:“听说你最宠爱的,就是小儿子,我可以帮你送他去国外,为他安排好生活。”

冉家家主不为所动,道:“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?”

“很简单。”我拿出了白笛,说,“我想知道,这支白笛到底是从何处而来。”

冉家家主咬牙切齿地说:“冉雪艳这个废物,不仅杀不了你,还弄丢了我们冉家的宝物。”

我的手指在白笛上划过,说:“怎么样?成不成交?”

他微微眯了眯眼睛。盯着我看了半晌,说:“可以,但你必须把我所有的儿女都安全送到国外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我直截了当地说,“你的二儿子现在是众矢之的,想杀他的人不计其数,我保护不了他。”

“那就不用谈了。”冉家家主再次闭上眼睛。

我冷哼一声:“有我帮忙,你至少能活一个孩子,没有我,冉家就要绝后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